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网内外 2003年4月10日12:57


“黑车”宰客几时休——北京非法出租车调查

本报记者  李晓清  邓晓霞

    

    来自浙江的柳先生走出首都机场候机楼,一个小伙子热情地迎了上去:“老同志,坐出租吗?不用排队。”于是,柳先生被带到停在地下车库的一辆桑塔纳牌轿车前。“怎么没有顶灯?”柳先生脑中闪过一丝疑问,“我们是饭店的出租车,你看,打表,有票……”计价器确实有,可放在司机脚边上。柳先生看着有点别扭,但他没再多想。到了目的地朝阳区小庄,开出的票据却是:每公里单价3元,路程63.8公里,外加10元的高速公路费,合计192元。无独有偶,当天从首都机场乘坐出租车的广西黄先生也被“宰一刀”:到小庄花了178元。按照正规出租车计价这段距离只需五六十元钱。

    “黑车”扰乱出租车市场秩序,给首都形象抹了黑

    据权威部门解释,“黑车”是指非法经营的运营车辆。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装有出租车标识、顶灯、计价器的假冒出租车,多出没于首都机场、北京站、北京西站、中关村、学院路一带,欺骗对象大多是外地人;另一种是无任何出租车运营证件和标识,只载客收钱,大都是私家车。它们只是蛰伏在偏远的社区门口、轻轨车站等地方,乘车人大多是本市人,因无计价器,车费可以“商量”。这类“黑车”不少临近报废,车况很差,且属违法运营,司机担心被查处,心里往往十分紧张,极易发生交通事故。

    北京市“黑车”猖獗引起市政府高度重视,专门组建了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2001年,总队在公安、工商、城管等部门配合下,查获“黑”出租车1213辆;2002年查获2711辆。随着打击力度加大,“黑车”运营出现了一些新特点:一是组织严密。“黑车”团伙内部有车托、有调度、有司机,还有人专门“望风”,甚至还有内线,同执法部门捉迷藏。二是出现暴力化倾向。一些“黑车”司机公然对抗执法,殴打执法人员,许多黑车备有管制刀具。三是手法更加隐蔽。“黑车”在北京举办重大会议和活动期间以及开展各种专项整顿治理时期销声匿迹,“风头”过后再现身。

    “黑车”为何屡打不绝?

    据有关部门分析,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交通执法总队的统计表明,开“黑车”的80%以上为无业人员,因有利可图,即便屡屡被抓被罚,也不愿放弃这个营生。

    ———《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规定:“未经批准擅自经营出租汽车业务的,由交通行政主管部门暂扣车辆,责令停止经营活动,没收违法所得,并按每辆车1万元至2万元处以罚款。”车主交了罚款,交通行政主管部门马上就得放车,“黑车”司机继续载客运营。对坑骗乘客的“黑车”司机也没有有效的治理办法。

    ———公安部门从维护社会治安和交通秩序的角度往往对一些违法运营“黑车”的司机采取措施,但对车无处置权;交通执法队只能对“黑车”进行暂扣、对车主进行罚款,对司机无法处置;工商部门对“黑车”仅有处以罚款的权力。执法职能分散和执法力度不够造成的漏洞使得“黑车”有机可乘。

    ———在首都机场、北京站、北京西站等处,一些“黑车”长时间在单位的内部停车线内等活,竟无人过问。原因是在这种地方,单位或执法人员对“黑车”都可以管,也都可以不管,没有明确的职责规定。

    ———有关部门对出租车计价器和发票管理不严,许多“黑车”上装有计价器,还有正式发票。

    彻底杜绝“黑车”现象,需要社会各方配合协作

    立法部门要完善惩治“黑车”的法律法规。现有的制裁措施不足以对“黑车”司机起到应有的惩戒作用:一两万元罚款对于“黑车”司机而言算不了什么,在违法所得大于违法成本的情况下,“黑车”司机仍会铤而走险。要通过完善法规加大对“黑车”司机的处罚力度,使“黑车”司机在违法需要付出高昂代价面前止步。

    执法部门加大打击密度和力度。治理“黑车”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应当坚持不懈地进行。执法部门应增加治理“黑车”的执法人员和设备投入,加大清理“黑车”行动的密度。

    交通管理部门要加强交通设施建设。一些新建小区、交通不便或交通网络覆盖不到的地区,往往会给“黑车”以可乘之机。健全的交通设施无疑会缩小“黑车”的生存空间。

    机场、车站等处,应以社会效益为主,适当压缩一些广告占地以设立更加连贯、醒目的乘坐出租车的指示牌,还可建立直达通道,让乘客能迅速、方便地寻找到出租车站。同时也要加强内部管理,防止内外勾结,堵塞漏洞。

    广大群众要认识“黑车”的社会危害性,自觉加以监督,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支持和配合执法人员的执法工作。特别是“黑车”被查获后,乘客应该积极配合执法人员的取证工作,以便执法人员有充分证据制裁“黑车”。

    

    管一管“黑车”(呼吁)

    今年1月,我从山东乘火车来京。刚出北京火车站,就被一年轻人拦住,要我坐他的出租车。我初到北京,不知站前有专门的出租车站,就上了他的车。到达目的地公主坟,他收了我360元车费。后来经人提醒,才知道是被“黑车”宰了——按照正常情况,从北京站到公主坟只需30元左右的车费。听说“黑车”宰客的情况在机场、火车站等处时常发生,希望有关部门能好好管一管,以维护首都形象。

    山东  王忠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10日第十四版)  


(责任编辑:孙海峰)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