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爱心公益

助贫困学子之个案7:“我一定要让弟弟继续读书”
  2005年01月13日10:3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北方工业大学一年级学生岑星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眼里噙满了泪水。去年暑假,爸爸永远离开了她和弟弟。春节快到了,她想回家到父亲的坟头看看,还有照顾他们姐弟俩的亲戚。本报记者陈杰摄
  北方工业大学一年级学生岑星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眼里噙满了泪水。去年暑假,爸爸永远离开了她和弟弟。春节快到了,她想回家到父亲的坟头看看,还有照顾他们姐弟俩的亲戚。本报记者陈杰摄
  人物档案

  姓名:岑星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86年5月

  所在学校:北方工业大学艺术设计专业大一学生

  家庭住址: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江陵镇

  回家路线:北京西站—(25小时火车)成都—(4小时火车)南充—(1个半小时汽车)江陵镇

  单程路费:(含学生票)160元左右

  “妈妈走了,再也没人给我织毛衣了”,岑星微微低头,发梢垂下,泪水顺着清秀的脸颊滑落。岑星的爸爸妈妈在她12岁那年离了婚,之后妈妈离开了家再也没有消息。

  去年暑假,岑星的爸爸永远地离开了她和弟弟,连她的大学通知书都没能看到。从那时起,她就边打工边读书边照顾弟弟,她的愿望就是,能让自己和弟弟继续读书。

  “妈妈给我留下一件毛衣离开了家”

  爸爸妈妈离婚后,妈妈离开了家,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岑星还很小的时候,一家人就跟着打工的爸爸到了城里。岑星在城里念小学,她还有一个弟弟,那个时候爸爸给人家做铝合金门窗,弄建材。

  “那时候,我们一家四口过得很好很好,从来也没有感觉到经济的拮据,真的是很快乐的日子。”岑星说,然而幸福的日子很短暂。

  岑星小学毕业那年,父母突然要离婚,那时她只有12岁,弟弟才8岁。

  岑星怎么也想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分开,他们的日子其实很幸福呀,难道还有比他们更幸福的一家人吗?

  姑姑让岑星去劝爸爸妈妈不要离婚,但当时跟爸爸妈妈都说了些什么,岑星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她只是记得,爸爸妈妈当时都没有说话。

  岑星至今还记得妈妈临走时跟她说的那句话,“妈打工去了,你好好看着弟弟啊”,那天,岑星和弟弟看着妈妈拎着行李上了一辆巴士车离家越来越远。

  “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妈妈。”岑星说,妈妈走时给她留下了一件亲手织的绿色毛衣,之后她再没有妈妈的消息,也再没有人给她织过一件毛衣,那件毛衣是妈妈给她织的最后一件毛衣。

  “当时我觉得妈妈真的是去打工了,还会回来。”岑星说,当时太小还不懂事,并不知道妈妈走意味着什么。

  “爸爸的疼爱让我感到幸福”

  我喜欢画画,要花好多纸和颜料钱,爸爸从来没有计较过这些。

  岑星的妈妈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爸爸一个人带着她和弟弟,对姐弟俩更是疼爱有加。尽管没有妈妈在身边,岑星仍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无论我们爱好什么,爸爸都特别尊重。我喜欢画画,从小就喜欢,画画要花好多纸和颜料钱,爸爸从来没有计较过这些,让我一直学画画。”岑星说。

  去年高考,岑星得知自己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而且是艺术专业,岑星和爸爸为此高兴了好一阵子。

  高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姑姑给岑星联系了一份家教,此后,岑星每天就到姑姑家给学生补习功课。“我考上了大学,自己也能赚钱了,这样的日子多幸福呀。”岑星说,这种幸福感一直到去年爸爸的突然离世。

  “那天爸爸被人发现在嘉陵江里”

  爸爸连我的大学通知书都没能看到就离开了我和弟弟。

  “那天爸爸被人发现在嘉陵江里。”岑星永远不会忘记爸爸离去的那天。

  那天早上,她起来给爸爸做完早饭后就去了姑姑家,爸爸当时还在睡觉,岑星离开家时轻轻掩上门,没有叫醒爸爸。

  “谁知这一次竟是永别,爸爸连我的大学通知书都没能看到就离开了我和弟弟”,说到这里,岑星已是泪流满面。

  那天下午三四点钟,岑星正在姑姑家给学生补习,突然有人打电话给姑姑,说她爸爸出事了,当时她并不知道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心里感到莫名的害怕。

  后来,表哥带着她出门,她问去哪儿,表哥说:“别问了,你就跟着走吧。”

  结果表哥带着岑星直接到了火葬场,在那里,岑星见到了爸爸,但爸爸已看不见她。直到那一刻,岑星才知道爸爸的出事是永远离开了她和弟弟。

  岑星后来听亲戚说,爸爸欠了别人好多债,债主经常追着爸爸还钱。那天爸爸的尸体是被人在嘉陵江里发现的,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债主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样走到江里的。

  岑星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她希望爸爸只是睡着了,跟她早上出门时一样。“爸爸只欠人家两千块钱啊……”

  “亲戚朋友为我凑了6000元学费”

  大学一年一万元的学费,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有爸爸的日子,岑星感觉到的是生活的幸福,从来没有为钱的问题担忧过,因为家里有爸爸撑着。

  没有爸爸了,岑星才了解到钱的重要性。

  爸爸走的那一年,她考上了北方工业大学,弟弟也上了初中,对她来说,北方工业大学一年一万元的学费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更别说她和弟弟的生活费,还有弟弟的学费了。

  表哥表姐告诉她,钱不够也能先上学,但要办助学贷款,可是岑星没能申请到助学贷款。最后,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她揣着四处东借西凑的6000多元钱出发了。

  姑姑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她靠给人家补衣服养家,但岑星临去北京前,姑姑用仅有的一点点钱给她买了一些衣服,姑姑说去北京上学不能穿得太寒酸。

  岑星就这样一个人去了北京,当时的她不知道自己能否走进大学课堂,因为她带的全部钱还不够交学费。

  在了解了岑星的情况后,学校没有让她在开学时交齐全部学费,通过“入学绿色通道”岑星顺利地成了一名大学生。

  岑星说,学校老师和同学对她都特别好,入学时她只交了5000元。通过学校学生办公室孙老师的介绍,她一入学就找到了两份家教。

  “我能自己赚钱养自己了,我相信以后一定会幸福的。”岑星说,她现在每月能赚五六百元,每月的生活开销大概两三百左右。她要省下钱来给家里,让弟弟继续读书。

  “过年想回家看姑姑和舅舅”

  我想过年回家去爸爸的坟上看看,跟爸爸说我和弟弟很好。

  北京给岑星的印象是物价好高,一碗酸辣粉都要卖3块钱,这在她们老家只要一块钱,食堂里的饭菜也好贵。

  从老家出来的时候,岑星给自己的画箱加满了颜料,可是现在用得最多的几种颜色用光了,灰色、土黄色、白色都不够用了,绿色、红色、蓝色什么的倒是还剩下好多。

  岑星说下次一定要从家带足颜料,不敢在北京买,北京的颜料卖得太贵。

  “爸爸过去给我买了好多颜料呢,应该够用一阵子了。”

  爸爸去世后,岑星姐弟俩就被姑姑收留了。姑姑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除了他们姐弟俩,还有3个孩子。“姑姑对我很好”,岑星说,“从小就是这样,过年我想回去看姑姑和舅舅还有弟弟。”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我还想到爸爸的坟上去看一看,跟爸爸说说话。我要告诉爸爸,我和弟弟现在都很好,让他放心。

  我还要告诉爸爸,我能赚钱养自己了,我以后一定会找回妈妈的。“

  对话:“我一定能找到妈妈”

  记者:你还记得妈妈的样子吗?

  岑星:我家里只有一张全家福,那时我只有起七八岁,照片上妈妈的头发长长的,从照了之后就一直带在身边,初中在路上看到有人的背影像妈妈,结果追过去一看发现不是,当时心里非常失落。初一初二时想起妈妈就暗暗落泪,就怕听见别人叫妈妈。

  记者:从小到大和有父母的伙伴在一起会觉得心酸吗?

  岑星:总有人问我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现在还好吗,被人问习惯了,也就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了,人家问这些也没有恶意,后来大家知道我没有爸爸妈妈了,就不再问了。

  记者:想过找回自己的妈妈吗?

  岑星:想过,我一定要去找妈妈,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件事,我相信只要心中有希望,我就一定能找到妈妈!

  记者:弟弟还在上学,你们的经济条件能撑多久?

  岑星:无论如何也要让弟弟上学,我辍学也不能让他辍学,爸爸走了以后他比以前懂事多了,很少撒娇了,上次在信里说:“姐姐,你过年回家以后就会看到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弟弟了。”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郭亚飞)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