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3月05日11:08


政协委员:发黄色短信应视为传播淫秽物品定罪
    

  政协委员王翔提交了《关于利用手机发黄色短信应视为传播淫秽物品定罪的建议案》

    

    时下人们收发“黄色短信”似乎成了一种潮流,尽管一些人对此“津津乐道”,但如果任由其发展,势必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利用手机信息进行促销、发布虚假信息等做法,是我国信息化推行过程中的一个误区。

    精彩建议

    将利用手机发送黄色和违法活动短信的行为视为传播淫秽物品罪,以确保人民群众正常、健康的社会生活秩序。   在相关的法律法规未出台前,应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走私、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对向多人发布黄色不法短信且情节严重的人予以定罪。

    北京讯 (特派记者 廖卓斌 成小珍) 时下,手机经常出现的“黄色短信”令市民十分讨厌。如何管住“黄色短信”,来自江西的政协委员王翔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利用手机发黄色短信应视为传播淫秽物品定罪的建议案》,希望通过立法对向多人发布黄色不法短信且情节严重的人予以法律制裁。

    据了解,王翔委员当了11年的全国政协委员,他先后提交了80多份提案。今年正式实施的全国高考时间提前,就是他在1999年提交的提案。

    王翔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时下人们收发“黄色短信”似乎成了一种潮流。尽管一些人对这些信息“津津乐道”,但如果任由其发展,势必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因此,他认为,政府立法机构有必要重视这一现象,同时还应制定相关法规管住“黄色短信”。

    王翔委员认为,利用手机信息进行促销、发布虚假信息等扰乱人们正常生活的做法,是我国信息化推行过程中的一个误区。他表示,短信息本来对加强社会信息的快速传递是有好处的,但是,由于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缺少对发布短信息的有力监管,给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为此,王翔委员建议,应将利用手机发送黄色和违法活动短信的行为视为传播淫秽物品罪,以确保人民群众正常、健康的社会生活秩序。他还建议,在相关的法律、法规未出台之前,应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走私、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对向多人发布黄色不法短信且情节严重的人予以定罪惩罚。

    不雅短信供不应求

    大学生成专业写手

    本报广州讯 (记者 幸琦昕) 自从有了手机短信,人们之间的沟通方式变得丰富多彩、自由自在——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的时候、在上课不方便使用电话的时候,大家都可以利用短信进行沟通。而短信玩家就是这样“应运而生”,他们抱着各种各样的心态编制短信,发送给朋友或卖给网站,使一些短信在人群中广泛流传。

    毕业于广州某高校信息管理系的阿成,可谓对手机信息群发技术了如指掌。阿成对记者说,当时他为了便于求职,所以他买了一部手机。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为了能从同学和朋友处获得更多的求职信息,于是他便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开始研究短信的群发技术。有一次,阿成的一个朋友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笑话,阿成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便利用群发技术给所有他认识的朋友都发了一遍,结果几乎每一个收到这条信息的朋友都把这条信息转发给别人。一时之间,由阿成转发的短信笑话在学校和朋友间得到了广泛“流传”。

    阿成说,从那时开始,他就开始不断地把自己收集到的短信笑话转发给别人。慢慢地,他发现最能在朋友之间传播,而且流传时间最长的短信是那些黄色笑话短信。但是,要收集这类短信其实并不容易,于是阿成就萌生了自己撰写这类短信的想法。现在,阿成成了一个专业的短信“写手”,由于这类短信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阿成所撰写的一些不雅短信一直供不应求。

    当记者问及阿成,在撰写这些不雅短信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过会被追究责任时,阿成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有人是因为发送或撰写此类短信而受到惩罚,更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进行管理。阿成还告诉记者,他现在很有成就感,每次走在大街上,他都会留意别人是否在传发他所撰写的短信。同时,阿成表示,他是不会写那些过于“露骨”的短信的,因为他始终是一个大学生,知道什么事情是不应该做的。

    短信原创难以追查 缺乏法规无法处理

    广州讯 (记者 何雪华) 昨天,记者就收发黄色短信的管理问题,采访了广东省公安厅的有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认为,黄色短信的泛滥,首先从饭局上、朋友间口口相传开始,它对社会的正常健康发展是有害的。也正因为它的口头传播性,其更新速度特别快,所以往往很难找出“原创者”,几乎没有查证的可能性。同时,每天全省的手机短信量十分巨大,从中找出黄色短信并追查原始发送者,这一工作量是无法完成的。现在,省公安厅网络安全监察部门也注意到,有不少人在互联网上制作或传播黄色短信,但限于目前还没有对这一行为作出定性和相应的处理法规,有关部门还不能对这些行为采取行动。

    据了解,对于利用国际互联网制作、复制、查阅、传播、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恐怖、教唆犯罪的,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等行为的,公安部机关可能给予警告,并没收违法所得;对个人可并处5000元以下的罚款,对单位可以并处1.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给予6个月内停止联网、停机整顿的处罚,必要时可以建议原发证、审批机构吊销经营许可证或者取消联网资格等。不过,该负责人表示,这些法规是否适用于网络黄色短信,还是要看全国“两会”对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建议或提案的答复后才能确定。

    新闻链接

    去年全国手机短信900亿条

    据了解,目前不法分子利用手机短信作案的方式主要有3种。一是以促销商品为名,或称机主中奖,待与之联系后便要求把钱汇到指定账户上,在收款后马上消失;二是从事卖淫、制作假证等违法活动;三是发布垃圾信息,骚扰消费者。据有关部门统计,去年全年全国手机短信业务量为900亿条,收入为90亿元。

    据新浪网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认为“黄色短信”是色情的人的比例是35.57%,认为不好说的比例是45.53%。认为对“黄色短信”的指责是正确的仅占19.10%,认为其不俗,很正常的占64.15%。

    不少市民表示,“黄色短信”流行也许不是洪水猛兽,但这种不良社会风气理应引起大家的警惕。所以,大家要自觉抵制这种“不正常、不健康”的风气,最好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让“黄色短信”完全失去市场;同时,有市民表示赞成对青少年远离“黄色短信”方面立下相关法规,但不赞成专门为禁止“黄色短信”的传播而立法。

    本报记者 幸琦昕

    严查网络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有关人士表示,他们将密切配合管理手机短信的相关法规的实施。作为监管部门,他们一直都与公安等部门保持密切配合,维护网络与信息安全。去年,省通管局就设立了一系列处理手机有害短信的制度和跨网间有害短信的处理流程,有效地遏制了手机有害短信息的发送数量。

    另一方面,通管局也针对有害短信息开展了清理整顿工作,对于手机短信息“发源地”之一的网站加强监督管理。例如,去年5月至11月,广东省通管局就与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开展了为期7个月的互联网有害信息专项清理整治活动,共检查互联网接入单位190多家(次)、互联网信息服务单位500多家(次),清除有害信息33万多条,依法关闭了288家无证或未备案的网站。

    定量抽查

    广东移动和广州联通有关人士均向记者表示,他们目前正在研究更好的办法,以便控制黄色等有害短信息通过其网络进行传播。目前,他们对危害国家安全的反动短信息是利用“字符”来鉴别的,例如将某些词语列入“非法字符串”的方式。不过,对于“黄色短信”却很难有相应的“词语”提供检测。

    据介绍,目前移动和联通对于一条同样的短信“群发”到多部手机,均会特别加强监控,当每小时同一短信发送超过一定数量时,他们便会对其进行抽查,了解短信内容是否违法,必要时会向公安部门通报。

    不过,作为网络运营商,广东移动和广州联通有关人士都表示,他们提供的只是手机短信息的一条“通道”,对其中的内容(尤其是“点对点”发送的短信),要对每一条都做到检测,暂时是不可能的。同时,对于网站等短信内容提供商,移动和联通也通过协议进行约束,一旦网站违法炮制、传播非法短信息,将受到相关处罚。

    尊重隐私

    在获悉有政协委员提出立法监控黄色手机短信息的消息后,电信业人士和市民在欢迎国家作出管制之余,也有人士提出不同意见。

    一名运营商内部的人士认为,事实上,按照现行法律,运营商对手机短信息的”过滤”、“抽查”是属于侵犯公民隐私或者通信自由的行为,就好像没有经过法定程序前,一般公民通电话,电信部门没有权力擅自监听、公民的信函邮政局也没有权力擅自拆开查看内容一样。因此,该人士认为,如若要出台法规,则必须有合法、可操作的程序,不能因为防止一部分手机用户受到骚扰,而侵犯了所有手机用户的通信自由和隐私。

    另外,也有市民认为,不应一棍子打死收发“黄色短信”的手机用户,将之列为“违法”。只要不是将其四处散播、骚扰别人,或妨碍公共安全,就应该区别对待。 伍健文 


来源:《信息时报》 2003年3月05日
(责任编辑:孙元)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