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金媛媛:筑起抗击非典的钢铁防线
  2003年07月31日23:2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我是北京铁路局石家庄客运公司T89/90次列车第一包乘组列车长。作为战斗在抗击非典第一线铁路职工中的一员,在这里代表他们向全国人民汇报工作,我感到无上光荣。

  我所担当的T89/90次列车,是石家庄开往广州的一趟特快列车,跨越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五省,行程2017公里,始发和终到站都是重灾区,也是全国铁路最早出现“非典”疫情的列车之一。大家知道,人群密集的地方往往是非典传播的高危地带,而火车作为公共交通工具,更是首当其冲。那时候站台上、车厢里的人们都带着大口罩,白花花的一片,眼睛里流露着恐惧和戒备,坐火车成了一件最可怕的事情,不是迫不得已,人们不愿、也不敢坐火车。在车上,我们不仅要做好自身的防护工作,还要发现疫情,控制疫情,为旅客提供安全的乘车环境。

  石家庄铁路中心医院一位随车医生,在她的日记中写道:“让我万分担心的,是战斗在一线的列车乘务员。他们没有接受过专业防护训练,不具备医务人员的防范技能,他们不知道身边的哪一位旅客就是SARS病毒携带者,更不清楚疫情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生……”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和数百万铁路职工一样,把每一次出乘都当作一场战斗,把每节车厢都当成一个战场。为了旅客的生命安全,随时准备奉献一切。

  4月下旬,我因急性阑尾炎住院手术。这时,非典已经在华北地区恶性蔓延。就在手术拆线的那天晚上,我接到车组另一位车长的电话,他告诉我这趟车移交了发热旅客,他和4位乘务员被医学隔离。我一听再也躺不住了,车上已经没有车长了。这个时候,我应该在车上而不应躺在这。医生一听我要出院,坚决不同意。我说:“您是医生,您对我负责是医生的天职;我是车长,对旅客负责是我的职责,我必须上车。”

  由于一下子被隔离了5位同志,其他乘务员的情绪很不稳定。如何把大家凝聚到一起,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4月30日出乘时我把党旗带到了车上,车到广州我们召开了支部大会。大家表示:作为党员,在这场斗争中,宁可战死不能吓死。支部明确了由医生、车长、乘警、值班员组成的应急小组的分工。我带领11名党员在党旗下举起右臂,重温入党誓词。十年前我在部队也曾入党宣誓,但这一次更让我理解了“共产党员”这四个字的含义。

  支部大会刚刚开完,情况就发生了。凌晨6点38分,列车到达信阳站,我们接到紧急通知:车上有一名只知道姓名不知道座位号、在驻马店下车的疑似病人,要求立即排查。下一站就是驻马店,之间只有一个小时。我们必须要从一千多名旅客当中找到病人。如果找不到,车上一千多名旅客的健康将受到威胁,再由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旅客传播到社会,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应急小组紧急碰头,一边穿防护服一边研究对策。这个时候决不能广播找人,这很容易引起病人和旅客心理恐慌。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一个车厢一个车厢地过,一个旅客一个旅客地查。十分钟后,排查方案通过乘务员接力传递下去。

  清晨,正是人们洗漱、用餐的时间,旅客们来来往往流动性很大,给查找工作带来很大难度,各车厢乘务员劝阻旅客在本车厢活动,应急小组则兵分两路,从列车两头往中间堵。我们走到哪,人们白色大口罩后面一双双惊恐的眼神就追寻到哪,并不停地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非典?我们边查看证件,边做解释。当查到3号车厢83号座位时,一个十八、九岁打工模样的小伙子趴在小桌上,有点不太正常。我的心“咯噔”一下,莫非就是他?再看证件车票,果然和通知相符。我们立刻将小伙子隔离到乘务室,并封闭车厢,同时报告公司非典办。此时离列车到达驻马店仅有十多分钟了。

  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加上这次突发事件,虚弱的我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一下子瘫倒在列车风挡处,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手术伤口也被汗水蜇得钻心地痛。但我知道:不能倒下,病人还没有移交,车厢内旅客的身份还没有登记……还有那么多工作等着我去做!我咬紧牙关站了起来,指挥同事们,在车到驻马店时把这名病人移交下车。

  战斗还在继续,3号车厢成了最危险的地方,必须继续隔离,并要一名乘务员留守。当我要换下忙了一夜的本车厢乘务员贾广龙时,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却对我说:“车长,你千万别撤我下去,这里需要我,要感染我早就感染了,别再增加别人的危险了,我能坚持到石家庄”。说完,他关上车厢门,隔着玻璃,向我们招手致意。在场的同事们,看到这情景眼睛都湿润了。要知道,小贾两天以后就要做新郎了,可这时他却选择了最危险的地方。说实话,在非典期间,我拖着虚弱的身体之所以没有倒下去,支撑我的就是我身边的同事、我身边的共产党员。

  为了严防死守,铁道部制定了严密的防范措施,列车每一单程为旅客测4次体温,每隔4小时进行一次消毒……。

  5月19日20点52分,郴州开车后,我们开始为车上旅客第二次测试体温。当测试到2号车厢67号座位时,一名从广州上车的民工本能地躲闪我的测温仪。“请别动”我说,此时体温计显示38点4度,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地说:“我害怕。”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赶紧叫来随车医生再次测试,的确是发热病人。我立刻通知乘务员,封闭车厢,迅速报告,并请前方长沙站做好接车准备。当我们要求这位民工到乘务室接受隔离时,他突然站起来死死拽着自己的包裹,一边走一边喊:“我不是非典!我不是非典!”周围的旅客一下子都站了起来,有的拿起行李就要往其他车厢跑,看到车厢门锁了就情绪激动地把我围住。“他是非典吗?”“我们怎么办?”“让我们出去…”,与病人同行的几位民工甚至扒到了车窗上想跳车,这时值班员杨伟宏冲了上去一把拽住他们。事态非常严重,空气紧张得凝固了一样,如果不迅速控制眼前的混乱局面,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上什么样的意外都会随时发生。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步登上座席大声喊到:“我是列车长,大家不要慌。我和你们在一起,铁路对每位旅客的生命健康负责!请大家一定要配合我的工作。”我的话把大伙都镇住了,车厢里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同事们也赶紧安抚旅客。不一会儿,情绪激动的旅客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混乱的场面平静了下来。

  按照铁道部制定的列车疫情处置程序,本车厢的所有旅客都要作为密切接触者,到站移交进行医学隔离。我们立即清点人数,对健康申报卡进行逐一核对、复制。这时我的汗水已经湿透了厚厚的防护服,防护镜上也是模糊一片,怎么看也看不清卡上的字迹。也许是我们的行为感动了旅客,从恐慌中安静下来的人们主动从我手中接过申报卡,站到了座席上大声地念着人名,帮我们核对。虽然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我感受到了理解和信任,有这么好的旅客和我们一起共度难关,还有什么不可战胜的呢!午夜0点15分,列车驶入长沙站,我们顺利移交了发热旅客。我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也不得不在列车上接受隔离。

  在隔离期间,我们彻夜未眠,想了很多很多……在我国7万多公里的铁路线上,每天都有1200多对旅客列车往返运送着近300万来自五湖四海的旅客、全路数百万名铁路职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铁道部的部署,日夜坚守在岗位上,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战胜非典,防止疫情通过铁路传播。

  在抗击非典的日子里,我们不仅要付出比以往更多的体力消耗,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误解,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要忍受无法排遣的情感煎熬。

  由于日夜往返疫情重灾区,为了避免给家人和邻居带来麻烦,跑车回来,我们都不敢回家,把自己隔离起来。售货员刘静高薪请来保姆,照顾得脑溢血的父亲;行李员崔丽霞匆匆为母亲送葬后,又擦干眼泪回到岗位。

  我也有一对5岁的双胞胎儿子,从4月30日值乘出来,到6月初,有34天没有回家。两个儿子天天眼巴巴地盼着我,抢着给我打电话,总是问:“妈妈,你在哪儿,你怎么老是不回家?妈妈,我们想你!”一听到这话,我的心就揪着痛。5月下旬,两个孩子先后出了水痘,连眼睛、耳朵里都出了小水泡,不得已住进医院治疗。我心急如焚,只能不停地打电话。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偷偷跑到医院,隔着窗户张望,终于看到了儿子,我的心怦怦地跳,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正在输液的大儿子突然一扭脸看到了我,他愣了一下,随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奔下床来,哭喊着叫妈妈,针头一下子刺破了他的小手。此时此刻,我多么想冲进去抱抱他,多么想亲亲他……,可我却不能,咫尺天涯,我和孩子相见却不能相聚,只能狠狠心流着泪跑开了,很远很远,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声……

  有一种情叫无私,有一种爱叫责任。我们就是这样默默地战胜着恐惧,战胜着脆弱,战胜着自己。在亲情和责任之间,我们选择了责任。我们班组47名职工,在抗击非典中,没有一人请假,没有一人退缩,始终坚守在第一线,和全路260万职工共同筑起了一道抗击非典的钢铁防线。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考察了站车防治工作后,说了这样一句话:“来的时候我们没有坐公共交通工具,但看了你们的工作后,明天就可以放心地坐火车回去了。”(新华社北京7月31日电)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周贺)
相关专题
· 社会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