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3月26日10:12


交通:谁来执法?谁来断案?

杨深

    

  我也是近几年加入到非专职司机大军中来的。几年前,我先在北京某驾校学习过交规,考试时轻而易举就得了100分。不久,我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一所大学进修,在那里又学了加州的交规(美国是一州一个交规,各州交规不尽相同),而且路考一次通过。从此我便开始了驾车生涯。

    说起这几年我在国内国外开车的经历,其中感触最深的就是中美两国交通执法的差异。在美国,有一次我驾车行经一个十字路口。绿灯亮起,我随着车流向前行驶,就在我刚刚驶过停车线的时候,黄灯亮起。加州的交规跟我国交规一样:黄灯亮时,已经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而且必须继续通过路口,不能停留在停车线前边。于是,我就继续向前行驶。等我行驶到路口中央的时候,红灯亮了,但我此时只能继续向前而且顺利通过了路口。万万没有想到,在我通过路口后继续驾车前行的时候,后面突然警笛大作,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警察摩托车快速追赶上来。车上的警察驶到与我并排的位置时,示意叫我停车。我当然知道在美国尤其在洛杉矶和纽约这种犯罪多发地区,如果碰到警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他们会不问青红皂白先斩后奏的。我老老实实地把车停在路边,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听候警察的发落。这是美国的规矩,这时候你可千万别把手放在车窗下面,也不要突然打开车门,那样警察会认为你在拿枪或要开门射击,他会像美国西部电影里的牛仔一样飞快地拔枪射击的,一点也不会犹豫。这时,警察过来看了看我,大概看我不像毒品犯或快枪杀手,这才示意叫我下车,履行公事。他问了几个问题后,当即用手机打电话给地方法院,预约法庭审理时间,然后就给我开了一张违章处罚单,上面写着我闯红灯而且造成了危险,但奇怪的是上面并没有写罚款数额,却注明了让我几月几号到当地法院出庭。我感到这是不公正的,刚要和他争辩,他却说,你有什么话到法庭上去讲好了。

    到了出庭那天,我忐忑不安地来到法院,大楼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群各种肤色的“违章”司机,门口墙上贴了一大张告示,上面列着包括我在内的当天所有应当出庭的人名。开门后,我们这些“违章”司机一个接一个地在门口经过搜身,然后按照法警点名的顺序进入楼里面一个很大的法庭。宣布开庭后,身穿黑袍的法官按顺序叫每个人上到被告席接受询问。因为这是初审,法官一般只问几个简单问题。轮到我的时候,法官先问我的姓名,然后宣读我的违章情况,最后问我:“Areyouguilty?”(你有罪吗?)我听了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因为按照我们中国人的经验,判定一个人有罪没罪的似乎应当是法官而不是被告自己。于是,我就顺口说了一句:“Idontknow.”然后,我想继续讲清当时的情况,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如何为自己辩解的准备。可是,法官似乎不愿询问细节,他看了看我又重复了一遍:“Areyouguilty?”我只好说:“No.”结果法官对我说:那好,下个月你再来一次,正式审理你的案子,你可以走了。回到宿舍,同学们都说我的回答是正确的,如果我当时承认有罪,那么法庭就会要求我交了罚款结案,而像我这样不认罪,法庭就必须再次正式开庭审理,那样我就仍有胜诉的机会。

    一个月后,我又去了法庭。开庭后,法官先点名,因为这一次是正式审理,所以每个案子的原告和被告都必须到庭。被告当然是我们这些“违章”司机,而原告呢,就是警察!法官作为独立的一方,在听取原告和被告双方的陈述和证据之后,根据国家或州的法律秉公做出判决。法官先问被告是否到庭,然后再问原告是否到庭。问到我时,我回答:到庭。但是问到原告时,居然没有人回答,法官又问了一遍:某某警官是否到庭?还是没有回答。结果,法官大声宣布:这个案子予以撤销!哇,我的案子就这么轻易地撤销了!那个警察居然没有来出庭,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来之前准备的一大套辩护词都作废了!我从法庭出来后,开上自己的爱车,打开收音机,听着愉快的美国乡村音乐,一溜烟儿地开车回了学校。回去后,我的一些美国同事纷纷祝贺我,并说那个警察可能觉得心虚。另外一些有经验的人说,警察忙得很,为一个小案子三番五次地出庭,他们也不胜其烦,经常会不了了之。不管怎么说,虽然美国的警察很厉害,执法的时候也时常搞出冤假错案来,但是法官并不听命于警察,他们完全可以独立判案,而且大多数情况下确实能秉公断案。这就对警察的执法权形成了强有力的制约,一般百姓遇到警察处理不公的情况,至少有个地方讲理去,而不是警察一家说了算。在完善法制、依法治国方面,美国的做法确实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回国后,有时也开车出门。刚回国那一阵子,开车上路总有点儿不习惯。自行车经常上快行道行驶,行人更是大模大样地随便横穿马路,机动车也不很遵守交通规则。很多立交桥、主路进出口和岔路都只有一个路名标牌(应当至少提前设立三个路牌)甚至根本没有路牌,而且路牌大多设在路口跟前,开车司机稍一犹豫就错过了路口。有些交通信号灯也有点儿奇怪,比如在一些明明很宽阔的十字路口,右转弯车辆绝对不会妨碍直行车辆,可是偏偏设置了一个多余的右转箭头灯。这样做既没有提高什么安全性,却肯定降低了通行效率。不过,回国日子多了以后,我开始逐渐感觉到,北京的警察在执法时态度还是不错的,一般都能先敬礼后说话,比起美国的警察来还是亲切了许多,到底是自己本国人嘛。可是,有些穿着一身黄色制服、后背上一个“P”字的交通协管员有时真让人不敢恭维。

    有一天下午,我和妻子一起开车去看住院的岳父。路过一条小马路边上的一个市场,妻子下车去买一点水果,车停在市场门口一侧马路边,我坐在驾驶座上等待。这时过来一个协管员,说这里不让停车。我以为她说我们的车挡住了市场出口,我就把车向前开了一段,然后停在马路边,打开蹦灯,我想这样临时停车总可以了吧。结果,那位协管员又追了过来,还说这里不能停车。我对她说:“前后停了这么多车你为什么不管?”她居然令人啼笑皆非地说:“因为那些司机不在车里。”我又对她讲:“那些没有司机的车才是违章停车,我不是违章停车。按照交规规定,司机在车里又开着蹦灯是可以在路边临时停一会儿车的。你懂吗?”她一听这话,立刻恼羞成怒,脸红脖子粗地嚷道:“我当然懂交规了!”然后她很不情愿地走开了。我在后视镜里看到她拿出一个小本子偷偷地写了点儿什么。我心想,脚正不怕鞋歪,反正我没有违章,不怕你记。没想到,过了些日子,我上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的网站查阅时,居然发现我们的车号被登录有违章行为,而且地点不是我们当时停车的那条街道,而时间却是那天下午同一时间。我立刻想到是那个协管员在挟嫌报复,她在现场并没有给我们开处罚单,也没有通知我们或办理任何手续,就随便把车号记下来,而且居然就能够登录到公安交通的网站上。无论从程序法还是从实体法的角度看,这样做都是违背法律的。扣分和罚款我们并不特别计较,但是她为了自己出气而违背法律、枉法裁判,却是与我们国家强调依法治国的大局格格不入的!而且,我想来想去不明白,交通违章罚款权本来应当由交通民警来行使,为什么却下放给既不懂交通法规又缺乏职业道德的低素质社会招募人员?由他们执法,如何能保证他们执法的公正性?又由谁来监督制约他们呢? 

    《人民论坛》 (2003年第三期)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