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2年12月19日15:00


谁来洗刷无辜“嫖客”背负的恶名?

谢志伟

    

  发生在河北行唐的“处女卖淫案”经媒体披露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人们在谴责办理这起荒唐案件的南翟营派出所阴暗行径的同时,也对受害人吴小玲的遭遇给予了深深同情。通常来说,没有嫖客构不成卖淫事实。在这起子虚乌有的“卖淫案”中,同样值得同情的还有那些无端背上“嫖客”黑锅的人,因为他们和吴小玲一样,既是被诬陷对象,同时也是直接受害者。    

    为免遭刑讯逼供,吴小玲在“坦白”案情时曾违心“供述”了9名“嫖客”的名字(后据检察机关查实,这些“嫖客”有的和吴小玲根本不认识,有的是吴小玲胡乱编造的名字)。当然,随着吴小玲“罪名”的解脱,罩在他们身上的“嫖客”阴影也随之驱散。从表面上看,只要案情水落石出就能为他们挽回清白的名誉,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清白”却是残缺不全的,并不足以弥补受害人遭受的种种创伤。因为,在这一事件中,除了吴小玲外,没有任何人向这些受害者赔礼道歉,补偿损失。 

    很难想像“莫须有”的罪名将会把一个正常人逼向怎样的绝境。事实上,在这起“处女卖淫案”中,有几位“涉案人”先后被逼上“逃亡”之路。据12月10日《生活时报》报道,被指为“嫖客”的赵秋海事发时正在家中看电视,被派出所叫去后不仅尝过戴手铐的滋味,还面临着父母埋怨、妻子闹离婚的家庭危机。因担心办案人员还来找麻烦,赵秋海索性离开家门,远走郑州避风头。 

    另一个受害人王秋良在交了2000元“罚款”后才被放回,本以为没事了,但没过多久,有电话让他去县公安局刑警队一趟。也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王秋良担心再像上次被铐起来,就躲了起来。有着副局长职务的于国斌成为“嫖客”后,也因听说了其他几位“嫖客”的遭遇而东躲西藏,直到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对有关办案人员以涉嫌非法拘禁罪立案侦查时,才敢回到单位上班。 

    很显然,对于受害者而言,只要冤情未得到洗刷,这种噩梦似的“惊弓之鸟”生活就不会结束。让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只有同样作为受害人的吴小玲在获得自由后,主动向这些因为她的“过错”而连累被罚的无辜者认错致歉,并给赵秋海写下了5000元的赔偿保证书,而冤案的始作俑者包括其上级主管部门却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举措呢?难道是因为执法机关的颜面过于尊贵,还是根本就没把此类“无关痛痒”的“小民小案”当回事?! 

    也许,在某些执法者眼中,这些“嫖客”们选择的“逃亡”方式正好侧面验证了其办案的“公正”:既然本身是清白无辜的,又何必如此心惊胆战、东躲西藏呢?可是,在当事人眼里,担负着保一方平安神圣职责的“保护神”们,正逆转成让人谈之色变的畏惧对象。原本,“保护神”是和人民群众心连心的,他们应该备受信赖,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对无端成为“嫖客”的受害人来说,他们只想尽快恢复平静的生活,但是,法律决不允许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从这个意义上说,该是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并抚慰无辜受害人心灵的时候了!

    中国青年报 2002-12-18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