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法网内外 2003年4月27日11:48


新华视点:揭开“万人传销”之谜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杨建华 赵东辉

    

    今年春节过后,来自全国16个省、区、市的打工者蜂拥至广东普宁市云落镇从事传销活动,人数聚集最多时竟达1.5万人。传销头目甚至挟持为数不少的传销人员遁入深山,据山为寨。当前,经过普宁市的打击清理,一批传销头目被擒获,绝大部分传销人员已陆续离开普宁。 

    然而,早在1998年就被国家明令取缔的传销活动,何以具有如此“魔力”,以至一些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金字塔形的“传人传销” 

    一些传销人员称,他们所在的公司叫“广东盛怡国际有限公司”,从事“特许经营、网络连锁”,销售的是广州一家制药厂的产品。而所谓这家公司,其实早在4年前就被注销。 

    新来人员,只要交纳3200元“会费”,就能成为“会员”,然后从被称作“自选组合套装”的日用品中挑出一套,大多是西服、化妆品、螺旋藻之类的东西,价值约在200元以下。这些物品均不用于销售,而是自用,传销者称之为“体验产品”,享受“新生活”。 

    如果有人交不起“会费”,也可以交纳50元的报名费,列为培养对象。但只有“会员”才可以拥有听高级班课程、发展“下线”、见上司的权力。 

    传销者自下而上分为见习业务员、正式业务员、主任、经理、老总、大老总等6个人级别,呈金字塔形结构。各级别之间均为单线联系,刚加入的成员是见习业务员。从见习业务员到老总等5个级别,分别发展“下线”2名、10名、70名、398名、500名便可以相应地晋升到上一个级别。每发展一名“会员”,介绍人可以分得480元业务费。而处于介绍人“上线”的主任、经理、老总、大老总等4个级别,则可以分别分得270元、240元、90元、30元,剩余的款项则逐级上缴。 

    普宁市公安局的一位同志说:“这不同于早期的“商品传销”,实际上是‘传人传销’,传销组织没有任何产品销售,各级别传销人员所得的钱款是瓜分新加入人员上缴的‘会费’。” 

    早在去年7月,普宁一批传销头目被抓获,但仍有部分顽固分子分成小股,进入云落镇周边的深山老林隐蔽起来。 

    这些人在山上搭立寮棚,美其名曰“户外活动”,实则在观望政府打击行动何时结束,并等待时机呼朋引伴。果然,随着春节后民工潮入粤,他们便通过电话联系其亲戚、朋友、熟人,谎称“云落镇正在搞开发,每月工资2000多元”,骗取了成千上万的人来到这个偏僻山区小镇。 

    一时间,平时冷清的小镇热闹起来。云落村、下埔寮村、中央寨村、云楼村、大池村、榕树埔村等村庄人满为患,人数最多时竟然有1.5万人,收取的业务费则高达300万元。 

    今年2月底,普宁市捣毁了设在山上的8个传销集结窝点。记者跟随执法人员进山看到,帐篷连绵数十米,到处是肮脏的被褥、衣服以及煤气炉具、桌椅、水桶等,杯盘碗碟散落一地,发出一股难闻的馊味。 

    拉人下水的“魔力” 

    来自四川泸州的一位姓徐的农民,在同乡的欺骗下,今年正月初一和老婆一起来到云落镇。他说:“我们约8人组成一个‘家’,租用一个出租屋,在一起住宿、吃饭,每个‘家’都有一个‘家长’,一般由业绩好的人担任。” 

    他向记者描绘在“家”生活的一天: 

    5∶30-7∶00,听课,“会员”听开“线”技巧课,报名者或想加入而暂时没有弄到钱的,则听一些个体户、房地产商发迹的课。 

    8∶00-11∶00,抄资料。所有人的资料基本一致,长达五、六万字,是入会的唯一培训材料,讲述发展“会员”的技巧,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有关人性和“新生活”的叙述。 

    14∶00-16∶30,“家长”带新来的人或成员走“家”庭,认识老乡,拉家常。 

    18∶00,打电话骗人。一般的工厂这时候已经下班,向同宗、同亲、同乡、同学、同事打电话,先亲后友,时间为3分钟。第一分钟问好和了解对方情况,第二分钟叙旧和谈未来人生,第三分钟告诉对方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可以赚大钱,但要吊胃口。 

    晚上,自由活动,逢周六、周日则举办舞会或“开心一刻”晚会。 

    每个“家”订有“家庭制度”,其中都有一条:不许看报纸、电视、听收音机,没事时看资料、背笔记。“家”的生活费用,实行按人头均摊的办法。不同的“家”,每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从1元到5元不等,钱多吃好,钱少吃差。而有些拉不到人入伙的,常常一天不吃饭,或者由介绍人垫付生活费,吃一点青菜、稀饭。 

    记者翻阅了一名姓蔡的川籍传销人员的“听课日记”,其中这样写道:“经过讲师教育,我体会到我是重新来到这个世界,我出生在葡萄园中,我要品尝葡萄的美味,新生命在我心中萌芽。” 

    而如何实现所谓“另一个生命”呢?“讲师”教的技巧是:偷,偷光老朋友的办法;看,多看有利我们发展的资料;榨,榨干老朋友的方法。“讲师”还开导,“要从几种人身上开‘线’:大老板的老婆、官太太、总经理的助理、高级文秘;有充足时间,闲的发慌的人;负债累累的人;胆子特别大、在社会上混的人;怀才不遇、对社会不满的人……” 

    一方面,部分传销人员整天默写、背诵“讲师”的“讲义”,以至走火入魔,精神恍惚。另一方面,传销组织还用暴力手段对传销人员实施控制,成立专门的“执法队”,对发觉上当想离开的人进行殴打。 

    依附而生的“传销经济链” 

    云落本是粤东地区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山区小镇,传销之所以能在此“落地生根”,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位同志分析说:一是当前城市的打击力度加大,传销者向村镇或城乡结合部转移。二是村镇的生活成本较低,便于传销人员“艰苦创业”,而且村镇群众对传销的危害性认识不足,便于其发展蔓延。 

    大池村下属的自然村南湖村有村民100多人,但今年春节过后,一下子就来了50多名传销人员,村里“活”了起来,小卖部生意红火了,地里的菜好卖了,就连几户农民新装的电话也叫个不停。有的农户,甚至将这些来历不明的外地人,叫作“财神爷”。 

    而经过镇中心的324国道,沿道路两旁的楼房也大部分出租给传销人员,高峰期人数超过1000人。这些人的吃喝拉撒,也带旺了这条大道。 

    据一些传销人员称,当地农民不管是否知晓传销,基本无人加入,但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却从来不说传销的坏话。有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打听传销的一些事情,一些农民甚至旁敲侧击鼓励他们加入。 

    一些村干部对发生在身边的非法传销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上面不追查,就得过且过,姑息迁就。而少数村干部则暗中和传销头目相勾结,积极为其提供场所。每当政府组织清查时,这些干部情绪抵触,不但不配合,反而在暗中为传销者通风报信。 

    当前,虽然大部分传销人员已离开普宁,但如果查禁机制不完善,传销人员流出地所在政府部门不在其流出之前予以教育或告知,谁又能保证他们不卷土重来?(新华网广州4月27日电)


来源:新华网 2003年4月27日
(责任编辑:徐冬梅)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