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2003年4月11日09:02


海城豆奶事件追问公众知情权

曾鹏宇

    

  近日,“辽宁海城学生豆奶中毒事件”在事发20多天后终于因媒体的曝光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见本报9日A16版)。记者在采访时得知,国家卫生部食品化妆品监督管理处处长已率领专家组于昨天会同辽宁省卫生厅的工作人员赶到海城。专家组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两位卫生学、毒理学专家和卫生部卫生监督中心的一名研究员。

    尽管此事因国家相关部委的关注正向积极解决的方向发展,但综观事件的全过程,尤其是在针对有多少人中毒、有没有孩子死亡、有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上报等重要问题上,当地有关部门的回答令人费解。

    ■关于中毒人数整个中毒事件无一人死亡,8所学校的学生加起来还“远远不到3000人”4月8日,北京媒体因上百名海城家长带着孩子进京求治开始关注此事。由于此时的消息来源只来自家长一方,为了更全面了解事件情况,有记者曾打电话给鞍山、海城方面做进一步核实。当时鞍山市委宣传部新闻处答复说,到当天为止,没有一个学生因此次中毒事件死亡,中毒人数也绝对不是先前媒体所报的“3000余人”;海城市教委也向记者“证实”:整个中毒事件无一人死亡,8所学校的学生总共加起来还“远远不到3000人”。

    4月9日,记者赶到海城采访。在采访中记者得知,由于兴海区教委的“推荐使用”,包括铁西、站前等区内8所小学都安排饮用了“宝润营养豆奶”。这8所小学中,规模最大的是铁西、站前两所小学。记者从学校方面了解到,这两所小学一到六年级都是4个班,每个班45—50人不等;此外,规模稍小的兴海小学共有20个班级,每个班也在45人左右,仅此3所小学人数就已经超过了3000人,8所小学总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昨天,新华社披露目前已经有4400人次、超过2500名孩子入院治疗。拿着这两个数字,记者再次致电鞍山有关方面,得到的回答是“先前的数字是下面报上来的”,而海城市教委则拒绝“再次回答人数问题”。

    ■关于李洋死因“正式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但李洋的死跟喝豆奶没什么关系”

    据当地媒体报道,4月4日早晨,铁西小学六年级学生李洋突然抽搐、口吐白沫,送到医院前就已经死亡。正是李洋之死,使其他家长开始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危,这才有了“上百学生进京求治”的一幕。

    为了证实“是否真有孩子在此事件中死亡”这一关键问题,记者设法找到了李洋的家。这是位于海城化肥厂附近的一处简易平房,屋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李洋的母亲这些天一直卧床不起,见到记者只是以泪洗面。李洋的父亲说:“已经几天过去了,我们都还没有回过神来,都不相信好好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他告诉记者,女儿身体一直很好,12岁个子就有1米5,120多斤,平常连感冒都很少。“那天她说在学校统一喝了豆奶,结果第二天肚子就开始疼。带她上医院去,那里的孩子很多,李洋的症状并不是最重的,因此开了些感冒和止疼药就回来了。后来她老喊肚子难受,我们也没往心里去,哪知道……”李洋的父亲说到这里泣不成声。

    李洋死后,在家属同意之下有关部门进行了尸体解剖,随后告知家属:“结果要三周以后才出来。”在海城采访期间,记者多次欲就李洋之死与该市卫生、教育部门联系采访,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式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但李洋的死跟喝豆奶没什么关系!”记者反问:“既然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为什么那么肯定地说李洋之死与豆奶无关?”对方告知:“这些问题找领导去。”

    此前有媒体报道说有3名学生死亡,除了李洋之外,记者无法证实是否还有其他两名学生死亡。

    ■关于中了何毒4月4日李洋死后,海城方面召开了第二次见面会,会上公布的死因是“致病因子不明的食物中毒”在海城采访期间,许多家长都向记者表示,最让他们不满意的是,事发这么久可海城市有关部门一直没有就孩子为什么会中毒、中的是什么毒这些家长最关心的问题做过正面回答。4月1日,市里和兴海区有关领导曾召开过一次家长见面会,一些参加了此会的家长告诉记者,当时市里某领导说,海城、鞍山两级卫生防疫部门都做了检测,豆奶没有问题,还说孩子们出现的症状跟豆奶没有关系,但“有一定影响”。这样的回答令家长们根本无法接受。

    4月4日李洋死后,海城方面召开了第二次见面会,会上公布的死因是“致病因子不明的食物中毒”,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家长们开始准备带着

    孩子去北京、上海、大连等地求治。

    ■关于外出就医《服用学生豆奶患者的就诊办法》上写着:“未经市中心医院同意擅自去外地医院就诊者,后果自负”

    “没想到市里专门派人到火车站,不让家长带着孩子外出求医,说不能把这事情闹大了,可是他们又说不出中了什么毒!”一位家长气愤地说,“这么多孩子中毒,有人最先想到的却不是怎么救这些孩子,而是怎么把这事捂住。”

    当地媒体还披露了一份海城有关部门《服用学生豆奶患者的就诊办法》,上面写着:“饮用学生豆奶的患者,因病情确实需要转诊的,经市中心医院会诊同意后,方可转上级医院;未经市中心医院同意擅自去外地医院就诊者,后果自负。”昨天记者与海城市卫生局、市中心医院联系,双方互相推脱,记者无法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

    记者拿到不少孩子的化验报告,很多孩子在海城市中心医院检查化验结果都是正常,但到了北京、上海等地却发现血液、尿液中含有正常状况下不应该有的硝酸亚银、苯和锌。

    ■关于延报瞒报“因为先期豆奶检测没有问题,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是食物中毒,所以没有上报”

    这次海城学生豆奶中毒事件中“拖延、瞒报”问题也备受媒体关注。按照国家2000年1月1日颁布实施的《食物中毒事故处理办法》第7条规定:“中毒人数超过100人或者死亡1人以上的,应当于6小时内上报卫生部,并同时报告同级人民政府和上级人民政府;中毒事故发生在学校、地区性或全国性重要活动期间的应当于6小时内上报卫生部,并同时报告同级人民政府和上级人民政府。”

    海城学生豆奶中毒事件发生在3月19日,但直到20天后因有学生进京求治媒体才获悉此事,卫生部、教育部等部门也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此事的。这么大的事件、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一直没有听到海城方面的报告?昨天,海城市政府秘书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事发第二天,我们就上报了鞍山市(海城隶属鞍山市管辖)。”记者追问:“为什么没有上报卫生部?”他回答:“因为先期豆奶检测没有问题,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是食物中毒,所以没有上报。”

    4月9日,由于各大媒体记者纷纷赶赴海城,市政府召开了一次“说明会”。但会上仅由海城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丹照稿宣读了长达8页的材料,宣读完毕后即宣告会议结束。这使得在场众多记者面面相觑。当大家强烈要求追加答记者问时,被告知此会并非新闻“发布会”,只是“说明会”,不接受记者提问。随后与会的政府官员———海城市卫生局局长、市教育局局长、市公安局副局长等,都迅速离开了会场。

    记者发稿前获悉,海城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丹昨天下午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首次承认,的确有一名孩子在豆奶事件中死亡,但最后的鉴定结果仍未做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3年4月11日
(责任编辑:蒋 波)
相关新闻
 海城中毒事件波及学生奶 有关负责人出面澄清
 辽宁海城:3千学生中毒3人死亡(图)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