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网内外 2003年4月10日10:46


“她因为没考上研究生疯了,是我造成的。”
考试“枪手”忏悔:是我逼疯了她

黄晔楠

    

   替人考试,拿人钱财,这类人被俗称为“枪手”,古代被称为“捉刀”。这类人一般单科成绩优秀。 

     记者昨天遇到了毕业多年的张平(化名)。张平曾是大学里的替考“枪手”,可自从替一个银行工作人员考完研究生考试后,他再也没有替考过。 

     多年后,张平才鼓起勇气,坐在记者面前,讲诉他埋在心里多年的话: 

     她进了精神病院,而我就像犯了罪 

     张平是大连某大学毕业生。他说,现在替别人考试、当“枪手”挣点零花钱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不少大学生都有这样的经历,王月(化名)那件事发生时,他已经大学四年级。 

     大四上学期,成绩优秀的张平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大连某银行工作的一位职员刘某。刘某报考的是张平所在专业的研究生。由于基础差,学习时间不多,刘某要张平代考研究生科目。考试费用张平没有透露,不过据他讲,那笔收入在当时对学生来说,绝对是“诱人”。 

     刘某替张平办好了假身份证,张平就开始忙着考试科目。张平说,听刘某讲,他已经和研究生导师打好招呼,只要成绩合格,他就被录取。 

     考试时,张平不紧张,历经了多次替考考场,张平早已知道只有不显出紧张,才不会让监考老师怀疑。如他所愿,考试很顺利。刘某最终如愿成了研究生,张平拿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可就在这时,张平听说学校有个女学生因为没考上研究生进了精神病院,报的也是这个专业。 

     女学生叫王月,这是张平后来打听到的。王月成绩好,但家境不太好,还是单亲,靠母亲一个人的收入维持家庭。平常在系里,很难见王月的身影。她一疯,她的事也顿时成了系里的热门话题。 

     原来,该研究生专业只招两人。其中一个名额已事先留给了上年成绩优秀的一位大学生,当时由于名额有限被缓到下一年录取。而仅剩的一个名额就属于刘某。张平成绩高,但仅比那个王月高几分;据说王月极其用功,分数也够了,但却没如愿。 

     那个叫王月的女孩疯了,张平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自己像是犯了一宗什么罪行。张平曾试图找到她说对不起,请求原谅,可他没有勇气。因为一旦学校知道了替考的事,张平无疑会被开除。几个哥们儿也劝他,别想太多,说她疯了也不是全因为张平。 

     “枪手”独白:干这行害人又害己 

     张平西装革履,来到报社时,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抽烟。他说:“这事过了好几年了,可我必须得说说,否则心里堵得慌。” 

     “刚考上大学那会儿,也不知道什么是‘枪手’,就知道好好学习。等学到大三,我的成绩在系里已经数一数二了,有几个哥们儿就跟我说,学得这么好,就帮人考考试呗。闲着也是闲着,挣点外快。” 

     “起初还是义务的,因为都是哥们儿,不好意思要钱。后来时间长了,觉得不合算,就按正常价格收点钱,有的二三百,有的千八的。那时候学生穷,这些钱正经不少呢。” 

     张平不住地在沙发上挪来挪去。“当‘枪手’,拿人钱,替人考试,好像没什么感情在里面。以前我也这么想,同学也都这么想。拿了替考的钱,出去大吃一顿,心里还挺舒服。可出了王月这事,我再也不那么轻松了。听说后来王月的精神基本恢复了正常,我也算有点安慰,想想过去替那么多人考过试,都有点后怕。” 

     “你想啊,你替别人考,像王月那样就被挤掉了。我就是害了一个人啊,严重点,是害了她一生啊!可这些谁想过呢?如果她不是同校的,我不认识,谁会在乎呢?她是无辜的,是我间接害了她。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没毕业时,我就觉得对不起王月。现在毕业几年了,我觉得自己是在危害这个社会,有那么多请我替考的人在社会上工作,拿的都是买来的文凭。要是能重来一次,我肯定不会再干这样的事。” 

     “听说现在还有不少大学生当‘枪手’,还乐此不疲。可能其中有些利益,但我觉得经历了王月的事后,我真想以一个师兄的身份跟他们说,这种事别干了,害人害己。” 

     张平断断续续地和记者谈了近两个小时,其间不断地叹气,不断地抽烟。临走时,紧握着记者的手不放,一字一句地说:“这些话说出来好受多了,有些事不能弥补。但把这样的事讲给别人,希望对他们是个警示吧。”   


来源:《辽宁日报》 2003年4月10日
(责任编辑:蒋 波)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