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当日新闻集粹
爱车酷族 欢乐天地
追逐体育 追逐英雄

人民网主站>>社会>>世象百态 2003年05月14日08:50


北京陪聊公司批发应召女郎 大学女生在其中

王阳

  5月8日,崇文区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北京目前最大的小时工公司组织卖淫案。金某夫妇组织众多卖淫人员,以提供女大学生陪聊为名公开招揽嫖娼业务,并先后将众多意志不坚的人员拉下水。40岁的金某以组织卖淫罪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其妻子严某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陪聊公司提供应召服务

    2002年1月,金某夫妇在崇文区永内东街2号一写字楼内开设了北京鑫展信息咨询中心。此后不久,该中心长期在北京多家杂志和报纸上刊出“招聘气质优雅女大学生”并提供“女大学生计时陪聊”的广告。

    去年9月7日,崇文区警方巡逻时发现一对蹊跷的男女关系暧昧。民警跟踪一段时间后,发现两人进入一居民小区单元房内。大约1小时后,该女子将此中年男子送出。民警上前盘查,发现两人有卖淫嫖娼嫌疑。

    该女子随后交待,自己系北京鑫展信息咨询中心的计时陪聊人员,该中心以提供陪聊为名,组织许多卖淫人员对外提供特殊服务。金某夫妇落网后,崔某、田某等11名在该中心登记在册的女“计时服务员”很快被查获。此后几天内,警方又查证了15名寻求特殊服务的嫖娼人员。

    到案后,金某交待,他将一些愿意提供特殊服务的卖淫人员登记造册,然后以提供计时服务的名义,将上述人员调配给找上门来的客户。每为卖淫小姐成功介绍3次卖淫信息者,收取100元费用。

    招聘广告中,金某开出的标准是,“三十岁以下的女性,敢于向自我挑战”。对自我挑战的定义,金某解释为“能满足客人的各种要求,并自愿提供特殊服务”。

    在金某公司工作的计时小姐有30多名,大多数是流动人员。金某自己也承认:“很多来应聘的小姐,我一看就知道是干那个的。”有了应召女郎,金某的公司生意红火,很多人通过电话直接订货,不少人多次光顾。截至案发时,金某交待,自己先后收取了近3万元的提成费用。

    警方还发现,金某与多名女“计时服务人员”有暧昧关系。在查实当事人是否自愿时,有人表示,自己受到了金某的“威胁”。她们这样解释“威胁”的含义,金某曾经扬言如不发生关系,就不为其介绍新客户。

    女大学生应召次日被抓

    审查中,有关部门发现,查获的11名女“计时陪聊人员”中,绝大多数为20岁左右,年纪最大的一位只有33岁。这些人多数为外地来京人员,由于学历不高,这些人均在北京各小公司做低级文员。

    在这11名卖淫人员和15名嫖娼人员中,有部分疑为职业性交易人员,但也有很多被金某拖下水者。

    去年9月7日,本市某著名大学在校生赵某在其从业的第二天被警方抓获的。赵某交待,由于家境贫寒,她大学期间的生活费一直都是自筹。9月初,她在报纸上看到了金某公司的招聘启事。前来应聘时,金某直接表示,该公司的计时服务面对的都是“高层人士,工作中要积极主动,听从客户的一切安排”。

    犹豫后,赵某接受了这个工作条件。9月6日,金某电话通知赵某,“在北京某小区内,有一位客人点名要女大学生,所以安排你去”。赵某打的赶到该小区,订购人某公司经理将其带进自己居住的房间。当夜,赵某留宿客户家中,以500元代价为客户提供了特殊服务。

    案发后,赵某一再表示,自己没想到社会上的人会这样的坏。但是次日,警方在抓获金某后,安排金某通知赵某有新客人需要接待时,赵某应约而来。

    警方查获的一田姓女子曾充当金某公司的文员。2002年年初,她来到金某公司工作。上班后,她很快就发现了同事赚钱的奥秘。不久,自述为了能够赚钱续完自己的大专学历,看惯了此类事情的她主动向金某请缨,要求为自己介绍一些“花钱大方”的客户。警方后来查实,仅田某一人,就在金某的组织下,先后12次卖淫。

    被判公司绝非最后一个

    被查获的15名嫖娼人员身份复杂,有知名企业的总经理、高级证券从业人员、工程师、机关干部、文艺从业者等。

    某证券行业投资经理张某案发后交待,自己是一时糊涂。起初,只身留守北京的他非常寂寞。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金某刊登的广告。约谈了3次后,在陪聊小姐的多方暗示下,他开始对性问题“大彻大悟”。此后,张某多次向金某订购计时服务,成为了金某打折优待的常客。

    涉案人员中最年轻的张某才19岁,案发时,他再过一年就大学毕业。看到广告后,他将28岁的陪聊小姐李某约至家中,原本想谈谈人生的他,在“陪聊”小姐面前,很快意志瓦解。张某事后交代,那天,他们聊得很投机。在什么都敢聊的李某面前,双方很快步入正题。当晚,李某以600元优惠价格留宿。次日清晨,张某特意下楼为李某买来早点并赠送了打车费用。或许正是这些给小姐留下了深刻印象,案发很久以后,李某才向警方交代赵某之事。

    在查获的嫖客中,多为以真实姓名联络的所谓成功人士。有关人士分析说,这跟这些人不是职业的性交易买卖者有关,经常性的性交易者都不会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一个专业的法律解释是,他们是临时起意的“犯罪”。某知名公司的总经理后悔不已,他对检察官表示:“鬼都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自己那天居然会电话招妓。”

    崇文区检察院张建刚介绍,涉案人员大多数表示,拨打金某公司的电话时,原本只是非常寂寞,想要一个简单的陪聊服务,但在小姐上门后,自己的意志很快被瓦解。

    据了解,原被学校列为预备党员的赵某被处以15日拘留后,痛失毕业证退学回家。某知名公司的总经理案发后虽被公司保释,但很快从该公司消失。

    采访结束时,很多办案人员均表示,不知道金某是否算是北京第一个开办此类公司的人,但他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京华时报  2003年05月14日
今日曝光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