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3月13日13:03


年审注册费于法无据,律师拒付

肖智勇  刘亚涛

    

    【提要】:律师都知道,每年要到当地司法局年审,年审时要交注册费。全国12万律师,按人均2500元计算,每年就是3个亿。但是现在法院判决: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违法。

    2002年12月6日,河南洛阳市洛神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苏滨(后撤诉)、李午汜状告洛阳市司法局违法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行政诉讼案,终于有了结果:原告胜诉。

    洛阳市司法局不服,已经提起上诉。

    全国律师的一个羞答答的官司

    律师每年都要参加年审,同时被要求交一笔数额不低的年审注册费,没有注册的律师不能执业。全国12万律师,按注册费人均2500元计算,每年就是3个亿。

    李苏滨是第一个对司法行政部门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进行发难的律师。2001年6月,李苏滨交过当年的2500元律师年审注册费后,越琢磨越窝心,他认为,这笔费用的收取没有法律依据,收取的数额没有客观标准。于是,同年11月10日,他一纸诉状递到洛阳市西工区法院,状告洛阳市司法局和洛阳市律协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的行为违法。

    针对原告的起诉,被告洛阳市司法局、洛阳市律师协会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为“确认被告收取律师注册费为违法行为”,实质是要求确认省司法厅1999年11月23日发布的《关于转发省物价局、财政厅(关于规范律师注册费和律师机构注册登记费收费项目及标准的批复)的通知》,以及此前省物价局、财政厅作出的《关于规范律师注册费和律师机构注册登记费收费项目及标准的批复》为无效文件,这两个文件属“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依《行政诉讼法》规定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

    省物价局、财政厅行政机关,对所属辖区有权发布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其发布的文件不论是否合法,在没有被废止之前,其所辖区域有关部门都必须执行。被告依据这两份文件不但不是违法行为,而且是正当的合法的行为。

    原告没有弄清谁是被告,滥用了诉权。其一,原告只交了一个2500元,两家被告不可能都收了,把两家都告上法庭,必有一错;其二,那两份文件是省物价局、财政厅联合下发的,原告没有针对发布文件的主体诉讼,显然诉错了对象。

    庭审中,原告李苏滨主要从两大方面阐述了自己的主张。

    1997年7月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治理向企业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乱摊派等问题的决定》中规定:清理期间,除国家法律法规之外,暂停审批新的向企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今后所有新增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和标准,必须按隶属关系报财政部、国家计委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重要的报国务院审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财政、物价部门审批的收费项目和标准,要分别征得财政部和国家计委同意;对1997年7月7日前已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财政、物价部门审批的收费项目,少数确需保留的,应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重新审批,并征得财政部、国家计委同意。河南的有关文件中规定的“律师注册费(含公告费)”,形式上属“重新规范和明确”的收费,即“新的收费”,实际属于违法“顶风审批”,且以后也未报省级以上政府或部门审批,没有效力;从文件中规定的收费用途来看(主要用于律师工作的宣传、培训、业务交流、质量检查和对律师机构、律师的管理,法律援助以及对律师事业的发展等方面的支出),实质是管理费性质,可此文件下发37天后,财政部、国家计委下发了《关于公布取消第三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的通知》,其中明令取消了“律师管理费”。

    2001年1月16日财政部《关于印发2000年全国性及中央部门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目录的通知》中向全国公布的共计409项收费项目,司法行政部门的共计11项收费项目中,没有“律师注册费和律师机构年检费”这类项目。

    “首吃螃蟹者”无奈撤诉

    当初,李苏滨考虑到律协非行政机关,提起行政诉讼可能会败诉,因此在西工区法院立案的同时,又向该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洛阳市律师协会违法乱收年审注册费,侵害了自己的财产权。

    此民事案于2002年4月24日开庭。这次他找到洛阳市司法局的李午汜做自己的代理人。李午汜称:被告律协不具有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的主体资格,也无任何委托书,其收费行为属民事侵权。

    几日后,主审法官约见李午汜,以该费是行政事业性收费,不属民事庭管辖和交费主体不是原告为由,让其动员原告撤诉,否则判决结果对原告不利。

    2002年4月28日,在洛阳市一个数百人的律师大会上,洛阳市司法局与市律协宣布对李苏滨的律师执业证2002年暂缓注册。理由是:1995年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接着,市律师惩戒委员会有关人员找李苏滨谈话,调查他1995年“私自接案”、“私自收费”的问题。

    原来,早在1995年8月,洛阳市老城区检察院认为李苏滨“私自收费”涉嫌贪污,将其批捕关押,李苏滨被关押整整371天。西工区检察院接案20天后,为李苏滨办理了取保候审。1996年12月25日,该院认为李苏滨不构成贪污罪,撤销了案件,但同时认定李苏滨违反了《律师暂行条例》,属私自代理、私自收费,遂决定没收其非法所得63810元。李苏滨不服西工区检察院的撤案决定和没收决定,依法逐级申诉,并申请国家赔偿,一直申诉到最高人民检察院。2001年2月27日,最高检察院作出决定书:维持西工区检察院撤案决定书中撤销李苏滨贪污一案的意见,撤销其没收非法所得意见;撤销西工检察院没收决定书;收缴的款项依法移交洛阳市司法局处理  此后,李苏滨一直在向各有关部门申请国家赔偿。

    连续几天,李苏滨所在的洛神律师事务所主任也找他谈话,劝他撤销对司法局和律协的起诉,并答应帮他做工作,使他今年能顺利注册。

    李苏滨向西工区法院行政庭出示的收费票据交款人名称是洛神律师事务所,这涉及诉讼主体资格问题。洛神律师事务所是否会出庭质证?办案人员也劝其对此案慎重考虑。

    2002年5月10日,李苏滨决定对两案撤诉。可李苏滨的律师执业证最终没能注册,因为司法局不要他的注册费了。   2002年11月7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对李苏滨进行国家赔偿;由老城区检察院向李苏滨支付其被逮捕后羁押371天的赔偿金16930.3 元;老城区、西工区两检察院退还没收李苏滨的个人财产,并赔偿李苏滨手机被扣押期间的话费损失。

    李午汜接力上阵

    李苏滨撤诉之后,李午汜随即向洛阳市西工区法院提起了同样的行政诉讼。

    李午汜今年49岁,复员军人。1982年通过招干律师考试,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了洛阳市司法局。在李苏滨找不到代理人时,李午汜以公民身份为他进行民事代理。他对李苏滨说:“咱俩都是‘兵’,要是你‘牺牲’了,我接着上。”

    自李苏滨向法院提起律师年审注册费的行政诉讼时起,李午汜一直关注着案件的进展。作为业内人士,他仔细研究了有关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的各种文件。认为不但这笔费用的收取违规,而且律师事务所年检费的收取也缺乏依据。对于该案,李午汜有更深层次的思考。1998年国家计委等联合发布的《收费许可证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章规定:社会各界和缴费人对收费的使用有监督权和知情权,行政机关有收费政务公开的义务。每年收取的律师年审注册费及律师事务所年检费都用于什么地方了?他在司法局工作多年,自己心里有数。仅律师注册费一项,如果按每个律师每年2500元计,全国12万律师每年就是3个亿!2000年3月通过的《立法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只能通过制定法律来进行。仅凭红头文件就能收取这么大一笔费用,实质上动摇的是整个国家的经济制度和财政制度;为了地方利益、部门利益而违法收费,也破坏了国家法制的统一。司法行政机关作为普法的职能部门,不能“灯下黑”,理应是依法行政的表率。另外,作为律师,如果连自己的权益都维护不了,怎能用法律去帮助别人?于是,他接力上阵了。西工区法院于2002年7月5日对此案开庭审理。李午汜当庭提交了详细的书面发言。庭审很快结束。

    此后,李午汜便进入了焦急的等待判决之中。案审的主审法官是行政庭庭长,李午汜曾几次到法院找他,询问、探讨该案。

    李苏滨也几次到法院,想听听有关人员的“口气”,但每次都“感觉是老样子”。外围听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败诉消息。而就在此判决作出的10多天前,洛阳市政府在《洛阳日报》上刊登的公告中,确认洛阳市司法局所收的律师注册费、律师事务所年检费为合法收费项目。

    但李午汜一审胜诉了!

    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称:按照1994年2月28日河南省人民政府第9号令《河南省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暂行规定》第七条规定,被告洛阳市司法局未能提供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收取律师年审费的证据,且被告向原告出具的收费收据也未使用财政主管部门印制或监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票据,故确认被告收取原告2001年的年审注册费的行为违法。胜诉之后的李午汜说,他“相信法律”。在“法律的平台上”上,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用法律来撑腰而是去干别的,结果就是人家    “吃你喝你还看不起你”。他说,希望司法局能把这场诉讼看成是“公益诉讼”、“普法诉讼”,目的是为了推进“依法行政”的进程,而不要在律师执业证年审时为难他和李苏滨。

    2002年12月8日,洛阳市西工区法院判决作出后的第三天,市司法局有关负责人召集全市律师事务所主任开会……李苏滨、李午汜接力式诉讼引起了全国众多律师的关注。2002年12月3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秘书长贾午光与中国律师网网友相约该网聊天室,畅谈关于律师的种种话题时,有网友问到律师年审(检)注册费的问题,贾午光这样回答:根据国家的规定,行政机关收取的年审(检)注册费,已经取消,个别省份经当地物价部门批准继续收费的也应取消。

    背景:

    律师缴纳注册费的历史变迁

    我国律师制度1979年恢复重建。各地的律师事务所在建所之初,属于司法行政机关的一个部门,那时每年要向司法行政机关交一部分费用,叫“管理费”。当时的律师是国家工作人员,除拿国家工资外还有自己的办案提成,上交管理费似乎无可厚非,也没有人对上交这部分费用有意见。

    1996年5月《律师法》颁布后,国办律师事务所逐步改制,律师从司法行政部门分离出来,不再享受国家的财政拨款,开始自食其力,成了社会法律工作者。因此,财政部和国家计委财综字[1999]195号文件规定:自2000年1月1日起取消对各地律师事务所收取的管理费。

    几乎是在管理费被取消的同时,在司法部没制定任何规章,国家没有任何政策支持的情况下,许多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同级财政厅、物价局报送了一个申请文件,基本内容是向辖区的律师事务所收取“年检费(含公告费)”,向律师收取“注册费(含公告费)”。这一文件很快就获得了物价局和财政厅的批准,但批准文书不是以正式文件下达,而是以“函”或“批复”的形式回复给司法厅的。于是,这样的“函”或者“批复”,就是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向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收取年检费、注册费的“法律依据”。费用的收取标准全国各地不一,有的地方最高时达到8000元。目前,河南省省直所律师注册费为3000元,郑州市律师注册费为2500元,洛阳也是2500元。

    根据1996年5月颁布、1997年1月1日起施行的《律师法》规定,律师协会是社会团体法人,是律师的自律性组织。律师必须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加入地方律师协会的律师,同时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按照《律师协会章程》,作为一个“自律性组织”,它应该是个民间团体,与地方司法行政机关的关系仅仅是接受其“监督和指导”的业务关系。但现实中,律协与司法行政部门的关系远比文件中定义的要密切,甚至难以分清彼此,以至于出现了由司法行政部门收年审注册费,却盖律协的章的事情。在2002年初召开的全国律师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司法部副部长段正坤在《进一步完善“两结合”管理体制》的讲话中指出:省、自治区、直辖市律师协会凡没有与司法行政机关分开的,要在4年之内,即2005年底前完全分离,彻底改变“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做法。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3年3月下)




 
相关专题
 案例评析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