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网内外 2003年4月09日16:44


揭开本溪九岁女孩“献身”案真相
    

    在家看黄碟真的"无伤害"? 

    “四爷,你喜欢喜欢我呗”。看着下身赤裸的9岁女孩正用专注的目光看着自己,打了快40年光棍的陈四爷,顿时感到身血沸腾。借着一股酒劲儿,四爷重重地压在了女孩的身上……“陈老四,你这个畜生,她可是你的外孙女啊,她还不满10岁啊”。女孩的奶奶见到这一幕,撕心裂肺般地对陈老四吼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9岁女孩发出了此种“要求”?难道真的如某媒体说的是全村老少“集体”收看“黄碟”惹的祸吗?为了弄清“黄碟”事件真相,记者近日特赴本溪满族自治县对此事进行了详细采访。

    “黄碟”事件看似荒诞,但却真真实实地在本溪满族自治县的一个偏僻小山村里发生了。要想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在这个小山村土生土长的大龄青年陈福柱,因为贫穷一直没娶上媳妇。他每天除了侍弄一下自家的田地,其余时间闲得发慌。有时他看见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哥哥陈福义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在这个大家庭里除了老母亲比较关心他之外,还有陈福义家的女儿小丽偶尔会调皮地跟二叔陈福柱撒撒娇。由于该村仅有8户30余口人,所以9岁的小丽也是该村年纪最小的孩子,得到的宠爱自然也比较多。

    空虚使“黄碟”趁机而入 

    贫穷没有使村上的大龄青年们想奋发有为地干点事,反而时常聚在一起打麻将、打扑克。快40岁,同是光棍的远房亲戚陈老四农闲时,与陈福柱没日没夜地在一起聚堆,然而,无聊的麻将与扑克似乎已无法让他们麻醉,于是陈福柱骑着自行车上路了。

    他要去外地打工吗?当然不是,他是骑车到10多里外的另外一个村子里弄“黄碟”去了。2001年初,陈福柱无意中听人说起邻村某音像社有毛片出租,特刺激。好奇心使陈福柱多次骑车往返于两村之间,匆匆忙忙地租回来,然后自己独自“欣赏”。

    2002年9月的一天,陈福柱在租完“黄碟”回村的路上,刚巧碰见了陈老四。陈老四得知陈福柱弄到了碟,便激动地提出要一起观看,于是两人来到陈福柱的小屋,关上门看起了“黄碟”。

    “黄碟”成了村民的消遣 

    没有不透风的墙,陈福柱租“黄碟”的事很快在该村传开了。由于该村偏僻贫穷,所以“黄碟”对该村的农民来说是一个新鲜事物,为此大家茶余饭后都愿意到陈福柱家去“过过瘾”。刚开始,陈福柱还不太好意思,但随着次数的增加,他便习惯了。每次,陈福柱都很专业地将VCD打开,然后便不出声地坐在一边。有的时候,陈福柱不在家,来人想看,陈福柱的哥哥陈福义不得不“客串”一把播放员。当然陈家上下早已将这些碟看了不知有多少遍。就这样,从2002年末到今年初,登陈家门看“黄碟”的人群逐渐扩大,从73岁的老者到20多岁的小媳妇,再到10多岁的孩童,就连外地到该村串门走亲戚的人,也经常到陈家看“黄碟”。

    当“黄碟”在陈福柱家热播的时候,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黑漆漆小屋里那台不太清晰的彩电上,可殊不知在屋外还有一个观众也在费解地观看着电视上的淫秽画面,这个年纪最小的观众就是今年刚9岁的陈福柱的亲侄女小丽。时间长了,在课堂上,在回家的路上,小丽的眼前时常浮现出男男女女交织在一起的画面,电视里发出的那种声音也时常萦绕在她的耳边,虽然从没有人跟她讲解过这一幕幕,可是幼小的她似乎也读懂了些什么。

    九岁女孩糊涂“献”贞操 

    今年3月15日20时,陈福柱和陈老三正在陈福义家打扑克,在一旁围观的奶奶和陈老四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陈福柱他们出牌。此刻,站在一旁许久没有出声的小丽,发呆地看着黑夜,小脑袋里好像在盘算着什么。奶奶冷不丁一回头看见小丽,便招呼她到炕上坐。可小丽却对奶奶说她要到外面去撒尿。由于天黑,外面茅厕太简陋,于是不放心的奶奶让坐在一旁的陈老四陪小丽出去。

    陈老四陪小丽出屋后,借着月光来到了院外的牛圈旁,陈老四让小丽到里边去方便,他将头朝外当起了护卫。可好一会工夫小丽也没吭声,陈老四便回过头去看小丽,结果发现小丽正在扣纽扣,陈老四就走过来想帮她扣上。这时,小丽抬起头对陈老四说了句“四爷,你喜欢喜欢我呗”,然后便不再扣纽扣,反将花棉袄的扣逐个解开,脱下来后铺在了牛圈旁的地上。仅穿了件黄布衫的小丽,笨拙地把棉裤和衬裤褪了下来……

    而此时,在屋内的奶奶仍不见小丽回来,便出来寻找小丽。

    当奶奶在牛圈旁看见正在穿裤子的陈老四和衣衫不整的小丽时,立刻觉察到事情不妙,她上前一把拽起小丽,急促地问道“他扒你裤子没?”“扒了,不过又穿上了。”小丽话音刚落,奶奶声嘶力竭地对陈老四吼道,“陈老四,你这个畜生,她可是你的外孙女啊,她还不满10岁啊”。

    500元私了不成才报案 

    奶奶哭喊着将小丽带进屋内,对着小丽的爸爸陈福义喊道,“小丽让陈老四强奸啦!”全屋人顿时乱作一团,陈老四的哥哥陈老三立刻质问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老四辩解说,“她还是个孩子,我怎么会强奸她呢!”这时,陈福义上去就想打陈老四,后来被陈福柱和陈老三拉开。

    一阵混乱后,大家渐渐地冷静下来,开始为如何私了这件事讨价还价。小丽的父亲说给1000元可以了却此事,可是陈老四称没有这么多钱,还要降点,最后双方敲定的赔偿数额为500元。次日,陈福义和陈福柱又去了陈老四的家,要求把500元私了费拿到手,可是陈老四称家里实在凑不到这么多钱,要求再缓一缓。见陈老四没有诚意,小丽的奶奶终于忍无可忍,于3月23日中午到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

    本溪满族自治县刑警大队接警后,立即前往该村将犯罪嫌疑人陈老四缉拿归案。归案后的陈老四交代,他强奸小丽是另有原因的,当时是小丽的“主动”催发了他强奸的念头。刑警们并没有武断地认为陈老四的供述是为了减轻自己罪行,而是据此继续深入调查。通过侦查,刑警们越来越将目光聚焦在这个9岁的小女孩身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9岁女孩提出了此种“要求”?警方经过详细调查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小丽的二叔——陈福柱肆意播放“黄碟”惹的祸。

    到此,整个发案过程一目了然了。到记者发稿时,聚众播放淫秽录像的陈福柱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的行政处罚,而陈老四——陈俊伟因涉嫌强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案情真相大白了,然而此案留下的思考却远未结束。(未成年人小丽为化名)(辽宁法制报 孟锦阳 房菲)

     


来源:新华网 2003年4月09日
(责任编辑:蒋 波)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