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界动态 2001年7月13日09:50


警察博物馆里的“历史”

许毅

    

    7月1日,在首次开放的“北京警察博物馆”,首先映入参观者眼帘的就是直贯楼顶的一座“警魂柱”,柱体上雕刻着盾与剑,柱底是山体,渐变为叠加的人体脊梁,托起象征生命和和平的橄榄树和鸽子。信步走在这庄严肃穆的殿堂,看着一件件珍贵的文物资料,历史的画面仿佛在人们眼前历历再现。 

    北京警察来自西柏坡 

    西柏坡旁的西黄泥村是新中国北京警察的诞生地———北京市公安局的前身就是情报保卫人员训练班。1948年的秋天,中国出现了解放的曙光,中央决定举办警校训练班,时任中社部部长的李克农迅速从华北、西北等局选调了县团级以上干部100名,外加8名党员大学生,被人形象的称为“一百单八将”,组成了“黄泥警校”。这个警校训练班开课半年后就接到命令,准备开赴北平,接管国民党北平市警察局。1948年12月17日,中共北平市委召开第一次会议,市委书记彭真、市长叶剑英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谭政文为公安局局长。 

    公安局成立才三个月,就着手培养自己的后备力量。在朝阳门外的东岳庙办起了公安学校。 

    建校半个世纪以来,公安学校先后为首都公安、司法机关培养、输送了三万多名骨干和专门人才。 

    刚刚组建的北京警察就屡建殊功:解放初,北京的国民党特务组织特别庞杂,据我情报组织掌握的情况,共有八大特务系统、110个特务单位、近万名特务分子。这些特务组织给新生政权留下了极大隐患。“危难时刻显身手”,北京警察雷霆出击,短短三个月内,迫于人民政权的打击力度,就有三千名特务人员主动自首登记。到开国大典前,公安局侦破重大反革命案和特务潜伏案百余起,基本上摧毁了国民党潜伏在北平的特务组织。 

    大家都知道党的创建者之一李大钊同志是被北洋军阀杀害的,但人们也许不知道,当年追捕李大钊等革命者的急先锋就是北洋军阀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处长吴郁文。解放后,吴郁文隐姓埋名藏了起来。人民警察几乎查遍了整个北京城,终于在1950年6月10日把化名吴博哉的吴郁文逮捕归案。 

    警察离不开人民 

    在博物馆一楼的一个展区里,可以看到许多和咱们老百姓生活相关的公安历史。据了解,北京的群众治保组织最早成立于1949年11月,广大治保积极分子协助公安机关,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一张发黄的老照片,照片上一位慈祥可亲的老大妈———吴住镇,她是东四北大街的治保委员。1952年冬,她协助民警抓获了一名参与杀害二十余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的特务队长,起获了13支手枪。东四公安分局专门为吴住镇开了庆功会,民警还把一袋白面送到了她家里作为奖励。在那个国家公务人员还在用小米算工资的年代,一袋白面对一户人家来说该多金贵呀!治保会不仅是公安机关联系群众的纽带,还是公安机关破案的好帮手。1994年6月到10月间,京城里出了一名飞檐走壁的“飞贼”。这个“飞贼”有个特点:专偷四合院———名人曾经住过的四合院里的文物和值钱的字画珠宝,这名罪犯行动敏捷而且猖狂,造成了百余万元的损失。北京警方立即调集1700名警员和广大治保队员严密布防。同年10月24日终于将欲再次作案的曹延琪(男,26岁,北京市人)抓获。还有当年震惊中外的故宫“珍妃之印”被盗案:1980年2月1日晚6时,湖北应山农民陈银华(男,25岁)破窗潜入故宫的珍宝馆陈列室,盗走了重达13.6斤的国宝“珍妃之印”。但是这个蟊贼在翻越故宫最后一道围墙时被我公安民警和治保队员发现擒获。 

    拱卫京师扬我国威 

    北京是伟大祖国的心脏,是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首都的地位决定了绝大多数的国事和重大政治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因此保证重大国事活动和重大政治活动的绝对安全就成了北京公安民警的神圣职责。从开国大典到五十年大庆,多少次北京的公安民警们用汗水和鲜血保卫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三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他们用忠诚书写了献给党最壮美的赞歌。 

    50年庆典保卫工作中,北京警察付出了多少,仅用一个例子和两个数字来概括。一个例子是:天安门城楼、广场和阅兵线路上的一草一木都经过民警的反复检查,一根头发丝、一只蚂蚁民警们都没有放过。两组数字是:四千多名警察带病坚守岗位;135名年轻民警放弃二十世纪最后一个金秋绝好的婚期。但是,值得警察们骄傲的是所有重大庆典,都是隆重热烈的开始,平安圆满的结束。 

    展台上一辆老式摩托车吸引了我的注意。原来新中国的第一支摩托护卫队就诞生在北京市公安局。护卫队在1954年6月成立,到1984年移交给北京武警总队。 

    据了解,除上海抢先一步外,北京的这座警察博物馆在全国是第二家问世的。经文物专家和学者分析鉴定,这里收集到的文物有相当部分属于国家一级文物。 

    整个展馆面积约两千平方米,馆藏文物七千余件,从时间跨度上算———从明朝到现代,和观众见面的大概1500件。其中,首次公诸于世的展品占了相当比例。也难怪,一圈下来,博物馆里的展品也才看了四分之一,还有更多更有趣有意义的东西恐怕得让读者您自己去参观感受和体会了。


《法制日报》 2001年7月13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