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案件传真 2003年4月17日09:11


女公务员与“检察长”的非常爱情

阿成 良言

    

   身为某行政执法机关公务员的妙龄少女王娜,戏剧性地邂逅年届不惑的“检察长”而坠入情网。缠绵缱绻,同居两载,就在谈婚论嫁时,曾驾驶警车招摇过市的“高官”男友被带上了手铐……

    天上掉下一个“检察长”

    天生丽质、亭亭玉立的王娜,是广西灵山县某局的一名公务员。2000年,王娜走上工作岗位不久,处理了该县旧州镇发生的一起民事纠纷。不料,这起平常的案件竟引出了一个此后对她一生有着重大影响的“大人物”。

    执法后的第二天上午,王娜接到一位陌生男子的电话:“你们在处理旧州镇那宗案子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严格依法办事?”电话那端劈头盖脸地一顿怒吼,最后还厉声警告道:“你们当心点,我最近准备到灵山去复查这个案子,还将派记者去调查采访,对你们违法办案情况进行媒体曝光!”经查,来电显示是南宁市的号码。王娜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科长,科长恍然大悟:“肯定是他!南宁市的吴检察长。”据科长回忆,前些天一次饭局上,有人将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介绍给他,说是南宁市人民检察院的“吴检察长”。“吴检”握住科长的手说:“听说你们准备处理旧州镇一个案子,其中一位当事人是我的亲戚,请关照一下。”  

    果然,一周后,南宁某报记者前来灵山调查采访旧州一案,这让王娜确信打电话者的确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半个月过去了,“吴检察长”的电话又打来了:“是小王吗?通过记者调查,你们处理旧州这起案子比较公道,不错嘛!”检察长这次语调很柔和,不仅表扬了王娜“秉公执法”,还详细询问了她的一些工作与生活情况。此后检察长经常打电话和王娜聊天,并答应为王娜调到南宁当检察官想想办法。

    办事必须得送礼,王娜准备了一些贵重礼物,前往南宁去拜见这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高官。吴检察长让王娜在南宁某检察院门口等他,半个小时后,只见吴检察长从检察院办公大楼走出来,王娜见面一刹那,愣住了:“吴检察长”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一身破旧的衣服,头发蓬松,看起来像一个民工。“吴检察长”招手拦住一辆的士,带着王娜驶到一家大排档。饭间,检察长一边大谈反腐败斗争形势如何严峻,一边责备她:“你明知道我亲自抓反腐倡廉,还带礼物干什么?”他坚决拒收礼品,让王娜很尴尬,“民工”的印象渐渐在王娜的脑海转化为“清官”的高大形象。

    攀权附贵坠入情网

    “检察长,这不是我行贿,办事总要花些钱的。”三天后,王娜再次赶赴南宁,将3000元红包塞到吴检察长手中,检察长推脱一阵子后,才勉强收下。

    2000年7月中旬的一天,王娜按照吴检察长的指示,将自己的简历表从灵山传真到南宁。“吴检”向她承诺10月份调动手续可以办妥,王娜非常激动,8月份她三赴南宁,将8000元现金送给检察长,然后她扳着指头倒计时数着,盼望着金秋十月早日到来。

    9月初的一天,王娜接到“吴检”的电话通知,说是要对她“政审”。这天“吴检”在南宁友谊路德天宾馆开了一间套房,王娜对领导的“政审”开始有些紧张,但很快放松下来,因为“吴检”很少“考查”她的思想品德,大部分时间在谈他个人的婚姻家庭情况。

    “我和妻子感情不和,分居多年。”检察长向她轻声诉说自己的私生活,说他虽然手握重权,但感情上却是一片沙漠,一个男人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却过着寡居寂寞的日子。说这话时,“吴检”充满了忧伤。王娜静静地倾听着,全身细胞受到了感染。

    “别看我平时呼风唤雨,其实我也很脆弱。”夜深人静时,检察长的声音越来越低,王娜从他火辣辣的眸子里似乎读懂了什么,不禁脸红心跳。“吴检”上前抓住她的嫩手,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在一番甜言蜜语后,21岁的王娜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软绵绵地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任凭这位年届不惑的中年男人一件件剥光衣服,稀里糊涂地献出了自己的“初夜权”……  “检察长”对王娜动了真情,通过热线电话不断表达自己的思念与爱慕。并且明确承诺只要王娜真心喜欢他,他马上与名存实亡的老婆办理离婚手续。王娜开始对这宗“速配爱情”有点犹豫,“吴检”为了赢得美人的信任和芳心,于9月底把王娜带回自己的“家”——南宁市火炬路金达花园5栋203室。从此,王娜有了“归宿感”,每个星期的周末和节假日,她乘车一百多公里从灵山赶到南宁赴“玫瑰之约”。

    权力“弥合”分飞鸳鸯

    “王娜的男朋友是个检察长。”消息在灵山县城悄悄传开,引起巨大轰动,许多人投来羡慕的目光。也引起了她的一位同事的特别关注。

    王娜的这位同事叫谢丽兰,在王娜所在的某局下属乡镇职能部门工作。当时,谢小姐刚从一段痛苦的婚姻中冲出“围城”。她的前夫刘冬在县城一家公司任科员,离婚后的谢丽兰一心想跳出乡镇,但苦于“上面无人”。就在这时,她听说同事王娜的男朋友是个大官,便带着礼物上门央求王帮忙。王娜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价”倍增,爽快地答应“吹吹枕边风”。

    “把礼物退还给人家!”2002年6月中旬,吴检察长听了女友的求情,勒令王娜今后不准接受任何人的“行贿”,以免毁了他的“一世清白”。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吴检”却偷偷拨通了谢丽兰的手机,问了她一些个人情况后,表示愿意帮助她从乡镇调至县城,但他特别强调这件事不要对王娜讲。谢丽兰像发现了新大陆,将喜讯告诉了前夫。刘冬当即从县城赶到乡镇和前妻商讨调动事宜。那天晚上,这对已经劳燕分飞的鸳鸯,兴奋得忘却了过去的“恩怨情仇”,又重新激情迸发紧紧拥抱在一起。

    去年8月的一天,“吴检”出现在灵山县宾馆,谢丽兰抓住时机,当晚封了一个3000元的红包,并带上价值1300元的香烟、茶叶等,恭恭敬敬地奉给“检察长”。刘冬也恳请“吴检”帮他一把,检察长一口应承下来。刘冬高兴之余,购买一部价值3230元的厦新A8手机“孝敬”检察长。2002年9月14日,刘冬带着6000元现金和个人简历赶到南宁,再次请求“吴检”多多关照。9月21日中秋节,刘冬又将一个3000元红包和价值1500的礼品送至检察长下榻的宾馆。

    2002年9月至10月,吴检察长多次光顾灵山办理“大案要案”。他告诉谢丽兰和刘冬,他们俩的事儿基本上办成了,谢丽兰将调动并转干,而刘冬则将提拔为公司副总经理,并且找人为谢丽兰代考公务员。喜出望外的谢丽兰和刘冬分别分几次奉上“转干费”和“升官费”共计54000元。

    “吴检”每次光临灵山,吃喝和住宿都是由谢丽兰埋单。但在退房结账时,检察长都要求宾馆服务员给他开具发票回去报销。谢丽兰细心发现发票上所开住宿者的身份为“广西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字样,再加上他是同事的男朋友,又驾驶着一辆车身喷有“检察”二字的警车,谢刘二人对吴检察长的身份深信不疑。

    剥开画皮泪成行

    在同居两年多时间里,王娜对男友也曾产生过数次怀疑,但每次都“有惊无险”。

    有一次,王娜问:“我俩恋爱了多么久,咋从未见你穿过检察官制服?”“吴检”说:“你真是见识短,穿制服的都是一般干警,当领导的哪个穿什么制服?” 相恋两年多,王娜曾多次要求检察长男友带她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男友说:“先别急,等到举办婚礼那天,给我爸妈一个惊喜!”

    王娜心中还是隐隐约约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有次她趁检察长到洗手间冲凉之机,翻出他衣兜里的身份证,不禁吓了一跳:原来男友根本不姓吴,而叫钟华基。她随后又托人查访,南宁市检察院根本没有一位姓吴的检察长。面对王娜的质问,钟华基不慌不忙地微笑着首次吐露了自己的“身世”:他出身于灵山,后来被生母送到南宁,因此他有两个身份证。对于“职务”,钟华基解释说:“我原系广西公安厅副厅长,后来调任南宁市检察院检察长,认识你以后不久又调任广西检察院副检察长。上个月我又被任命为中纪委驻广西代理组长。”见男友心沉气静、面不改色心不跳,王娜不再追问“身份”问题。  

    然而,事情最终还是暴露了。2002年12月21日,谢丽兰上网查询自己考公务员的分数,结果没有自己的名字。联想到自己和前夫在短短几个月内先后9次送给“检察长”65600现金和价值7385元的礼品,感到情况不妙。悄悄开展调查,一查吓出一身冷汗:所谓的“检察长”,原来是灵山县旧州镇上耕村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43岁农民,并且曾因犯拐卖妇女罪被判刑入狱,家中还有老婆及三个孩子。谢丽兰没敢将此事告知同事王娜,怕打草惊蛇。今年2月9日她和前夫突然袭击来到南宁市火炬路金达花园5栋203室钟华基的住处,索讨自己的钱,并将交涉的全过程悄悄录了音。

    2003年2月26日,钟华基被灵山警方在南宁市抓获归案。4月10日以涉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当“检察长”的画皮被剥光后,王娜惊呆了,继而失声痛哭。警官问她:“如果当初你知道钟华基不是检察长,你会怎么样?”王娜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绝对不会和他恋爱,更不会与他发生性关系。”

    财色兼收的“检察长”被绳之以法是咎由自取。但他的牢狱之苦能抹平女公务员王娜“真情付出”灵与肉的伤痕吗?“检察长”原形毕露后,谢丽兰与刘冬这对分分合合的鸳鸯鸟,还会劳燕分飞吗?

    (本文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来源:《北京晚报》 2003年4月17日
(责任编辑:孙元)
 
相关专题
 案例评析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