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网内外 2003年4月15日18:44


包养小姐毁掉一个教育局长

刘大江  刘忠俊

    

    4月8日上午,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青神县教育局原副局长徐建祥故意杀害“二奶”一案,并破例把法庭搬到了青神县政府大礼堂。庭审持续近5个小时,在1000多名旁听群众的目光下,法院最后以故意杀人罪当庭判处徐建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歌厅小姐突然失踪引出的杀人案

    2002年10月30日,四川省青神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案,说有一个叫余秀红的25岁女人在青神县城突然失踪,要求警方协助查找。据余秀红的父亲称,3年前余秀红从乐山到青神县在某歌厅打工,从本月21日开始,他们与余秀红失去了联系,家人从乐山赶到青神找了好几天,仍渺无音讯。

    余家人对此很担心,因为不久以前余秀红的三姐曾接到她的电话,电话大意是如果她遭遇不测,那肯定是徐建祥干的。据余父介绍,余每次回家,都有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电话,但女儿一直没有吐露她和这名男子的关系。从女儿口中得知,这名男子叫徐建祥,是青神县教育局副局长。余秀红曾在家里给纪检部门写过两页东西,反映徐建祥的生活作风问题,但检举信最终没有寄出。余秀红失踪后,其家里人预感到事情不妙,同时觉得徐建祥有很大嫌疑。

    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成立了以王元洪副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但此案只有“失踪”报案,并无任何其它线索,侦破工作犹如大海捞针,无从下手。根据家属提供的情况和社会上有关徐建祥与歌厅小姐余秀红关系暧昧的传闻,经过19天的艰难侦查,警方最终锁定徐建祥有重大嫌疑。但因此案涉及县教育局的主要领导,县公安局分别向眉山市委、市政府、青神县委、县政府汇报了情况,上述部门领导均对此案作出批示。11月21日,县公安局依法传唤徐建祥,并于23日将其刑事拘留。 

    但警方只掌握了徐建祥的作案动机,却找不到作案现场和失踪的余秀红。而徐建祥当了10年的中学校长,任教育局副局长也有3年,社会阅历丰富,文化程度较高,熟悉政策和法律法规。被刑拘后,他一直守口如瓶,拒不交代,案件侦破至此陷入僵局。

    “必须找到余秀红!”警方断定,只有找到了余秀红,才能攻破徐建祥的心理防线。专案组奔赴成都、凉山、泸州、南充、乐山等地,行程数千里,走访群众100多人,掌握了大量线索,最终在青神县翁家乡四村五社黑林冲的荒山中找到了余秀红已经腐烂的尸体。面对如山铁证,一直负隅顽抗的徐建祥彻底崩溃了。

    徐建祥交代,10月21日上午9时许,两人发生感情纠葛,余秀红威胁要让他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他便赶到余秀红的出租房中,在与余某发生争吵时,余秀红伸手掐他,他一拳将余秀红打倒在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余秀红死后,徐建祥叫来本局教育科的张泽云,两人将余秀红的尸体装进电视机箱,用摩托车于当晚冒雨将尸体拉到黑林冲的荒山中掩埋。

    阴暗歌舞厅里的一段畸形恋情

    徐建祥今年45岁,出身贫困市民家庭。他16岁当代课教师,19岁考取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至青神县一所乡下中学教书。徐建祥一步一步升为当地教育局副局长,绝非偶然。他多次被评为市、县优秀教师、校长等荣誉称号,还连续三年获得教育管理奖,1998年由中学校长提拔为青神县教育局分管业务的副局长。当副局长后,两次被评为一等奖。在青神县教育界,徐建祥被公认为在工作方面非常出色,特别是在高中教学管理方面颇有建树,甚至连跟他一向不合的教育局某局长也不得不承认,徐建祥是位很好的教育管理人才。

    但徐建祥担任领导职务后,经常出入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寻欢作乐,生活开始糜烂腐朽。但他是这样解释其堕落过程:自己当初出入娱乐场所唱歌进包厢找小姐,都是“工作需要”,当领导的各方面“应酬太多”。

    徐建祥最初认识余秀红,是在青神县城一家卡拉OK厅,当时是1999年10月。余秀红只有22岁,中专毕业,谈吐气质与徐建祥平时接触的坐台小姐大不一样,再加上年轻漂亮,一副清纯可人的模样,令徐建祥十分着迷。双方一见面就像多年的老朋友,谈得很投机。徐建祥后来狡辩说:“我觉得像她这样有文化的人不应该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和她来往,是为了挽救她,帮她跳出火坑。”徐建祥一直认为他包养坐台小姐余秀红是在“做好事”。

    很快,徐建祥和余秀红便建立了“恋爱关系”,两人经常在余的出租房内幽会。正当徐建祥闭目享受着“甜蜜”的爱情时,余秀红已不满足偷偷过日子的生活,她要名正言顺,于是要求和徐建祥结婚,而这一点是徐建祥无论如何也不敢面对的,因为他担心包养坐台小姐一事一旦张扬出去,将会严重损害他的大好前途。因此自2002年4月以来,两人的关系迅速恶化。徐建祥说,余秀红竟然多次以向纪委检举揭发相威胁,要他与妻子离婚。最不能让他容忍的是,2002年6月中考前一天,他正在下面一考场检查工作,余秀红竟赶来大吵大闹,令他颜面扫尽。之后,她又多次跑到徐建祥的单位、出差地点和家里大闹。

    2002年5月,余秀红找徐建祥“谈判”,徐建祥做出信誓旦旦的样子,当场写了张“保证书”:“今年暑假我跟我老婆王XX离婚”。9月份,余秀红见徐建祥并没有履约和妻子离婚,便要求徐建祥补偿自己的青春损失费。此时的徐建祥在小情人面前仍然表现得一如以往的大气,不假思索大笔一挥,写下一张欠条:“今借到余秀红现金柒万元整,于2002年9月前归还贰万元,其余伍万元于2002年底还清。”之后,徐建祥向朋友借了2万元给余秀红,想以此了断这段“风流冤孽”,但剩下5万元迟迟没筹齐。据法院调查,为了彻底摆脱余秀红的纠缠,徐建祥遂起杀人恶念,将余秀红活活掐死。

    徐建祥杀人一事败露后,许多认识他的人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因为从日常工作看,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挺不错的领导”。然而,正是由于他放松了自己的“八小时以外”,逐步走上了腐化堕落的道路。从徐建祥腐化堕落的轨迹中给人以警示:作为一名共产党人、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要增强拒腐防变的能力,反腐警钟必须长鸣。(新华社成都4月15日电)


来源:新华社 2003年4月15日
相关新闻
 清晨,少年死在学校操场上!
 杀“二奶”被判死刑 局长悔未管好八小时外
 全国优秀教师田沛发被追杀案主犯被处决
 成都某大学发生疑案 29岁女硕士裸尸实验室
 “禽兽教师”没人性 十年内三省连杀三妻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