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案件传真 2002年5月08日09:37


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江苏惊曝“处女卖淫案”
    
受害人金磊生活照

  近日,江苏盐城一起“处女卖淫案”成了盐城市及其周边地区人们关注的焦点:被盐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以“卖淫”名义抓获的盐城市建湖县女青年金磊经两次检查,目前仍是女儿身。金磊的家人愤怒至极,他们决意向公安机关讨个说法,还女儿一个清白。

    发廊女“卖淫”被罚3000元

    金磊的父亲金国瑞告诉记者,金磊今年23岁,以前在上海打工,刚刚回到盐城,在盐城城东的鹏胜美发店打工。今年3月8日晚11时左右,金磊的一个朋友急急忙忙跑到他家,说金磊被城东派出所抓去了。他忙问出什么事了,对方说是卖淫。金国瑞说:“当时我差点晕过去,女儿怎么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呢?她妈妈急得差点要去上吊。”

    3月9日一早,金国瑞到城东派出所交了3000元罚款。老金记得交罚款时,女儿就在旁边,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当时真想冲上去抽她两耳光。”老金说。交了罚款后的几天,老金知道了女儿要被收容教育半年。

    警车里扔出一封求救信

    3月25日,老金去收容所看望女儿,事情也从这一天发生了转变。

    金国瑞告诉记者,那天,因为没带身份证和户口簿,收容所的干警不让他见女儿。一位女干警对他说,你别看她了,她今天要去检查身体,你看她已经上车了。他掉头一看,女儿已经上了警车。 

    “我赶紧冲到车前,在窗户旁我看到了女儿。这时,女儿突然拉开窗户,从里面扔出来一个纸团。我当时一愣,抓起纸团往怀里一揣,这时有两个警察下来,要我交出纸团,我撒腿就跑。

    “跑到偏僻处,我展开纸团一看,是女儿的求救信,从信上得知女儿被冤枉了,收容所的干警带女儿到两家医院去查过,仍然是处女。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为我的女儿讨回清白,为我们全家讨回清白。”

    记者见到了金磊的求救信,信上写到:“爸爸:我是被冤枉的,我是在被打得实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才说了假话的,其实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我到现在还是处女……”

    公安机关否认刑讯逼供

    拿到女儿的求救信后,金国瑞连家也没回,他找到了本县的王学辉、赵文进两位律师。两位律师觉得事情重大,便冷静地开始着手收集证据。他们首先调查几位给金磊做检查的医生,在盐城市皮肤病性病防治中心、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向两位律师证实:3月22日,在收容所干警的要求下,他们给金磊做了检查:金磊处女膜完好,不可能有过性行为。

    接下来的工作遇到了难以想像的阻力,两位律师到看守所要求见金磊本人,遭到收容所拒绝,看守所一领导说:“市局交待,任何人不得见金磊。”无奈之下,王学辉、赵文进两位律师到盐城市公安局要求见领导,法制办的郭主任接待了他俩,郭主任讲了三点,让两位律师“无话可说”:“第一,这件事局里很重视,已经开了六次会议研究;第二,处女不一定就不能卖淫,她就不能让嫖客口淫、手淫吗?这也是卖淫啊;第三,我们的公安干警素质是高的,刑讯逼供是高压线,他们不可能去碰高压线的。”

    律师取得逼供证据

    赵文进当场予以反驳:如果当初城区公安分局是以金磊为嫖客手淫、口淫为定案依据,收容后为何还要给金磊作处女膜检查?如果是以发生性关系为依据的,金磊处女膜完好又作何解释,何况公安机关认定金磊先后向两人卖淫。

    与此同时,两位律师还取得了一份形讯逼供金磊的有力证据:因失火被城区公安分局拘留7天的徐书英正好和金磊在拘留所里住同一间房。徐书英向律师和记者证实了她的亲眼所见:“我看见金磊走路有点拐,不能正常行走,腿上也有伤。

    检察院已开始调查此案

    在金磊家人及其两位律师的努力下,盐城市城区检察院法纪科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处理此案,6日,负责处理此案的孙检察官告诉记者,金磊及其律师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现在他们正向上级机关汇报此事。

    在多方努力下,这起“处女卖淫案”开始掀起一角,但在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中,却有一只黑手始终在作祟,企图掩盖事情的真相。王学辉、赵文进两位律师不止一次接到匿名电话:“你们最好不要继续接这个案子,你们以后是不是不想在盐城混了?”

    就连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接到了恐吓电话:“就是你们记者最可恶,小心点。”记者相信,在社会主义法制国家,此案必将大白于天下。(薛峰) 


来源:《华商报》 2002年5月08日


相关新闻
 “麻旦旦”事件山东重演 暴打下处女被逼招认卖淫
 刑讯逼供竟让处女成嫖客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