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组图:可含强致癌物质 河北劣质花生酱专供北京
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社记者  王黎明
  2004年11月09日09:4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生产劣质花生酱的河北某村
生产劣质花生酱的河北某村
  ■纯正花生酱香甜可口、营养丰富,是火锅调料、打制麻酱烧饼的主要原料。

  ■纯正的花生酱价格多在3.8元/斤左右,而河北高碑店的一个村庄做出的花生酱却只卖2.2元/斤,甚至更低,这是为什么?

  ■记者三探造假专业村,终于找到答案。发霉花生、黑面、方便面渣子、老油成了这里生产花生酱的主要原料。

  ■村民直言,这里产的花生酱专供北京,别看北京人花的钱多,却吃不到好东西!

  ■专家警告,霉变花生毒性极大,其产生的黄曲霉毒素是联合国卫生组织公布的强致癌物质。

  高碑店麻酱垄断北京烧饼市场

  几毛钱一个的麻酱烧饼以其价格适中、口感香甜深受京城消费者的喜爱,它甚至成了一些家庭的主食。

  在街头上,记者很容易看到打着“正宗山西麻酱烧饼”字样的摊位,在超市里也普遍销售麻酱烧饼。据了解,麻酱烧饼的原料除了面粉外就应该是花生酱了,照例说卖花生酱的生意应该也是不错,但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在海淀区清河小营一麻酱摊位前,记者与摊主聊了起来。“有花生酱吗?”“有,3.8元/斤。”“你的花生酱可以做烧饼用吗?”“麻酱烧饼用的就是花生酱呀!”“那打烧饼的买你花生酱多吗?”“基本上不买我的,我这的花生酱主要卖给吃火锅的了。”这就奇怪了,做麻酱烧饼需要花生酱,而磨制花生酱的摊主则声称自己的花生酱没有打烧饼的来买,这是为什么呢?摊主的话更直接,“咱的花生酱太贵,人家都用便宜的。”

  有多便宜呢?2.2元/斤,回龙观市场一麻酱摊主给记者以明确数字。他还给记者算了一笔帐,花生酱应该是由纯花生磨制而成,一般而言,100斤花生磨成85斤酱,按目前花生2.8元/斤的市价算,花生酱的成本应该在3.4元/斤左右,销售价在3.8—4元/斤应属正常。但做麻酱烧饼用的麻酱一般在2.2元/斤,这还是送货上门价。“他用的麻酱为什么那么便宜呢?”“肯定是有问题呀,这还用问!”“什么问题呀?”“掺假呗,反正我是磨不出来那么便宜的酱。”

  这么便宜的花生酱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带着疑问,记者试图揭开谜底。

  经过记者努力,五棵松附近的一香油坊主给记者道出了实情,他告诉记者,在北京市内,做花生酱的都知道来自高碑店的价格最便宜,我们做的酱最便宜的也得3.8元/斤,可人家只卖2.2元,甚至2元/斤都卖。这位来京做花生酱、香油已有7个年头的中年汉子告诉记者,自打他做这行开始,北京打烧饼用的酱一直被高碑店的垄断着,“人家的就是便宜,没办法。”他最后说。北京做麻酱烧饼用的酱一直被高碑店的垄断着的说法,在多处麻酱坊得到证实,一摊主给记者支招:“你去问问打烧饼的,你用的是不是高碑店的酱?”记者根据他的提示,随机询问了几个打烧饼的,果然有人承认自己用的酱是来自高碑店,但也有摊主给予了否认。当记者把有摊主不承认用高碑店酱的情况告诉那位支招者时,他的回答更有意思,“大家都知道高碑店酱赖,狡猾的肯定不承认。”

  随着采访的深入,高碑店花生酱超低的价格越发让记者感到怀疑,“它为什么这么便宜?”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决定南下高碑店,刨根问底。

  费尽周折记者找到偏僻造假专业村

  为了拿到真实的一线信息,经过记者努力,一花生酱摊主愿意与记者一道赶往高碑店查看便宜花生酱生产的真实情况。很显然,他成了记者的线人。10月22日早上,记者与他一道赶赴河北高碑店,寻找便宜花生酱的生产地。据他介绍,高碑店花生酱在北京并没有零售摊位,他们都是采取直接送货上门的销售办法,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具体地址,而他也只知道,大概位置在高碑店市东边。

  100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出了高速路口,我们首先来到一加油站询问,工作人员知道市东边有人做花生酱,但具体地址不清楚。从市区直接奔东,大约两公里,路人告知,前面路口奔东应该有做花生酱的。又过了数公里,记者眼前是个大村子,经与路人交谈,这个村子有做花生酱的。“这么快就到了?”记者不禁心中暗喜。在村头有家煤球厂,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我们又与工人聊了起来。一中年男子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说:“这个村子没有做花生酱的,彦士垡才多呢!”“是整个村都在做吗?”“差不多吧,反正那是最多的。”随后他给记者指了方向——一直向前,看见十字路口奔北,见到大路后再问。

  大约走了15公里,我们来到肖官营乡。一商店老板指着前面的路说道:“一直奔北,右边第一村就是。”按照指点方向,行走大约2公里,记者终于来到彦士垡。记者看了看表,找彦士垡用的时间整整比北京到高碑店走高速还要多出1个小时。

  发霉花生、方便面渣子、黑面和老油成了花生酱原料

  从外面看,这个村子并无特别之处。记者把车停在村西头之后,与线人直奔村中央。或许是中午的缘故,村中异常安静,很少能看到有村民行走。在一小学门口,一老太太正在收拾玉米杆,记者忙走上前去问道:“村里哪有卖花生酱的?”“村里没有做花生酱的。”老太太的回答令记者感到意外,在记者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又奇怪地告诉记者,右边那个院子里有。

  一阵敲门声后,一中年男子露出头来,“你们有事吗?”“我们是北京来的,看看花生酱。”听说来了客户,他放记者进了院里。由于与记者同行的线人也是做花生酱的,所以俩人很快就聊得火热,“花生酱多少钱呀?”“干什么用呀?”“打烧饼。”“打烧饼的2.2元/斤,北京打烧饼的都是这个价。”“北京的花生酱怎么做也没这的便宜,现在我们都卖不动了,你们到底有啥绝招呀?”“能有啥招呀,掺东西呗,谁也不会赔本卖。”记者问道,按花生现在的价格,花生酱的成本应在3.4元/斤左右,而村里的花生酱销售价多在2.2元左右,你们到底是怎么掺的呀?在记者的追问下,该男子就把村民加工劣质花生酱的方法透露了出来。

  据他介绍,当地花生酱作假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花生直接掺面法。在转炉炒花生时,直接在里面加入黑面。黑面是当地人对面粉厂下脚料的一种称呼,黑面不能直接食用,但比麸子稍好,现价为0.6元/斤左右。黑面和花生共同在转炉里热炒,大约一个小时后出炉,然后直接放到石磨磨出酱即可;生面掺老油直接与纯花生酱勾兑法。把面粉放在塑料桶中,然后往里面倒老油(实际就是多次使用过的油,如多次炸油条后淘汰的油)搅拌均匀,然后直接兑入花生酱里即可;掺方便面渣子法。当地人为了节约花生酱成本,从附近方便面厂拉回方便面废渣子,然后直接与炒过的花生放在一起磨成酱即可。

  至于它们的不同,纯正的花生酱花生香味明显、味道发甜,而掺面的花生酱如果仔细品尝的话能感觉到熟面的味道,掺方便面渣子的花生酱则咸味明显。关于掺杂的比例,他说, 2.2元/斤的花生酱在制作时100斤花生掺面50斤,2.8元/斤的花生酱掺面30斤,“一分价钱一分货,越便宜的肯定掺得越多。”他最后说。

  在另一家加工点,墙角堆满了已经脱壳的花生。工人告诉记者,这些花生都是用来做花生酱的。但记者走近前去,发现袋子里有许多花生颗粒已经变黑,记者用手把花生掰开后发现,里面长满了绿毛。“这花生怎么了?”记者向工人问道。“这花生霉了。”工人回答道。这家专供北京打烧饼用的花生酱也是2.2元/斤。

  记者走访几家加工作坊后终于明白当地花生酱之所以低价的原因——使用劣质原料然后再掺杂使假。发霉花生、黑面、老油都成了这里花生酱加工的主要原料。另外,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的花生酱作坊现场无卫生可言,用来搅拌花生酱的木棒被直接放在地上、花生酱桶边蝇子乱飞,而现场操作的工人都是赤手上阵,可谓一切都是“手工”完成。

  按照国家有关法律规定,食品加工企业应该办理卫生许可证和生产许可证,但记者走访的几家作坊什么证件也没有,用一个老板的话说:“都干了十几年了,谁也没办过证。”

  从来不办理证件的黑作坊产量却是极为可观,以记者看到的一个作坊为例,院内4个80型的石磨每小时可磨花生酱达300多斤,一天加工2000斤酱十分轻松。

  产量不小的劣质花生酱都卖到哪里去了呢?正如记者在北京了解到的情况一样,这里的花生酱全部销往了北京,一村民还和记者调侃道:“这叫专供北京。”“别看北京人花钱多,实际上却吃不到好的。”另一村民的说法更是直接。

  发霉花生具有强致癌性

  在听完记者的叙述后,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沈群副教授表示出了极大震惊。她告诉记者,霉变花生含有黄曲霉毒素。资料表明,由花生产生的黄曲霉毒素是现在发现的具有最强致癌性的物质。另外它还是联合国卫生组织公布的强致癌物质。所以它对人体的危害是极大的,黄曲霉毒素中毒的临床可表现为发育迟缓、腹泻、肝肿大、肝出血等;另外,所谓的老油也是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大家知道,炸油条淘汰的油已经过了反复使用,里面会含有大量的过氧化物及苯并芘等有害物质,苯并芘也具有强烈的致癌性。

  由于当地劣质花生酱的销售采取了点对点的直接送货方式,所以给有关执法部门的监管带来了难度。再加上花生酱属于边缘添加食品,通常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但不常引起人们注意并不意味着其危害性小。事实上,它的危害性十分严重。她最后希望当地有关执法部门能果断行动起来,再不让这类祸害人民身体健康的造假村存在下去了。

  一个长达十多年的造假专业村的存在是偶然的吗?当地有关执法部门难道对此并不知情?事实上,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发现,20公里外的村民都知道彦士垡盛产花生酱,难道当地执法人员没有耳闻。从造假村出来向东2公里就是该村的上级行政单位——高碑店市肖官营乡政府所在地。

  采访手记:斗智斗勇 三进造假村

  带上线人,记者心里踏实多了。要知道,现在的造假者防范意识越来越强,如果发现对方是外行,交谈或“交易”很快会被终止,这也是记者在每次暗访中最头疼的事。但这次不同,因为记者身边有位从事花生酱加工达7年之久的老手,所以在去高碑店的路上,记者心情愉悦,一路狂歌。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记者深深感到,造假者是如此狡猾,暗访行动需要斗志斗勇,有惊有险,“玩的就是心跳”或许是暗访后真实的感受。

  颇费周折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目的地——彦士垡村。车到村头已是中午12点,考虑到村民可能正在吃午餐,我们商量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再进村。在村前转了一圈后,我们发现,村头除了有修农机、卖种子的几个门市外并没有小餐馆。这时记者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了!因为没有餐馆说明这个村子来的外人十分少,所以我们的到来会非常显眼,这显然不利于暗访。后来事实证明,记者的猜测不幸被言中。

  没有办法,我们把车停在村西头后,硬着头皮进了村。村里出奇地安静,脚步声引起了阵阵狗叫。尽管是艳阳高照的正午,我们还是感到阵阵寒意袭上心头。到了村里,才看到一老太太在收拾玉米杆,上前询问,村里没有加工花生酱的,她反问道:“你们是哪的,干什么的呀?”在回答之后,她指着右边的院子说,那里就有。来到院子前,却见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动静。老太太告知,使劲敲门,人在里头呢。“咚、咚、咚”不一会,一中年汉子把门打开,又是盘问一阵后才让进门。

  由于线人懂行,所以我们很快就聊得火热。由于这里是暗访的第一家作坊,记者没有拍照,想再逛逛多了解些情况。

  旁边还是一户做花生酱的,同样是敲门,同样盘问,但遇见的老者对我们并不热情。勉强进入院子后,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老板去北京送货了,等老板回来再说。我们提出要2.2元/斤的花生酱,他带着我们看了看院子角落里堆放的成品,在线人打开盖子品尝之际,记者抽身而出,找机会拍照。正当记者在磨盘、转炉附近转悠拍照时,他却来到记者这边。此时,院子里又进来一个人,来到线人旁边。没办法,记者只好放弃照相的行动。我们继续和他侃价,老者突然向我们要名片。这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我们只好以来的匆忙忘记带为由搪塞。但情况即刻发生了变化,刚才还让我们看货的老者突然告诉我们,现在他们不加工2.2元/斤的那种了,只有2.8元/斤的。看此情形,我们只好提出再去逛逛。

  此时我们后面多了个尾巴,就是这位老者。他声称要带记者去另外一家,那有2.2元/斤的。我们随他来到村北头。在路上,我们发现村中确实有许多花生酱加工作坊。带我们到的这家规模很大,光是80型的磨盘就有4个,院子里停放着一辆货车,能装120斤酱的塑料桶占据了院子里大半空间。线人照例和他们聊天,我照例在院子里转悠,尽管线人显得很专业,尽管我除了装作好奇的样子(我当时的身份是黑车司机)四处看看外什么也没做,老者还是把老板拉到一旁,两人蹲在地上嘀咕了几分钟。这时,我和线人相互一对视,我们都知道,对方怀疑我们了。果然,刚才还和我们商谈怎么送货、怎么付款的老板起身对我们说这里不加工2.2元/斤的花生酱了,并建议我们回去吧。

  随后老者领着我们往外走。我对老者说,这样吧,我们还要去市里办点事,就不麻烦你了,我们先走。说完我们从另一条路出村,甩开了他。走到村外,回头看后面没人,我们连忙跳到庄稼地里,走田埂、穿树林、过沟壑,我俩边走边琢磨:“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们的呢?”

  十多分钟后,终于走到了停车的小路上,还没等我们喘息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又是那老头!”我连忙拉线人的衣服,原来他没有回家,而是在路中央慢走盯着我们。怎么办?我们选择了先撤离,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我们只是朝车走去,这时,更让我们不愿看到的情形出现了,只见一个中年汉子在我们车前方大喊:“在这呢,在这呢!”“嗡!”我顿时感到脑子一懵,赶忙跑进车,打火、挂档、猛踩油门夺路而去。

  我们来到了镇上找了个饭馆吃饭,此时已是下午2点多。饭后,紧张的心情得以舒缓,我决定再去村里。原因有二:一是要补拍照片;另外,我想他们会以为我不会再回来了,杀他个回马枪。

  来到村南头,拍了几张村牌楼的照片,然后我决定开车穿村而过去拍生产作坊的照片。车子在村中颠簸前行,走了有200多米,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回去!”我们当即决定。由于路窄,线人本来是从后窗帮忙看着倒车,然而,他看到的却是车后面的空地中站了许多村民!大家看样子在议论纷纷。我的第六感起了作用,只有猛加油,快速撤离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记者心有不甘,听村民说,村里往北京送酱必须走村前的马路,要不在路上等送货的车,然后拍照。商量后,我们来到村西的马路上,找了个小路口把车倒了进去。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我们并没有等到送酱的车。而此时快到下午4点了,考虑到天黑回京路不好走,我等不急了。“你在车里等着,我走路进村,拍完就走。”我对他说。为了保险,我们决定把车往前开点,停在离村近的路口,这样如果有意外,能马上跑到车上。

  装好相机,记者开车向前,路颠、避让,此时,对面十多米一骑自行车的老者又进入了记者视线,“怎么还是他!”记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者已经从车上下来,用手指着我们怒喊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在这里瞎转悠什么?”我们哪里还顾得上理他,又是大油门飞奔而去。“哎呀,如果你再进村会是什么后果?”线人紧张地问我。至良乡,我才想起家人每次暗访前的交代——方便时报个平安,“老婆,我没事,快到北京了,放心。”我拨通了家里电话与妻子说道。

    《中国质量万里行》供本报专稿

这种劣质花生酱的原料发霉花生具有强致癌性
这种劣质花生酱的原料发霉花生具有强致癌性
这种劣质花生酱的原料发霉花生具有强致癌性
这种劣质花生酱的原料发霉花生具有强致癌性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欣)
相关专题
· 社会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