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3月11日09:27


住店遇害,宾馆可以免责?

晓亮 春风

    

    宾馆客房惊现命案 

    2000年2月29日下午,武汉市某宾馆的一服务员去618号客房打扫卫生时,看见一个男客人“睡”在地上。她急忙跑去告诉另外两位服务员。三人再一起进房一看,才发现那人身上、地上都是血!三人吓得赶快报警。警方很快查明死者是从广州来汉出差的50多岁的蒋某,他于2月28日上午登记住进了某宾馆618号客房。

    接到从武汉传来的噩耗后,受到巨大精神打击的蒋妻陈某便一病不起住进了广州铁路中心医院。死者的两个子女在痛苦万状中,还得强打起精神来安慰、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自此,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陷入了一种凄凉的境地。

    凶手王某:我选择了这家宾馆

    案发后,武汉警方立刻调兵遣将投入这起命案的侦破工作。通过技侦手段,警方锁定凶手是30多岁的湖北荆州人王某。同年8月10日,王某被缉拿归案,警方同时在王某的住处搜到了蒋某的通讯录。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王某当天即交代了犯罪事实。王某系荆江水瓶股份有限公司的冲压工,从1999年8月开始炒股,春节后炒股亏了,就想去宾馆找有钱人“搞”钱。因为其对武汉市的这家宾馆的环境比较熟悉——以前住过十多次,还有贵宾卡,所以王某在2000年2月28日上午住进了该宾馆,还买了个铁锤。当晚8时左右,王某给四五个房间打电话试探有无人,后从“猫眼”里看到对面618房间的蒋某样子很富有,便想着什么时候下手。

    次日早晨,王某在“猫眼”里观察618房间的动静后,于9时左右打电话给618房自称是武昌公安局的,要查身份,希望配合。于是,王某拿着铁锤进了618房间,拿一张证券操作卡晃了下说是公安局的。看了蒋某的身份证后,王某说要检查提包。在蒋某到电视柜中拿包时,王某趁机用铁锤猛击其后脑勺,蒋某拼命喊救命,王某又对其太阳穴打了7、8下致其死亡。随后,王某拿了蒋某的提包及床头柜上的诺基亚手机就跑了。

    后有服务员向警方证实,案发时听到二楼传出了呼救、惊叫声。

    法院:宾馆没有责任

    2001年1月19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作出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抢劫罪判处王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原告要求王某赔偿经济损失,但王某无赔偿能力,故不予赔偿。

    案发后,蒋妻及其子女便与某宾馆交涉赔偿事宜,但遭到宾馆拒绝。于是,他们向武汉市武昌区法院递交了人身损害赔偿的民事诉状,将某宾馆告上了法庭。三原告认为,蒋某住宿某宾馆期间,宾馆负有保障旅客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正是由于宾馆疏于管理,工作人员在听到蒋某的呼救后仍未及时加以救助,从而导致蒋某遇害,宾馆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以及死者生前扶养的人的生活费计37.9万元;交通、食宿、误工、医疗、护理费等计5.47万元;精神损失费10万元(共计53.37万元)。

    被告辩称,自己严格执行了相关管理规定,并采取了安全防范措施。至于王某采用实名登记住宿后实施杀人抢劫犯罪,这是宾馆的保安措施所不能控制、防范的。蒋某登记入住后,其租住房间的相关权利已经转移给蒋某。罪犯王某进入其房间,蒋某对此也有过错。再说,蒋某家属已向王某主张赔偿,只因王某无能力而不予赔偿,因此,宾馆不应对蒋某的遇害负责。

    武昌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蒋某、王某均以实名登记入住被告某宾馆,被告对王某蓄意抢劫杀人的动机无法预见,蒋某的死亡系王某的犯罪行为所致,其死亡结果与被告在法律上没有因果关系,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遂于2001年6月29日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三原告对此判决不服,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1年12月24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告:讨“说法”提出申诉

    在上诉被驳回后,蒋某的亲属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

    武汉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接上级指令负责承办此案,在调查过程中,某宾馆总经理告诉办案人员:“我们宾馆有电子监视系统,每层楼都有探头,还有保安,主要负责内部安全保卫;晚上有巡视制度,一小时一巡视。白天是做好门卫工作……”在进行相关调查后,武汉市检察院认为,蒋某登记住宿于某宾馆即与宾馆形成了住宿服务合同关系。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和住宿合同的性质,避免蒋的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犯就成为该合同的附随义务,无论某宾馆是否向蒋某出具口头或书面的安全承诺,合同的附随义务都随之产生并客观存在,宾馆有义务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保障蒋某的人身安全。

    但是,宾馆在蒋某遇害四个多小时后才发现这一情况,当班服务员在蒋被害时也不在岗位。宾馆虽装有电子监视系统,但没有及时发现蒋某被害,且事发当日宾馆工作人员已发现异常情况,但宾馆没有采取积极防范措施。这些事实足以证明某宾馆没有全面、认真地履行合同义务,在保障蒋某的人身安全上存有过错。因此,依据《民法通则》有关“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等规定,某宾馆应对蒋某的死亡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此外,根据公平原则,蒋某入住某宾馆后在宾馆内被害,即使宾馆没有过错,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2002年7月2日,武汉市检察院向湖北省检察院呈送了提请抗诉报告书。湖北省检察院于2002年8月7日以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为由,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其后,湖北省高院指令武汉市中院对此案予以再审。

    近日,武汉市中院再次开庭审理了此案,三名原告未出现在法庭上,代为出庭诉讼的是原告委托的两名律师。湖北省检察院指派武汉市检察院的检察人员出庭抗诉。目前,法庭尚未对此案作出再审判决。

    谁给宾馆上“安全阀”

    “宾至如归”——当你一跨进现代化的豪华宾馆(饭店)大厅,首先映入你眼帘的这则告示一定会给你以温馨、安全的感觉。

    出差来汉的四川成都一家公司的业务主管雷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工作性质,他一年中将近有半年时间出差在外,他最担心的就是住店的安全。身上带的这卡那卡、与客户已签好的合同书、笔记本电脑……当然,比财产安全更重要的是人身安全!

    沈阳游客张先生建议,有关职能部门应对宾馆、娱乐城等特业场所经常进行“微服私访”。对那些即使硬件达标,而安全防范措施却不到位的,就应责令停业整顿甚至吊销营业执照,以确保旅客的财产、人身安全。

    一位在公安特业部门供职的警员告诉记者:之所以规定旅店、宾馆行业必须经过特业审批才能取得营业资格,目的在于督促其具备保障旅客财产、人身安全所必须的硬件和软件。

    毫无疑义,保障旅客安全的确与公安部门的管理强度、法院的司法公正有关,但真正能够保障旅客财产、人身安全的,还是宾馆自己。只有宾馆真正为旅客的财产、人身安全着想,采取积极全面的安全措施,不断提高自己的服务质量,“宾至如归”也许就是一份真实的感受了。

    相关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公告》(2001年第2期)1998年8月23日,深圳王翰在入住的上海银河宾馆被犯罪人仝瑞宝(已执行枪决)杀害并劫走钱财。王翰的父母王利毅、张丽霞将“银河”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与精神损害。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宾馆没有失职,王翰的死亡结果与宾馆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遂认为原告以宾馆在管理工作中有过失为由要求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但“银河”约定“24小时的保安巡视,确保你的人身安全”的承诺未能兑现,则应承担违约责任。此外,虽然“银河”在王翰遇害过程中有一定的违约过失,但王翰之死系仝所为,故违约赔偿的数额应当参照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而定,遂判决“银河”赔偿原告8万元。后双方上诉,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检察日报》正义网 2003年3月11日
(责任编辑:孙元)


 
相关专题
 案例评析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