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4月07日03:01


百万酬金应否兑现
(小包说法之引资奖励的职务行为)

本报记者  包蹇

    



    引子

    为招商引资,承诺事成后支付介绍人“引资介绍费”或“按比例提取酬金”,是近年来不少企业甚至一些地方政府的普遍做法。近日,为百万余元的酬金,姚先生与一公司闹上法庭。许以重金的招商引资宣传在法律上是何种性质?负有职责的人是否不能获奖?

    1997年,上海大都市总公司在开发上海市黄浦区一地块时,向社会发出招商项目简介等广告,并制作《诚征合作伙伴,共同开发致富》的宣传材料,载明“欢迎各界人士中介推荐介绍,如项目达成,合同订立,将根据投资额按规定的分段比例计算酬金”,“本公司员工同等对待”。两年后,浙江日月首饰集团与大都市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资金亦逐步到位。

    成功引资后,大都市公司对该地块相关工作人员论功行赏,其中,大都市下级公司王开摄影公司副总经理姚东海获得5万元奖励。但姚东海认为,是自己积极寻找投资伙伴,促成日月集团与被告的合作投资,自己该得的是128万余元的巨额奖励,于是起诉要求大都市总公司支付剩下的123万余元及利息。

    争议焦点:

    是否有功劳,是否有资格

    审理中,法院首先认定,大都市总公司发布招商广告及宣传材料的行为属于悬赏广告。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悬赏广告是悬赏人通过广告形式,声明对完成特定行为的行为人给予报酬的法律行为。悬赏广告人对于完成该特定行为的人,负有给付报酬的义务。姚先生如果完成任务就应该获奖。

    于是,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就落实在姚是否完成悬赏广告规定的特定行为,以及他是否具有悬赏广告的报酬请求权这两个问题上。

    姚先生列举若干证据意图证明:自己在引资中起到重要作用;自己的工作职责并不包括招商引资。大都市总公司同样列举若干证据辩解:姚虽然为引资做了工作,但引资的“源头和结果都与姚先生无关”;而且姚作为当时该地块项目筹建组副组长,招商引资是其工作范围。因此,他的推荐介绍是公司对他的工作安排和要求。其职务工作已得到奖励,没有权利再要求酬金。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都市公司的代理律师史中伟另有一番解释。史律师称,这个悬赏广告的出台本身就有点奇怪。大都市总公司是一家行政性服务公司,王开照相馆为其属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公司。该地块本为王开摄影楼,为王开公司所有,上级公司为其制订招商文件,组织动迁引资,本有越俎代庖之嫌。而事实上,所有的招商费用———甚至姚先生如果获得酬金,都将由王开公司支付。

    法院认为,虽然“本公司员工同等对待”的悬赏广告对行为人主体资格没有作出限制,但依照悬赏广告所具备的形式公开、机会平等的属性,悬赏广告所对应的行为人应排除与悬赏内容相关联的职务行为。姚作为项目筹建组副组长,招商引资是其职责范围,因此原告没有悬赏广告报酬请求权。而且,姚先生没有直接推荐日月集团,只是做了一些相关联络和接待工作,这些工作是与其工作职责相关联的———姚先生等人为与日月集团商谈出差绍兴,其费用在招商地块账户上报销,这一事实就是印证。

    上海市黄浦区法院近日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姚先生诉请,准许大都市公司自愿补偿姚先生12万元。

    负有职责者能否获得酬金?

    本案中,大都市公司的悬赏广告一方面称“本公司员工同等对待”,一方面又要排除员工的职务行为,这是否互相矛盾?

    华东政法学院法律学院副院长王俊生认为,“‘本公司员工’不包括负责招商引资的成员”,这一法院的解释可能过于严格。这里,关键应该是看引资是公司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如果是公司确定目标,派遣人员引资成功的,公司支出了招商引资的费用,那么,这些员工就不应该享受悬赏酬金。如果纯粹是员工个人引进的,完成了悬赏的任务就应该获得酬金。招商引资负责人能否被排除在悬赏之外,关键是看他的引资行为中公司有没有投入。

    姚对判决不服,已上诉。他的代理律师汪世雄告诉记者,他们依然坚持认为:姚先生在引资中起了重要作用;而且他只负责动迁和建筑工程,招商引资并不是他的职责。为此,他们将在4月10日二中院二审开庭时提交新的证据。本案最终如何了结,还得等待二审判决。 

    《人民日报 . 华东新闻》 (2003年04月07日第二版)  


(责任编辑:陈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