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案件传真 2001年5月25日11:04


西安法院恶性事件  法官竟勒杀法院院长

玺珐

    

    二府街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在地,就在这个庄严的地方,有人梦醒,有人梦惊,有人梦断

    一个叫杨清秀的法官,涉嫌谋杀法院院长,站在审判台上。2001年3月5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事情的原委还是让我们从对他的审判说起吧。

    2000年12月25日上午,杨清秀乘坐囚车来到了自己格外熟悉的二府街。面对熟悉的国徽,还有那个熟悉的法庭,他的心情分外复杂——他不情愿这样进入法庭,是数个法警合力才将他抬入他即将接受审判的地方。在那一瞬间,他刻骨铭心地理解了什么叫“无望”,什么叫“现实无情”。

    他将以故意杀人(未遂)嫌疑人的身份面对昔日的同事。此前他是该院民事审判庭的法官。

    即将与他一起接受审判的还有一位涉嫌同样罪名的女人。

    二府街呀,此地此景让他们的昨天恍然如梦,他们怎能忘记这2000年3月8日那天发生的一切?

    

    院长上任后一年一个大动作的改革力度,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

    2000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是全世界的女性共同的节日,但对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58岁的朱庆林来说,这一天险些成为他的祭日——这天上午9点左右,他险遭杀害!

    1992年6月,朱庆林接过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帅印。面对掌声,他深切地感受到肩上担子的分量。在发表就职演说时,他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几个掷地有声的字——“仰不辱使命,俯不愧百姓”。他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在他任第一届院长期间,大刀阔斧地对法院工作进行了改革——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九二制度建设年”;

    我为谁人来掌权,“九三服务年”;

    科学量化硬杠检验,“九四质量效率年”;

    形式服从内容需要,“九五审判方式改革年”;

    人的因素第一,“九六强化队伍建设年”。

    5年5个方向、5年5个目标,可谓5年5艰辛、5年5步曲。

    回首西安中院5年来走过的不平凡之路时,法院的工作人员发现朱庆林的头发全白了。与此同时,西安中院的瞩目政绩,得到古城朝野的认可和赞扬。

    朱庆林自然受到中院绝大多数同志的拥戴,他在1997年又连任一届院长。再度当选院长后,他再接再厉,决心把法院工作提到一个新的高度——“九七文明执法年”、“九八强化法院管理年”、“九九审判质量、执行年”,沿着以往走过的改革之路,踏踏实实、循序渐进地在改革的潮头搏击,推动法院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

    就在朱庆林锐意改革、加大改革力度的同时,极少数利益受损者对朱庆林对他既怕又恨——他们中有的人先求情、后威胁,继而四处散发匿名诬告信,借以分散和打击朱庆林改革的决心与劲头。其中最具典型性的人物便是“3·8”勒杀院长案的直接策划者和操纵者:当年的法官、如今的囚犯、54岁的杨清秀。

    

    和法院院长对着干,是杨秀清的家常便饭

    要说朱庆林是杨清秀的第一个眼中钉,倒也不是——翻开杨清秀的历史看看,就会找到答案。1966年他在部队服役时,在入党转正的问题上由于组织观念不强、讽刺挖苦连长、对同志态度生硬、不接受意见,被延长1年的预备期;1974年,他因闹不团结,与正副连长大吵大闹,不到半年两次“撂挑子”不管,使相关工作停顿,被铁道兵某团党委撤销党支部书记职务;1976年,他转业到了西安市公共汽车二场工作,1978年调入西安市中级法院工作。

    进入法院之后,由于他不学习政治和业务,在审判工作中不讲法,不依法,凭主观想象断案,曾受到从庭到院各级领导的批评。但是,他没有因此吸取教训,改正错误,反而与领导和同志们结下冤仇。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杨清秀一直与历届院领导唱对台戏,连续侮辱、谩骂、诬告四任院长,尤其以史剑青院长在任期间表现得最为突出。一次,杨清秀乘史剑青院长独自一人在办公室,便闯进室内,以极其下流的语言——包括辱骂史的爱人和妹妹——进行侮辱谩骂,并打耳光吐吐沫。当有人进门时,他就马上换个面孔,向史院长微笑着告辞说:“院长,你忙,我先走,回头再来。”史院长打电话让政治部查处,杨清秀对自己的行为矢口否认:“谁见了,你们有什么证据?”而事后,又散布说,我把他(指史院长)糟踏了,他把我没办法!80年代后期的李彬院长也没少挨他的骂。

    到了朱庆林担任西安市中级法院院长以后,杨清秀心里明白靠整史剑青、李彬那种手段来行事已经不行了,因为他已看到西安市两级法院上上下下呈现的正气上升、邪气受到有效遏制的局面。于是,他便更换了方式:先是通过部队战友与朱庆林拉关系,甚至写文章直接吹捧朱,而且自荐当一个“明君下的好副手”......这一切均遭到了朱庆林的严词拒绝。

    杨清秀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开始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对朱院长进行诬告陷害。特别是1996年该院民庭实行合议庭优化组合时,杨清秀因没人与之组合而被淘汰,他不从自身言行找原因却将“账”算到了朱庆林的法院审判方式改革上。从那时起,杨清秀便拉下脸皮开始蓄意报复——先是进行恐吓,指使他人打匿名电话威胁朱,公开扬言要炸朱乘坐的汽车,并要求与朱庆林“对话”。朱庆林没有回避问题,而是和杨进行了多次交谈,让他正视改革势头,面对现实,接受教训,不要再搞那些有损于共产党员称号和法官形象的把戏了,并希望他珍惜机会,以新的精神面貌赢得同志们的谅解,并郑重承诺,作为一院之长会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的觉悟和进步。令朱庆林始料不及的是,他以一个农家子弟特有的淳朴与善良,动用了几乎8年的时间和精力,等来的却是一条冬眠之蛇的苏醒。

    在2000年年初,西安中院党组鉴于杨清秀自1996年以来一直不服从调配,既不干工作,也不参加考核,连续数年均被科室同志们评为“不称职”工作人员的事实,准备对他进行严肃处理,以保证法院改革的顺利进行。杨清秀知道改革的双刃剑快向自己出鞘了,他觉得要想彻底改变自己面临的局面就必须将朱庆林置于死地,就必须抢先一步,背水一战——他选择了“借刀杀人”这一招,而接招的是一位打民事官司的委托代理人——吕西娟。

    

    吕西娟在院长办公室动手“勒杀”,杨在法院门口观望,当亲眼看到朱庆林被抬上汽车时,他心满意足地笑了

    吕西娟是她丈夫张某的房屋继承案件在二审上诉期间的委托代理人。她本是西安华山机械分厂工人,2000年时40岁。

    张某的养父母去世时,留下两处房产,1994年由其叔父、舅父主持,张某与其妹妹达成书面协议——2人各继承一处。同年12月,这两处房产地进行拆迁,张某遂以养父母名义与拆迁办签订了两份拆迁安置协议。1995年,张某交了两套安置房的购房款,1999年2月被通知回迁,从此张吕夫妻便独占了两套单元房。

    1999年3月,张的妹妹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其中一套的房产权,并称其当初交给其兄15000元购房款。同年9月,一审经审理作出判决:张的妹妹要求确认房产的这套房子归其妹所有;其妹给付张垫付的房款及利息。宣判后双方均不服,上诉到西安中院民庭。吕西娟认为,一审之所以产生不利于他们的结果,是因为没找对人。

    吕西娟在1999年11月中旬通过熟人介绍结识了杨清秀,而杨则认为报复朱的时机到了,便主动打电话与吕联系,打听吕的住址,从主动登门到经常出入,为吕出主意想办法,满口答应在案子上帮忙,让吕给他所“委托”的人以金钱、物品(这些人后来都受到党纪政纪的处分),并以打赢官司为交换条件,趁吕的丈夫张某不在家之际,多次与吕发生两性关系。

    后来,当吕西娟被告知官司可能无法打赢时,她的心情可想而知。她辛辛苦苦为了啥?就为了那套房,花了钱、请了客、劳了神、费了心、受了累,甚至失了身,还是失在口口声声说能把事情办好的杨清秀身上,到头来还是丢了房,她心里能好受吗?让我们听听当吕找杨清秀论理时,杨对此结果的解释吧:“案子本来能赢,只是对方找的是强手,是朱庆林”、“朱院长和对方的律师是政法学院的同学”、“是朱庆林压着案子”,并对吕讲:“现在只有找朱院长闹,才能打赢官司”。杨清秀还把朱院长的办公室电话、办公室方位、生活规律、音容笑貌等一一告诉了她。事实上,朱庆林院长压根就不知道这件诉讼案件。以上所说的一切完全是杨清秀虚构的情节,为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设置的圈套。他给吕西娟讲的“闹”的例子也是随口杜撰的:“一个妇女找朱,因态度太软,闹得不厉害,让法警赶到街上去了;第二个是一老头要拿拐杖打朱,朱害怕,便叫来合议庭的人给老汉把事办了;第三个是一个人拿着刀要杀朱,朱怕死,也叫来合议庭的人把问题解决了 。”

    杨清秀在煽动吕西娟的过程中,多次说,要想达到目的,不能“小闹”,只有“大闹”才能成功。到了2000年的3月初,杨紧锣密鼓,步步威逼,催吕赶快去“闹”,说不然就来不及了,一下判决就没戏了。3月6日、3月7日又连续打电话,甚至亲自去吕家催促。为坚定吕的意志,堵死吕的退路,他告诉吕:“法院一判,执行庭就整天来找你,弄的你连班都上不成。”当吕说想通过检察院抗诉来解决时,杨说:“你这个小案子在检察院一拖就是几年,你就拖不起。”这些话堵死了吕西娟意图通过其他途径占有房产的想法,使吕觉得只有找朱庆林“大闹”一场才是惟一出路。杨让吕在这段时间里,“每天要打电话,有情况报情况,无情况报平安。”

    他为吕选中了妇女节这天行动,他说:“3月8日女干警都放假,找他最好。如果他(指朱庆林)真的不理你,你就拿药瓶吓唬他,他就会理你”,还说:“他要是撵你,你就骂他耍流氓。你要把衣服一脱,他就害怕了,你的问题就解决了”,“你这么一弄,到了下午就轰动西安市,市上就会来人了解,你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他再三给吕打气:“你是个女的,没人敢动你。”

    杨清秀走后,吕西娟思想斗争很激烈。她心情烦躁,当天一个晚上没睡着觉。第二天,也就是3月8日,吕西娟带着一瓶安定片,从距离西安市区20多公里的华山分厂赶到了西安中院,8点半左右,吕突然闯入朱院长办公室,并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不由分说就指责、辱骂朱。朱解释道,自己马上要参加“三八”座谈会,同志们都在等他讲话,她若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分管院长交谈,但吕根本不听。令朱庆林莫名其妙的是,吕又马上脱掉外衣说:“反正,你今天就甭想出这个门,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活。”在朱庆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人高马大的吕西娟突然将年近花甲、身单力薄的朱庆林推倒在地,抓住其为出席座谈会刚刚才系好的新领带,用力向后紧勒其颈部!吕的举动令朱庆林猛然醒悟,他这才明白来者不善,才意识到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于是连声大喊“救命呀,杀人啦!”

    不料吕却说:“你喊也没用!”

    院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平日人员就少,再加此时此刻许多人都在会议室等着开会呢,以至上述情况发生时竟没人察觉。

    吕西娟见没人出现,更加肆无忌惮了。她用膝盖抵住朱庆林的胸部,拼尽全力紧勒其领带不放,致使身患肩周炎、心脏病的朱庆林逐渐丧失反抗能力、面部青紫、心律失常、一过性脑缺血昏迷。

    朱庆林命该不绝——这时,前来汇报工作的法院工作人员发觉情况异常,及时从其办公室的西门入内,对其进行解救。谁知,失去理智的吕西娟不知哪来的蛮劲,以至于当人们将吕拉起时,竟将朱庆林也连带拉了起来,后经多人用力才将吕紧抓领带的手掰开。当朱庆林被送往医院抢救时,吕仍不停地叫喊“我就是要把他治死、弄倒”,要与朱“同归于尽”,并吞下事先准备好的一把安定片。

    此时的杨清秀正以取工资条、理发、询问信件等借口在院内的财务室、理发室、值班室等处转悠呢。要知道,他自1996年被淘汰之后,是绝少来单位的。当亲眼看到朱庆林被抬上汽车时,他心满意足地笑了。

    

    面对判决结果,吕西娟后悔不已,杨清秀却说要“申诉”

    尽管杨清秀多次警告吕西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把我暴露”,但在3月10日吕西娟被刑事拘留后,把事实真相都交代了。于是,杨清秀于3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吕、杨2人在4月7日同时被逮捕。

    西安中院发生的“3.8”案件,使西安市两级法院工作人员十分震惊,一连数日,法官们自发地向朱庆林发来慰问信,并向陕西高院、西安中院写联名信、请愿书,对行凶者以及幕后挑唆者的所为表示强烈愤慨,一致要求依法严惩凶手。部分法院工作人员情绪激烈,纷纷要去市委反映意见与要求,有的法院已在本院内张贴呼吁书,请求采取切实措施保障法官人身安全、改善和优化执法大环境。

    人们望着身心遭受双重摧残、死里逃生的朱庆林,不禁要问:朱庆林推行法院改革有什么错?难道改革的进程中非要搭上一位600万人口城市首席法官的性命?!

    这个恶性事件也惊动了中央领导,有的领导对此作出批示。在依法治国逐步深入人心的年代,在中央作出决策进行西部大开发的今天,法院干警全力以赴为西部经济腾飞保驾护航之时,处在西部桥头堡位置的西安市却发生了建国以来都罕见的勒杀法院院长的恶性案件,这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十二起违法违纪案件的通报中,此案被列为第二个。

    作为杀人犯的吕西娟的确后悔了,以至于提起二府街3个字都从内心颤栗。

    新世纪初年的1月11日,一审判决杨清秀有期徒刑15年、判处吕西娟有期徒刑13年。对这个判决结果,他们不服,分别提起了上诉。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下达之后,杨在法庭上进行最后陈述是两个字:“申诉。”而吕西娟则晕倒了。

    摘自《法律与生活》杂志第五期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