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2年12月19日14:52


谁是“处女嫖娼案”的幕后凶手

束学山

    

  近日,记者以《“处女嫖娼案”河北再版》为题,报道了河北发生的一起令国人耻辱的“处女嫖娼案”。河北省行唐县南翟营派出所办案人员王银海、赵国利、赵增光、高建红四人以“涉嫌卖淫罪”对南翟营乡吴磁沟村19岁的姑娘吴小玲“以极其卑鄙下流的手段”进行毒打和折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82个小时,被迫供出嫖娼者之后才将其放行。吴先后两次到县中医院和省法医门诊作鉴定,结果是“处女膜完整”。于是,吴给行唐县政法委写信控告上述四人的“非法拘禁、侮辱罪和刑讯逼供罪”。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吴竟被行唐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诬告陷害罪”逮捕!原来这封信由县政法委转到县公安局,后者对吴的控告立案侦查,之后将吴刑事拘留,公安局提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吴,最后这位控诉者竟然真的被再次逮捕了!

    无耻啊!

    一次次发生这样的无耻之事,让我愤怒!这是为什么?这决不是第一起了,最早见于报端的是2001年初陕西麻旦旦“处女嫖娼案”,今年春夏之交再曝江苏盐城金磊案和河南新安“处女卖淫案”。而没有公开报道出来的又有多少!去年我所在的城市也发生过类似事件,一家媒体记者得知该市某地经常发生恋爱的情人被联防队员以“涉嫌卖淫嫖娼”罪拷打勒索的事,就以情人的身份到该地卧底,当晚竟真的被联防队的人抓住拷问勒索,要不是报社领导及时赶到,还不知会发怎样的事,然而,由于方方面面的压制,此事却不能报道!一家媒体的记者的权力都难以维护,更何谈像麻旦旦、吴小玲这样生活在底层的弱势者!

    我们不竟要问,“处女嫖娼案”的幕后凶手是谁?是谁为这四名公安人员壮胆,使他们生有如此虎豹豺狼之心!

    是县公安局吗?没有他们的“英明领导”,派出所会是这个样子吗?而且,县公安局在接到吴的控诉信之后,无视医院和法医的鉴定,非但没有对肇事者立案侦察,反而对吴进行刑事拘留,让含冤者再次蒙冤!

    是县人民检察院吗?当县公安局提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吴时,检察院不“检察”,只要是公安机关“提请”就批准逮捕,如此“官官相护”,让人心生人民检察院的“人民”在哪里的疑问。

    是县政法委吗?对于这样一起严重侵害公民权力的违法之事,县政法委却将吴的信轻易地给了县公安局,而且当县公安局再次将吴逮捕之后,他们却知之不闻!是他们的正义之心丧失了吗?是他们的法律意识淡漠了吗?如果是县委书记的女儿遭此不幸,又是怎样的结果呢?

    作为国家公检机关,对人民、百姓的生命和尊严达到了何等漠视的程度!是什么样的毒素使他们丧失了基本的法律意识?是手中的权力。他们有这种权力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地把权力变成资本,寻找或榨取价值,使权力在寻租中增值。权力的寻租从来都是不是伸向上级的而是伸向下级,伸向人民。因为权力来源不是人民授予的,而是上级机关,是上级领导。谁授予就对谁负责,谁无权授予,就不对谁负责!真所谓“吃谁的饭,就听谁的话;拿谁的钱,就替谁办事”。在这样的权力“任命”或移交中,人民公安机关和人民检察机关前面所冠以的“人民”便被置换了,被遗弃了。没有上级的允许或者是上级政策,王银海四人能如此丧失人性吗?当吴的控告信被转到县公安局时,如果不是部门利益,县公安局能袒护一个派出所吗?这种权力产生的方式便形成权力共谋和利益共享的“一荣共荣,一损俱损”的共同体,而作为共同体之外的吴小玲这样的百姓只有被侮辱被损害的“自由”了。

    不解决这些执法者的权力来源问题,“处女嫖娼案”将还会被复制、被克隆出形形色色的“版本”来。 

    中国经济时报  2002/12/16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