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当日新闻集粹
爱车酷族 欢乐天地
追逐体育 追逐英雄

人民网主站>>社会>>世象百态 2003年04月28日12:35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问死因连遭碰壁

官凯 司旋

  大学毕业生命丧收容所一个多月,死因仍广受质疑

    亲人借债奔赴广州数日难讨说法,终得到法律援助 

    新闻回放

    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

    3月17日晚10点,27岁的孙志刚像往常一样出门去上网。但因无暂住证,在其后的三天中,他经历了此前不曾去过的三个地方:广州黄村街派出所、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和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这三天,孙志刚究竟遭遇了什么,他已不能告诉亲人了。最后有关他的消息是:3月20日,孙志刚死于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孙志刚之死一时在当地众说纷纭,其中大多的声音是对死因的质疑。4月18日,当地有关部门的尸检结果表明,事主死前72小时曾遭毒打。谁毒打了孙志刚?目前仍无官方结果出来,但之后,当地法院及检察院的有关人士均表示,公安人员在侦查取证时可能采取了暴力手段。

    与此同时,当地两位律师找到孙志刚家属,并表示将为其提供无偿法律援助。但从未经历如此官司的孙志刚家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多了一分无奈。事后得知,他们在广州已多次碰壁。

    为保留证据,孙志刚的尸体躺在殡仪馆里已经一个月了。但当地人对此事的议论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长而变淡,与此同时,一些法律人士也对此案发表了看法,并给家属提供了一些建议。而一些内幕也随之浮出水面。此刻,无偿提供法律援助的两位律师也正和孙志刚的家人一道在为案件忙碌着,如不出意外,此案进入法律程序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孙志刚家属赶到广州后便开始了奔波,记者直到近期才采访到孙志刚的父亲、弟弟及舅舅,采访中得知,因为孙志刚母亲的身体这些年已很虚弱,为了怕她伤心过度出现意外,家人至今仍没有告诉她儿子的死讯。

    -星夜上车赶往广州边哭边奔向殡仪馆

    记者:你们是怎么知道孙志刚死讯的?

    孙父:是孙志刚的同学,3月20日,一个在武汉的女同学,她打电话到我们家说,孙志刚在广州出了点事。我问出什么事,她不想给我说,问孙志刚有没有弟弟妹妹。后来我说你给我说吧,我不怕。她就说孙志刚怎么被派出所抓去了,又送到收容站了,现在死了。

    孙弟:我在武汉上班,哥哥的熟人成先生打电话给我,问我和孙志刚是什么关系,然后告诉我孙志刚死了,我不相信,后来我爸又打电话给我,说我哥出事了。

    孙父:晚上没有车了,我们就打车从黄冈赶到武汉,晚上上火车到广东。我在火车上哭个不停,有公安看见我,就问我怎么回事,并对我说不会的,如果真是你儿子死了,公安会打电话通知你的,怎么会由同学打电话?

    孙弟:快12点我们到了广州,成先生和

    他的几个同学接着我们后就打的到殡仪馆去认尸,把情况说了一下,我们就边哭边到殡仪馆去了。

    -家人四处寻找援助许多律师不敢接案

    记者:之后呢?商量没商量之后怎么办呢?

    孙弟:我们当时都太伤心了,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尸体一认,人都傻了。当时来了五六个人,没有地方睡,就在成先生家里打个地铺。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有的说在老家请律师,有的说在这里请律师,我们问了一些律师,他们都不敢接。后来我们就去派出所,检察院,公安分局,整天到处跑。

    孙父:这里跑那里跑,推来推去的,搞不清楚怎么办?

    孙弟:后来写了材料,这里送那里送的。

    记者:你们找谁写的材料?

    孙弟:一个老乡,我们在外面吃饭,他问我们是黄冈的,我们说是,他说他也是湖北的,就说他是律师事务所的,聊了聊情况,后来他问了问主任,说不敢接,让我们给钱写写材料,我们说没钱了,只有三百,他说三百就三百吧,帮我们写了材料。

    -当时未想尸体解剖追问死因处处碰壁

    记者:当时为什么想起去公安局、检察院了?

    孙弟:我们想了解到底是怎么死的,到底是不是脑溢血,当时我们不了解法律,不知道怎么好,只写了一张纸的材料。当时还没想到尸体解剖。

    记者:这些部门给你们回答了吗?

    孙弟:有的就说不知道,有的让我们去找这里找那里。有的叫我们找法院,找检察院。市检察院说他们管不了,只对公不对私的。后来去了法院,法院说材料不收的,要诉状才行。

    孙舅:我们到了民政局,民政局一个人下来接待,收了份材料,说人死在医院里,让我们去找卫生局,我们又到了卫生局,卫生局没要材料,又把我们支到了什么医学会,让我们上那里去调查医院的情况。医学会的两个同志就告诉我们说要先做法医鉴定。就这样每天在外面跑,到处碰壁。

    记者:这么多部门都找了,都没有给明确答复,你们的感触怎样?

    孙舅:没办法,人生地不熟,只好回去让家里人在家乡请律师,问了四五个律师,都说这是跟政府打官司,都不敢接,找了五个,都不敢接。后来找到了一个律师,他说必须要先有尸体解剖才行。

    -法医鉴定凑钱完成各种花销超过万元

    记者:你们有没有灰心?

    孙弟:我们找了这么多部门,心灰意冷的,后来哥哥的同学给我们捎了钱过来,还经常来看我们。当时真的没有信心,想人就这样冤死了?

    记者:法医鉴定花了多少钱?

    孙弟:4000块钱。

    记者:这钱从哪里来的?

    孙舅:同学出的,亲戚凑的。来之后已经用了一两万了,都是同学亲戚借的。

    孙弟:因为我哥哥上学的钱也都是借的,还欠了几万块钱债,他刚毕业,也没有多少钱回去。他以前读书都是我在外面打工寄钱给他,我父亲是做木匠的,我妈在家里种地,没有钱。

    记者:你在外地做厨师,是吧?

    孙弟:我十四五岁就到外面做事,上到初二就不上了,因为他成绩比较可以,家里没条件(供两个人),就培养他,没让我读书。

    -母亲有病无法种地木匠父亲到处打工

    记者:为了让哥哥读书,你放弃了学业?

    孙弟:我在初二的时候就辍学了,哥哥成绩比我好,我到外面打工。

    记者:你做什么?

    孙弟:跟人家学厨师,开始每月有50元的工资,后来每月有150元,这个时候我每月寄给家里50到100元不等,那时哥哥上高中。

    记者:你们家每年有多少收入?

    孙父:家里有三亩田,前两年志刚的母亲种地,这几年她总流鼻血,一流就止不住,现在不能再下田了。我做木匠。但是年纪大了,揽不到什么活儿,只能做小工,打下手,每年能挣两三千。

    孙弟:我去年到武汉干厨师,每月有1000多元工资,之前在黄岗干,每月最多有500多。

    记者:孙志刚上大学的时候,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孙弟:当时全家都很骄傲,我还带了两个同事回家,摆了9桌酒席,村里的支书都来了,其他乡亲也都来了。哥哥是我们村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乡亲们还放了两场电影。家里人都特别高兴。

    -贷款支持儿子读书最希望是讨回公道

    记者:他的学费是不是让你们特别头疼?

    孙弟:开学的时候要交5000多元学费,亲戚来吃酒席的时候送了4000多元礼金,爸爸又找朋友借了2000元,总算凑够了钱。我和爸爸哥哥三个人一起去武汉给他报名,爸爸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哥哥,只留了回家的路费。

    孙父:我恨不得把兜里的每一分钱都留给他。以后开学,家里实在没钱,就向信用社贷款,开始只有三万多,因为还不上,利息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欠到了5万多。

    记者:家里欠了这么多钱,是不是压力很大?

    孙父:志刚每次回家都劝我不要急,说过几年他就会慢慢还清,去年回家还说以后要盖大房子,买小车让我坐,我听了心里特别高兴。他在出事前几天的3月14日还从广州给家里打电话,说他找到了工作,等一发工资就往家里寄钱。

    记者:你们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孙弟: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讨回公道,查清过程,找到并惩罚打他的凶手,哥哥不能冤死。还有就是要对方赔偿经济损失。

    -法律人士现身说法建议到检察院报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对记者表示:此次派出所的收容行为肯定是不合乎有关规定的。此外,不管孙志刚是被谁打死的,又或者是病死的,公安机关均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应该进行赔偿。

    广东省检察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检察官认为:此事已涉嫌刑事犯罪,应由出事地方的检察院的法纪部门管,因为很可能涉及公安人员违法犯罪。法纪部门是专门侦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乱纪犯罪行为的。

    假如这个案件由公安机关直接侦查的话,一来可能“老子管儿子”力度不够,二来受害人家属可能不服。所以建议孙志刚的家属加紧到检察机关报案,并一定要保留尸体作证据。

    -律师提供免费帮助有些事实还需认定

    目前,广东省大同律师事务所钟云洁律师和广东执正律师事务所张义律师正在为孙志刚家属提供无偿法律援助。

    钟云洁律师表示,看到报道时,首先感到十分的痛心和愤怒。但作为律师,更多的是关注更深层面的问题,比如如何就事情本身作出补救,依法惩处凶手和给被害者家属更多的补偿和安慰等。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呼吁有关部门避免同一悲剧的再次发生,这是相关部门和人员,甚至是全社会都应思考和努力的地方。

    针对这一事件,钟云洁律师认为该事件中违法的地方很多。首先,孙志刚不符合收容却被收容,符合保释条件却不被保释等已经违法。其他违法事实,尤其是刑事方面的事实需要经过人民法院的判决才能最终认定,如非法拘禁、过失杀人、故意伤害致死等罪名。

    钟云洁律师了解到孙志刚的家庭经济情况以后,表示将无偿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并将提供本案所要交纳的包括路费等费用。在具体的操作上,他们会建议和协助受害者家属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直接向检察院报案或申诉,要求依法惩处凶手,并追究有关当事人的责任;然后通过提请国家赔偿给受害者家属适当的经济补偿。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无暂住证被收容3日后死亡 大学生命丧广州
孙志刚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