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每日说法 2003年4月11日08:33


预防低龄犯罪的“城墙”在哪里
    

    对于所有的城市来说,“城乡结合部”始终是一个敏感的词组,这不仅意味着人口构成的复杂性、治安管理的困难性,更意味着社会机体的杂乱和秩序的某种流失。丰台区就是北京市典型的城乡结合部,该区检察系统在进行例行工作统计时发现,外地来京的未成年人犯罪有着明显的上升势头,并且占到了已受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总数一半以上。这个数字应该是富有代表性的,它说明了什么呢?它说明在我们的社会里,已经出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社会群落,他们是由农村迁徙到城市的流动人口,从年龄上看,他们还处于花季,但是,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他们已经沦为罪犯,或者正向着犯罪的方向滑落,可以说,他们是开在城市边缘的“恶之花”。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有三道“城墙”,即家庭、学校和社会。但是,对于那些流动的未成年人来说,这三道“城墙”形同虚设。他们离开了家庭,其中不少人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失学,只受到过很少的正规教育,而社会对他们的教育和管理又无法落到实处,如此一来,这个社会群落便处在教育的“真空地带”,每天感受着不能承受之“轻”。这个“轻”不仅体现为无人看管,还表现为生计无着,这个“轻”促使他们极易受不良社会风气的感染,极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这个“轻”意味着社会秩序在他们身上的缺失。更让人不安的是,根据有关人士的调查,这个群落正呈现出团伙化犯罪的趋势。如果不能及时筑起一道“城墙”,这些孩子很可能成为社会的祸患。

    随着城乡二元结构的松动,流动到城市的未成年人必然呈上升趋势,但是,如何对这些孩子进行管理,如何预防他们走向犯罪的歧途,似乎还没有什么良方。已有的收容遣返制度虽然能够解决问题于一时,但是,只需要一张火车票,孩子们又能重新开始在城市的流浪生涯。而单纯的劳动教养由于缺乏必要的配套措施,并不能预防未成年人的再犯罪。衡量城市现有的管理机构设置,似乎还找不到“对口”的部门对这些流浪的孩子进行有效的管理。正是由于机构、人员、经费的限制,我们目前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未成年人在城乡结合部自生自灭。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当然是一个“系统工程”,但是,当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一时还看不到效果,而未成年人犯罪又趋势强劲的时候,城市管理者应该考虑采取切实的措施。从比较长远的现实来看,我们的城市急需一个“社会局”之类的福利机构,它的主要功能就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对弱势人群的社会救济。城市应该设有专门的人员和经费,用于对那些流动的未成年人的收容、保护、教育和管理,为他们筑起真正有力的“城墙”,避免他们走向社会的对立面。随着农村人口的更大规模转移,这个机构的设立将显得更为迫切。■相关报道见A9版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3年4月11日
(责任编辑:蒋 波)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