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2日14:00


人民热线:北医三院 看病挂号有多难?

  11月19日早上,不到7时,家人到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简称“北医三院”)挂号看病。7时开始挂号,是医院明确告诉的时间。轮到家人挂妇科号时,连普通号都没有了。只得怏怏而归。 家人身体不适,拖下去总不是个事。次日周六,我替家人到北医三院的门诊室挂号。

  我不敢大意,早早起床,到达医院挂号厅的时间是凌晨3时40分。大厅内,与排队挂号的4个窗口相对应的地面上,已经由报纸、矿泉水瓶等排上队了,每样东西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个人。每个队多则5人,少则4人,我加入到4人的那个队中,在地面放了一份杂志。

  离挂号时间尚早,我到处转悠。

  大厅内,等候看病的长条凳上,普遍睡了人,有的盖着被子,有的裹着大衣,有的和衣而卧。我问一位没有睡着的女性是何时来的,她说一夜未眠。她是为上大学的儿子挂眼科号。

  “挂个号这么难,有没有改进的办法?”我随便问。“哪个大医院都这样,已经习惯了。唉!”她叹了口气。

  据她介绍,如果是挂专家号,一个专家每天只能接待20名病人。假如排在前面的人全部是挂同一个科的号,假如自己排的这个队在挂号时动作稍微慢一点,就意味着排了一晚上的队,仍然挂不上专家号。数了数,我排在第19位。我为自己能否挂上专家号捏着一把汗。

  5时10分左右,挂号的人们陆续到来,地上摆报纸等物品的人也开始出现。7时将近,百余平方米的大厅内,挂号的队伍已经不得不拐弯了。这场面,远没有正常工作日时壮观。

  我挂的是妇科专家号,如愿以偿,排在第7号。

  挂到号以后,我回家休息。轮到家人看病时,本该是第7号,却成了第2位看病的。

  后来得知,排在我前面的那些人,不少人是“号贩子”。由于妇科号紧俏,这些人普遍挂妇科号,然后倒卖。就在那天,一位早上6时便从昌平赶到医院看病的女同志,因没挂上号,不得已从“号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号。这个号,本来只值9元钱,贩子以100元卖出,净赚91元。

  “号贩子”的行径,引起了排队人的强烈不满,纷纷要求医院制止这种行为。医院的保安人员盯着“号贩子”,不许这些人继续卖号。“号贩子”手里的号没派上用场,于是才有了7号成为2号的结果。保安人员的干预,虽然一时有了效果,但肯定不是治本之法。由此,我想到了治“票贩子”的招。借此机会,提四条建议:

  一是采用类似于买火车票联网的办法挂号,以最大限度地解决群众看病挂号难的问题。

  二是在联网暂时有困难的情况下,采取前一天下午挂次日号的办法,如果因此而加重了医院的负担,必要时可加收少量服务费,避免群众为看病而排一晚上的队。

  三是如果不便提前挂号,可采取挂号时出示“实名卡”的办法,一卡一人,无卡不给号,不给“号贩子”以可乘之机。据了解,有些医院目前已经实行凭“实名卡”看病,这么做难度不大。

  四是加大打击“号贩子”的力度,一经发现,所挂之号全部作废,并加重处罚。

  “号贩子”不绝迹,想解决群众看病难的问题,恐怕只是一种奢望。

  读者:萍江

  2004年11月22日

(责任编辑:史江民)
人民热线

人民短信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