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社会广角 2001年11月20日15:44


百万彩票纠纷引出天下奇爱 一对母女嫁了一双父子
    

    陈以撒看上琼琼女孩,做起“月下老人”,琼琼成了他儿子的恋人;妻子去世后,陈以撒看上了准亲家唐凤英,林耀强律师做起了“月下老人”。10月1日,这对新郎新娘携带准女婿、准媳妇,出国去“马新泰”蜜月旅行。更令人没想到的是,发生在他们家里“亲上加亲、百年好合”的天下奇爱,却是由一起“百万彩票纠纷大案”所引发的。

    1、彩票中奖5000元   

    1999年6月7日晚上10时,开小车的陈以撒送完公司经理之后回到家。儿子陈路路已经熟睡;妻子陈梅婷在邻居家搓麻将。劳累了一天的陈以撒如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看《新闻晚报》。

    突然,一则“上海福利彩票”得奖公告引起他的高度重视,因为儿子陈路路花260元也买了一套彩票。于是,陈以撒迫不及待地从五斗橱里翻出那套福利彩票。

    一看号码,1184这几个数字全对上了。陈以撒兴奋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因为这不仅仅是5000元奖金,更重要的是有幸入围参加摇奖,最低奖金5万元,运气好的话,摇个最高奖100万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以撒是上海建筑公司小车班的司机。专门接送公司领导上下班或出外办事。1978年,他与在同一单位工作的陈梅婷结婚。第二年8月,生下了儿子陈路路。但后来陈梅婷患上肾病综合征,住进了上海市人民医院。

    为了给妻子增加营养,陈以撒白天为公司领导开小车,晚上就去帮朋友开两个小时的“客运黑车”,赚个10元,有时甚至开通宵,赚个30元。肚子饿了,夜宵仅吃一碗面条,省下钱供妻子营养。

    1999年3月,陈以撒去徒弟家,见邻家女孩琼琼为人和善,端庄貌美,就想做“月下老人”。徒弟心领神会,将琼琼叫到陈以撒的面前。3个月后陈路路和琼琼双双堕入爱河。儿女的爱情在燃烧,而陈以撒的愁绪也与日俱增,因为现在的年轻人结婚,稍注重一下婚礼就得几万元。

    然而,就在陈以撒愁眉不展之际,儿子的彩票中奖了,5万元至100万元尚不确定的奖金摆在了他的面前,真是喜从天降!

    2、摇奖再得100万 

    按照“彩票规定”,谁买的彩票,中奖后就由谁登记,就由谁摇奖,最终的奖金就属于谁。陈路路叫父亲代理。登记完后,儿子去超市上班,陈以撒也回建筑公司上班。

    6月14日晚上,在上海东方电视台进行实况转播摇奖活动。由于得多少奖金对陈以撒一家至关重要,所以陈以撒、陈梅婷、陈路路和陈家未来的媳妇琼琼都进入了摇奖大厅。

    陈以撒走上摇奖台,大手一按,转盘“哗哗哗”转动起来,转盘内的那只白色的小圆球也在“咚咚咚”地跳动。突然,小白球停在了50万元一栏。陈以撒看得真切,终于中50万元大奖了。就在他高兴之际,随着转盘残存的惯性,小白球又“扑通”一声滑了下来,定格在10万元,陈以撒不由得目瞪口呆,10万元与50万元相比,这对贫穷大半辈子的陈以撒来说,简直是天地之别!

    然而就在这时,小白球又从10万元一栏掉了下来,“咚咚咚”弹跳了几下,惊心动魂,竟然定格在100万元一栏再也不动了,随着铜锣声响,台下的陈梅婷、陈路路、琼琼“哗”地一下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叫道:中大奖了,100万元!

    陈梅婷的父母当晚从电视上看到中了100万元大奖后,逢人便说,我外孙买的彩票,我女婿摇中了100万元大奖。陈梅婷的姐姐、姐夫、兄嫂、弟媳也携家光顾陈家。

    就在他们频频庆贺中奖之喜时,烦恼也接踵而至,有的提出要买电脑、有的提出要买手机……6月23日,陈梅婷的三姐夫因买房子,要借5万元。亲戚有困难,理应帮忙。陈以撒也答应了,借给了陈梅婷的三姐、三姐夫5万元。

    吃过,喝过,玩过,又会成“债主”。陈以撒感到这样下去不行,该好好规划这笔钱。100万元奖金,扣除20%个人调节税,实际到手才80万元。因此,举家商量后,将部分钱款购买了原始股票;为儿子将来结婚,陈以撒在浦东买了一间二室一厅的房屋。

    3、岳父母要继承遗产 

    中了“百万大奖”后,陈梅婷像吃了特效药,精力充沛,白天去舞厅跳舞,晚上成了麻将桌上的常客,搓到深更半夜也不歇手。因此,陈梅婷的血压也“蹭蹭蹭”急剧往上蹿。

    “梅婷,你是个尿毒症病人,这样下去身体要垮的!”陈以撒十分着急。

    “正因为我是个病人,说不上哪天就会走掉,你能不能让我活一天快乐一天。”陈梅婷有她寻找快乐的生活方式。为此,陈以撒只得去陈梅婷的娘家,请她们出面劝劝陈梅婷注意身体。

    2000年10月,陈梅婷的身体终于经不起折腾垮了下来。12月14日,陈梅婷因血压高引发脑梗阻,昏迷不醒。陈以撒父子俩一个要上班,一个要进修计算机,根本无法照顾,况且男同志照顾不方便,急得陈家父子团团转。

    让陈以撒备受感动的是,琼琼的母亲唐凤英不顾世俗的偏见,以准亲家的身份前往医院照顾陈梅婷,为她端屎端尿,擦身换衣,剪手指甲,无所不做。

    12月25日,49岁的陈梅婷气绝身亡。临死前,唐凤英含着眼泪为她穿上寿衣。陈以撒十分难过,他为妻子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又花3000元买了一只精致的骨灰盒。

    可是,陈以撒想到妻子的三姐夫借去的5万元至今未还,他就坐立不安。当他催三姐夫还款时,三姐却说借款两个星期后就将5万元还给陈梅婷了。

    人死了,死无对证。但借款有合同,还款也要有证据,但陈以撒几经交涉,一无所获。喜欢喝酒的陈以撒只好借酒消愁;儿子路路也不知怎么办才好。琼琼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陈家父子不悦,也使她高兴不起来,回家后就与妈妈说了。

    唐凤英听后,觉得这是他们亲戚之间的事,不便插手。可是,准女婿不悦,也使她十分着急。在去小姐妹姚姐家玩时,向她吐露了苦恼。

    “别着急,我表弟林耀强是律师,向他咨询一下不就了结了嘛。”姚姐性格豪爽,1988年,在上海流行肝炎时,在病房里认识了唐凤英,“同病相怜”,朝夕相处,使她们成了结拜姐妹。

    然而,当三姐、三姐夫收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起诉状后,引起了陈以撒90多岁的丈人、丈母娘的反感,他们认为陈以撒的告状行为非常恶劣,还了5万元还说没还。因此,两老也聘请了律师,收集证据,并对陈以撒、陈梅婷夫妇某些财产进行估价。

    2001年2月26日,丈人、丈母娘以《继承法》为依据,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出起诉,状告陈以撒、陈路路,要求法院判令继承女儿陈梅婷病故后的部分遗产共计27万余元。并且列举了陈以撒、陈梅婷夫妇共同财产的清单:彩票、股票、证券约85万元、原住房和新买房的二室一厅共计82万元,甚至连金戒指、耳环、丧礼金也包括在内。

    按照《继承法》规定,被继承人死亡后,配偶、子女和父母同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因此,两老人依法有据。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也立案受理。

    4月,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百万彩票纠纷大案”。庭上双方律师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原告方坚持《彩票规定》谁登记谁摇奖大奖就归谁的原则,重申百万大奖属于陈以撒,自然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作为被告代理人的林耀强律师则依据《民法通则》和《合同法》中关于“委托代理除法律规定应当用书面形式外,也可以口头委托”。他认为由于目前我国没有彩票法规,陈以撒当众接受儿子的口头委托摇奖,是符合法律的民事代理行为。陈路路是彩票的购买者和持有人,百万大奖应归他所有,不应当纳入其父母的共同财产。

    因调解无效,6月29日,浦东新区法院对丈人丈母状告陈以撒和陈路路一案作出了判决。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和被告分别作为被继承人的父母和配偶儿子,均属于第一顺序继承人,享有同等的继承权。

    但考虑到陈家父子长期照顾患病的陈梅婷和彩票系陈路路购买,因此,在共同继承陈梅婷约54万元遗产上依法可以多分,最后法院判令陈家父子该付两位老人遗产折价款14万余元。

    4、想娶亲家为妻

    官司缠身,50岁的陈以撒和22岁的陈路路更感到众叛亲离、亲情不在的苦痛。“百万彩票”已经使得这对曾几何时异常兴奋的父子陷入了痛苦深渊。

    在大饭店当服务员的琼琼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不愿自己心爱的人痛苦下去,回家就和妈妈说。唐凤英知道后,像母亲一样,每星期两次去为未来的“毛脚女婿”送饭菜,料理家务,使失去母亲的陈路路备感温暖。唐凤英还买了水果,带着煮熟的葱烤鲫鱼,与女儿一起去养老院探望陈以撒95岁的老母。

    官司缠身的陈以撒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在过去十多年中,尽管他支付了母亲所需的费用,还将苦苦省下的1500元为老母买了只金戒子,而平时却忙得很难在生活上体贴入微地关心老母。为此,陈以撒更感到唐凤英的善良:上海滩哪个准亲家会为陈梅婷穿寿衣,剪手指甲,还没忘记陈家的老母。于是,陈以撒萌发了与唐凤英共度余生的念头,但一想到唐凤英是儿子未来的丈母娘,他又不寒而栗:路路和琼琼能不能接受?

    与其由着别人说,不如堂堂正正明媒正娶,陈以撒再也无所顾忌了,他找到林耀强律师:“林律师,假如……假如我与唐凤英女士结婚有没有违反法律之处?”林律师对他们一家关系太了解了,初听起来不由得笑出声,毕竟儿辈还未婚,准亲家看上准亲家实属罕见,心里难免有一点点别扭。但细细一想,只要两人真心相爱,缔结良缘,亲上加亲,更是一段美丽的人间佳话。

    林耀强律师人到中年,见多识广,认为陈以撒言之有理。于是他就去找唐凤英,向他说明了陈以撒对她的爱慕之情。唐凤英离婚十多年,现在突然有人提亲,尤其是准亲家提亲,46岁的她脸上也火辣辣的发烫。

    “即使我同意,路路和琼琼能接受吗?”唐凤英又犹豫起来。然而路路、琼琼稍作考虑后却说:“只要父母幸福,就是我们做儿女的最大心愿!”

    再婚毕竟不是儿戏,尤其像准亲家之间再婚,心灵受过伤害的唐凤英更是慎重,她去征求哥哥姐姐的意见。兄姐们对唐凤英的选择也表示赞同。不过,他们提醒“不要太计较别人的闲言碎语,观念的冲撞是不可避免的!”

    陈以撒、唐凤英又双双去养老院征询陈母的意见。95岁的老母对唐凤英女士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为了表达心意,陈母连忙从手指上拿下当年儿子买给她的金戒子,作为礼物送给唐凤英女士。唐凤英不肯收下,她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妈妈,我什么都不要,只希望你身体好,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唐凤英说。老的少的,都赞同陈以撒、唐凤英的婚事,阴云笼罩的陈家,又充满着欢声笑语。

     5、两家合为一家

    陈以撒要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同事们都向陈以撒表示由衷的祝贺。8月1日,陈以撒、唐凤英双双走进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人生五十才开始,陈以撒、唐凤英花5000元拍了张结婚照。又在明珠大酒店订了5桌酒席。有的没被列入邀请的亲朋好友知道后,打电话给陈以撒,说到时候他们也要参加他的婚礼,为他祝福。喜滋滋的陈以撒只好将酒席扩为8桌。

    9月28日下午6时,是陈以撒、唐凤英新婚大喜之时。作为证婚人、介绍人的林耀强律师西装革履,在婚礼上即兴发表了意味深长、热情洋溢的证婚词:“人世间以稀为贵。新郎陈以撒代子摇中百万大奖,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生活中与准亲家结婚也属罕见,谱就了人世间一段千年难逢的美丽佳话。陈以撒先生、唐凤英女士能在今天喜结良缘,这要归功于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股票、彩票;没有改革开放,也不会给他们带来观念的改变,他们今天能冲破市俗观念,喜结良缘,作为证婚人和介绍人,祝他们幸福美满,百年好合,相爱到永远。”

    婚礼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10月1日晚上,陈以撒、唐凤英夫妇与路路、琼琼一起,登上了飞往马来西亚的航班,开始了蜜月旅行,抒写着陈家父子和唐家母女天下奇爱的新篇章!

    《今日早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