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案件传真 2003年4月18日13:48


调查:警察被打,还是警察打人?

王甘霖  逸西

    

   【提要】警察被打事件引起了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公安分局的高度重视,同时派出督察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警察打人事件还没有调查结果,紧接着又发生了群众围攻警察事件,为进一步了解发生在成都市的这一连串事情,《法律与生活》半月刊记者日前赶赴事发现场。

    火锅店老板被打

    2003年2月27日晚23时许,成都市成华公安分局双桥子派出所管段民警魏委带着该所十余名“治安执法队员”,来到他负责管辖的双桥子五冶第二生活区“玉林串串香”火锅店,说要检查小工的暂住证。当时,店老板江永贤(双桥子当地居民)正在里屋睡觉,小工谢祖辉和刘永文正在招呼客人。这两名小工都是外地来成都的务工人员,刘永文早已在派出所办理了暂住证,而谢祖辉到该店打工才十天,还来不及到派出所去办理。

    据小工刘永文介绍,当时他对魏委说,自己有暂住证,放在寝室里了,马上就去拿来(注:记者在采访时,见到了刘永文的暂住证)。魏委不同意,说要将两名小工一起带到派出所。鉴于这种情况,谢祖辉便到里屋叫正在睡觉的店老板江永贤出来。据江永贤介绍,魏委一见到他就问小工是否办了暂住证,他回答,有一个才来的小工(指谢祖辉)还没有办,明天一定来补办。魏委回答:“不行,先给我抓到派出所再说。”魏委和他带领的这群执法队员一定要将谢祖辉和刘永文带回派出所。江永贤申辩道:“刘永文办了暂住证,你们为什么还要把他抓走?人民警察怎么能随便抓人?”江说,他话音刚落,魏委就朝他的右眼猛击一拳,他顿时眼冒金星。紧接着,其他执法人员一拥而上,将他按倒在地上就是一阵拳脚。

    在此期间,有围观群众嚷了起来:“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喊声引来了更多的群众。

    事发后,《法律与生活》半月刊的记者在现场采访时,代某、徐某、王某、张某等十多位目击证人向记者讲述了魏委等人的打人经过(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记者在此隐去他们的真实姓名,他们的陈诉有记者的采访录音和律师的调查笔录为证)。代某是一位退休工人,他家距火锅店不足20米远。他说:“那晚11点5分的时候,我正准备睡觉时,就听见外面有人喊‘警察打人啦’,我一出门就看见一伙人正把火锅店的江老板按在地上打。我当时看见有七八个人用脚踢江老板,其中有三个穿警服的。”张某夫妻就住火锅店对面的四楼上。他们是这样陈述的:“我听到楼下的喧哗声,就从窗子往下看,看见一伙人正将‘江大汉’(注:即江永贤)按在地上打,其中还有几个穿警服的。”

    徐某就住在火锅店的隔壁,他向记者证实,他亲眼看见魏委等七八个人将江永贤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警察被人围打

    江永贤被打得已经不能动弹了,魏委等人才住手。这时候,有一位姓徐(妇女)的当地居民准备将他扶起来。“不准扶,要扶他,就把你也一起带到派出所”,一名执法人员这样吼道。徐某说,执法人员这么凶,她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当地居民王某(妇女)面对此情形,便指责道:“你们太过分了,查暂住证就查嘛,怎么打人?”这话正好被站在一边的魏委听见,魏委指着她下令:“把她也带走。”于是,王某被两名执法人员押上了警车,谢祖辉和刘永文两名小工也被带走。 双桥子派出所的魏委等人离开以后,当地老百姓才将江永贤扶进屋内。好心的群众又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成都市110巡警和120急救车很快赶到现场。遍体鳞伤的江永贤被120急救车送到了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再说,魏委等人将王某、谢祖辉和刘永文带回派出所以后,其他执法人员便在派出所对这三人进行审查,魏委又开着警车来到事发现场。有一群众见魏委来了,就指着他吼道:“就是这个姓魏的带头打的人。”一听说他就是打人者,围观群众顿时愤怒了,几十个老百姓一拥而上,将魏委按倒在地上,对他一阵暴打。同时,还有很多老百姓齐声高呼:“打死他,打死他!”后在110巡警的制止下,愤怒的围观群众才住手。  据现场目击群众向《法律与生活》半月刊记者介绍,魏委当时被打得也很惨。他为了少受皮肉之苦,便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110巡警手挽手在四周将他保护着。当晚,魏委也被送到成都第六人民医院脑外科接受治疗。

    猜测“执法风波”缘由

    江永贤说,他们火锅店的人曾经得罪过这位手握实权的管段民警魏委。因此,他猜测,魏委等人美其名曰“执法”,实际早就想“教训”他们。

    据小工刘永文介绍,2002年6月的一天,他手持50元钱,到隔壁的茶馆去给在“玉林串串香”消费的客人换零钱,正巧遇上双桥子派出所的魏委和“执法队”的人在这里“抓赌”。魏委不容刘永文分辩,就把刘手中的50元当成赌资没收了,也没有给他出示任何凭据。过了20多天,魏委酒后带着几个人到店里,说要找店老板江永贤。正在店里的刘永文见来者是前次“没收赌资”的魏委,就没好脸色地回答:“不晓得!”这下可惹火了魏警官,他当即就给派出所打电话:“你们过来几个人,这里有个‘瓜娃子’还有点‘超’(注:四川方言,骂人的话),来几个人把他给我抓回去。”果然,过了一会儿,就来了两名警察。最后,在周围群众的干预下,魏委才没有能将刘永文带走。

    江永贤说,这事发生后半年,到了2002年11月的一天,一伙男女来到“玉林串串香”火锅店,要了两口火锅,点了一些好菜。等酒足饭饱以后,女性都陆续离去,只剩下七八个五大三粗的男性还在那里酗酒。正要买单时,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只蟑螂,说是火锅里的,并以此为由拒绝买单。江永贤的儿子江波走近一看,见还是一只完整的蟑螂。就分辩道,如果是火锅里的蟑螂,肯定已经煮碎了,这只蟑螂不会是火锅里的。店老板江永贤不愿惹是非,只好作出让步,答应其中一个锅里有蟑螂可免单,但另一锅的钱要让他们付。但这几个人转身就要走,江波便拦住他们,说必须要付一锅的钱。其中一人拿起啤酒瓶子就朝江波的脸上砸去,江的面部当即鲜血直流,额头被砸了一道口子。他们又砸坏了店内的很多设施。

    江永贤见儿子被打,就给姨妹夫钟厚兵打电话。据钟向记者介绍,他走到火锅店的街道上,见那里停了一辆警车,那伙人匆匆地上了警车,一溜烟就开走了。他说,这辆警车是双桥子派出所的,魏委以往到小区来“抓赌”时,开的就是这辆车。江永贤说,这伙人肇事不但打伤了他的儿子江波,还给他造成2000余元的经济损失。他每次到派出所去要求管段民警魏委处理时,魏总是以工作忙推诿,派出所的有些人还故意说:“哪里打人?什么时候打人?我们派出所怎么不知道?”江永贤说,事后不久,他看见魏委又带着几个人到小区来“抓赌”,他看见其中有两名执法人员就是那天在他火锅店的肇事者,其中一个就是用啤酒瓶砸了江波的人。

    江永贤认为,就是因为这两次没有给魏委面子,所以才造成2月27日晚上的“执法风波”。

    警方拒绝接受采访

    警察被打事件引起了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公安分局的高度重视。2月28日,成都警方派出督察对此事件展开调查,分别对江永贤的家人、亲戚和小工进行了调查取证。小工谢祖辉告诉记者,警方在对她作调查笔录的时候,有些话她没有说,也给记录上了,有些话说了,他们又没有记录上。“我确实亲眼看见警察打了江老板,但他们没有记录,我叫他们改正过来,他们没有改就叫我签字了。” 谢祖辉说。

    3月4日,《法律与生活》半月刊记者对这起“警察被打事件”展开调查。记者首先来到成华公安分局督察大队,大队的一位领导说,他们只是听说双桥子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在执法过程中被打伤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记者又来到成华公安分局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给一位领导拨通了电话,当记者接过话机说明来意后,这位领导说,他没有分管这项工作,也不清楚此事。记者只好来到成华公安分局纪检组,纪检组的一位同志说:“我们没有权力介绍情况,要了解情况,须经市公安局同意后,我们才能介绍。”记者来到成都市公安局纪检处,纪检处又叫记者到宣传处去。宣传处副处长金文告诉记者:“此事还不能接受采访,相关部门正在调查之中,等有了结果的时候,我们再通知你们。”

    由于成都市公安局和成华公安分局都不接受采访,记者只得来到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欲对魏委本人进行采访。魏委的妻子首先说:“组织有规定,他不能接受采访,而且他才做完手术,也不能说话。”在记者再三解释下,魏委终于同意接受采访。据魏委介绍,2月27日的行动完全是职务行为,双桥子派出所和治安执法队联合对五冶二区的外来人口进行检查。按照程序,对没有暂住证的外来人员一律要带回派出所接受审查。“我们在‘玉林串串香’火锅店检查小工的暂住证时,店老板江永贤的态度非常刁难,说我们又来找岔子。”

    魏委刚介绍到这里,其妻子便用手机给双桥子派出所领导拨打了电话,并叫记者接电话。在电话中,一位自称姓张的所长说:“必须通过成华公安分局办公室,或者接到上级的通知才能接受采访。”记者解释道:“目前,我们只采访了群众和当事人一方,希望魏委能将当晚的情况介绍一下,我们想听一下他的说法。”所长的回答是:“无论对与错,都不能接受采访,这是我们的纪律。”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记者本想向医生及护士了解一下魏委的伤情,但魏的妻子跑过来对医生说:“上级有规定,不能介绍任何情况,谁说了谁就要承担责任。”

    居民的疑惑

    魏委在双桥子派出所的工作情况到底怎样,记者不得而知,但他作为五冶二区的管段民警,这一带的居民对他的印象很深。这里的居民说,到辖区老“抓赌”、没收“赌资”,检查这一带外来人口的暂住证,没有暂住证就罚款、抓人,已经成了魏委这位管段民警的工作重点。

    那么,魏委等人抓的是哪类“赌”呢?据《法律与生活》半月刊记者调查,这里是两家国有大企业的生活区,许多退休老工人为了消磨时光,就在辖区的茶馆娱乐。用成都话说,就是“打小麻将”。魏委和他带领的“执法队”一旦到这里来抓“赌”,就会一股脑儿地把老太太、老大爷们的“赌资”全部予以“没收”,每桌都会收20至30元。老太太们说,魏委收罚款从来不给什么收据,这些被没收的“赌资”到哪去了呢?

    该辖区70多岁的张老太太对记者说:“平时,我们这些老年人与年轻人又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几个老头老太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可聊的,不在茶馆打点小麻将,难道坐在家里等死不成?”熊老太太说:“魏警官每次来收了我们的钱不说,还骂我们是老不死的。”魏委警官还经常检查辖区外人口的暂住证。凡是没有办理暂住证的外来人员,首先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去进行一番审查。如果是老板雇的小工,则先要治老板的“不懂法之罪”,即老板先缴了罚款,再给小工补办暂住证。当地的居民门说,这一带的治安秩序不是很好,经常有小偷光顾他们的家。如果哪家被盗了,到派出所去报案,魏警官一般是不会出现场的,而是首先要对这家主人教训一番:“你家安装防盗门了吗,为什么不安装防盗门?”据记者了解,这里很多“有问题”的人都被派出所“执法队”的人打过。其实,所谓的“执法队”,就相当于派出所以前的治安联防队,这些人都是派出所招聘的,他们的工资全由派出所承担。

    警察被打,后果谁来承担?

    截止到目前,江永贤和魏委均在医院接受治疗。经法医鉴定,江永贤的伤情构成轻伤,其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两眼充血,第二腰椎横断骨折。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江永贤已经委托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生福调查取证。张律师认为,经过法医鉴定,江永贤已经构成轻伤,按照《刑法》第234条第一款的规定,魏委等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并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代理律师将把收集的相关证据移交给检察院,申请由人民检察院进行侦查,并对魏委等人提起公诉。如果检察机关不受理,则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

    张律师还认为,魏委等人的违法行为以及对江永贤的加害结果,是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形成的。所以还将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由成华公安分局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记者问道:“如果魏委也构成轻伤,那么由谁来承担法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张律师认为,对魏委造成伤害的不是江永贤,也不是江的亲朋好友,而是无法确定具体人选的围观老百姓,所以其一切后果应当由公安机关自己承担。老百姓对造成的伤害结果与江永贤起诉成华公安分局和魏委本人无关,如果公安机关查到了打人者,也应当另案处理。

    3月10日下午3时许,成华公安分局的警察又开着一辆警车来到“玉林串串香”火锅店,将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的江波带走了,直到晚上22点才释放。据江波介绍,公安局的人叫他承认是他母亲用脚踢了魏警官,江波不承认,有个警察就给了他一耳光。江波回家以后,当即就向成都市公安局督察大队投诉了这事件,督察大队当晚也对江波进行了取证。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3年4月下)


(责任编辑:孙元)
 
相关专题
 案例评析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