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2月17日16:13


律师直面诚信危机

本刊记者 崔晓林

    

  近年来,少数律师在办案过程中,或蒙骗当事人,包打官司;或私自索取当事人费用,在办案过程中提供虚假证据,出具虚假法律意见书等。这些侵犯当事人利益的现象,使律师业的整体形象受到了严重损害,人们对律师的信任度开始下降,中国律师行业面临信用缺失的严峻考验

    他们西装革履,气宇轩昂;他们思维敏捷,目光如电。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他们奔走于法庭内外,他们是正义和力量的化身,他们是受冤蒙难者的救命稻草……

    他们的名字叫律师。 

    中国律师行业的蓬勃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加快了我国法制建设的步伐,越来越多的人们学会了使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与此同时,律师成了热门职业,其从业人数一路翻着跟头往上长。然而,再美妙动听的音乐,也会有不和谐音。随着律师参与犯罪案例的不断增多,律师的信用度在百姓的心目中大打折扣,当事人在寻求律师的帮助时内心充满了疑虑。中国律师业,这首本该十分优美雄壮的乐曲开始变得有些剌耳了。

     轮奸案背后的“猫腻”

     一个快乐的夏天,一个美丽的夜晚。离北京不远的一个郊县农村里,正在放映露天电影。

    看电影的人特别多,完全沉浸在银幕世界里的学生晓梅没有察觉到,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几双色迷迷的眼睛已经盯了她好久,一场灾难正悄悄地向她逼近。

    看完电影天就黑透了,晓梅和同伴小倩夹在散场的人群里往家走。这时,迎面走过来几个小青年,其中两个人和小倩很熟。经介绍,晓梅认识了这两个人,他们一个叫陈山,一个叫张羽。闲谈了几句之后,陈山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张羽家在邻村,他没有骑车,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借晓梅的自行车送张羽回家,然后再送晓梅回家。”单纯的晓梅爽快地同意了陈山的请求。

    然而到了张羽家,几个人不由分说,把晓梅推到了屋里。晓梅当时就吓哭了,她苦苦地哀求着,希望他们放她回家。但欲望的烈火已烧昏了陈山等人的头脑,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晓梅按倒在床上……晓梅被5个和她同龄的男子轮奸了。

    夜已经很深了,晓梅跌跌撞撞地进了家门,她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后来,其父母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经公安机关审讯,陈山、张羽等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陈山还交待了伙同吴某轮奸了另一少女小红的犯罪事实。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山强奸罪成立,判处陈山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其他被告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事情本该就这样结束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狱中的陈山突然提出了上诉。上诉书中,陈山推翻了原有供词,称晓梅和小红都是自愿的,其性质不属强奸。与此同时,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接到了被害少女小红的亲笔信。信中,她“诚恳”地告诉法官,自己和陈山两小无猜、感情深厚等等。心生疑窦的法官在进一步调查中还发现被害少女晓梅竟神秘地“失踪”了。

    一系列奇怪现象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高度警觉,他们四下郊县进行艰苦取证。晓梅的家人渐渐被检察官的真诚所打动,他们打消了顾虑,积极配合检察官的工作。失踪多日的晓梅在姐姐的陪同下主动来到检察院讲述实情,一起辩护人和被告人家长涉嫌伪造证据和妨害作证案浮出水面。 

    让我们先来认识两个人:宋福义,男,41岁,硕士研究生,原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于战飞,男,40岁,北京原某县某镇政府干部,法律工作者。二人均系此案辩护律师。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宋福义找到被害少女小红,“苦口婆心”地对小红说:“你和陈山是一个村的,又是同学,把他告进去,就把他毁了。这事又不是你先告发的,你能不能把口供改了,好多‘号里’的人,还有外边的人,还有好多挺痞的人,我都认识,以后谁要欺负你,你可以找我。”宋福义又让小红帮着找晓梅,劝晓梅也改口供。与此同时,两位大律师还给被告的家长“支招”,让其开着车,带着大米、食用油等来到晓梅家,让晓梅改口,并请晓梅出去避避“风头”。就这样,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晓梅就没有回过一次家。 

    两位大律师还伙同被告人家长逼迫受害少女小红在事先制作好的“笔录”上签字,称其和陈山感情很好等等。又采取威逼利诱等手段让晓梅在法庭上作证,称其自愿和被告人陈山发生性关系。同时,宋福义还单独会见了被告人陈山,亲自教授陈山在法庭上如何陈述。

    两位大律师和被害人家长忙活得满脑门子冒汗,他们共同导演的一出翻供好戏,将在法庭上正式上演。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晓梅却在法庭上当场戳穿了他们的把戏,一场辩护律师迫使受害人改变证词、伪造证据的闹剧就此真相大白。

    晓梅在法庭上说,他们给我和小倩租了房子,不让我回家。我害怕极了,怕他们对我的家人不利,答应改变原有陈述。 

    宋福义、于战飞作为辩护人本应依法执业,但其无视法律,采取威胁利诱的手段迫使证人改变证词,并伪造证据,其行为妨害了刑事诉讼的正常进行,已构成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 法院一审判处宋福义有期徒刑2年;判处于战飞有期徒刑1年6个月。(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文中部分当事人为化名。)

    200万诈骗案的帮凶   

    深圳市钧天律师事务所原律师许青风无视国法,采用欺骗等卑劣手段,帮助他人诈骗人民币200万元。日前,浙江省慈溪市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许青风有期徒刑5年。

    上海申港橡塑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叫俞仙桃,俞仙桃有个铁哥们叫徐凌云。一天,徐凌云来到了俞仙桃的办公室:“我有一条妙计,保证能弄到钱。”

    经密谋,2人以可以帮助融资200万美元为诱饵,骗取了浙江省余姚市一家公司的信任。他们以上海公司的名义与余姚公司签订了融资协议书,并要求余姚公司负责人携带200万元人民币汇票去深圳办理融资手续。这个时候,这场骗局的关键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深圳钧天律师事物所原律师许青风。

    徐凌云提前来到深圳,找到老相识许青风,要求他出面做“见证”,并代为保管银行汇票,诱使余姚方面将汇票交给俞仙桃。许青风应承了此事并收取徐凌云18000元港币的“见证费”。

    半个月后,俞仙桃、徐凌云及余姚公司负责人一起来到深圳,双方把汇票复印件和有关材料交给了许青风。“千万不要单方面把汇票交给俞仙桃啊!”余姚公司的负责人对许青风嘱咐道。“你就放心吧,这是法律,不是儿戏。”许青风振振有辞、百般应允。5天之后,余姚方将200万元人民币的汇票交给了许青风。第二天一大早,许青风就把汇票交给了俞仙桃。俞仙桃、徐凌云2人将200万元巨款还债并挥霍一空。

    许青风为了18000元港币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谁会毁掉律师界  “不拿刀枪的强盗,吃了原告吃被告”,这是民间流传的对一些律师的形容。此话虽然有些偏激,但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律师行业的确存在“害群之马”。据一位专家分析,目前律师界存在五大不正常现象,严重败坏了律师的声誉,制约了中国律师业的发展。一是收费问题。不仅收费过高,而且巧立名目收费。二是服务质量问题。接案后既不阅卷,也不调查,开庭马虎应付了事。三是违法犯罪问题。妨害作证、行贿以及教唆当事人作伪证、行贿等。四是职业道德问题。一些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之间竞相压价、相互诋毁,对当事人作出不负责任的“三包”承诺:“包胜诉、包放人、包无罪”。五是律师事务所内部管理及行为规范问题。默认甚至指派没有有效执业证人员以律师的名义接办案件。  司法部副部长段正坤在前不久召开的“2002·第二届中国律师论坛会”上特别强调: “律师既是诚信制度的维护者,又是诚信制度的实践者。律师必须以诚信作为安身立命之本和拓展业务之源。建立和完善律师信用体系,是中国律师业长远发展的必备基石。”

    《时代潮》 (2003年第二期(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