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专题

用身体写作 女写手发表性爱日记
  2003年11月12日10:5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用身体写作 女写手发表性爱日记
  
新闻链接:木子美的颠覆生活


    新快报讯(记者周琼)  一个以“木子美”为笔名和网名发表性爱日记的女性网络写手,今年8月以来迅速走红。今天凌晨记者发稿时,木子美仍一如既往在网上发表她的性爱日记《遗情书》。至今天零时30分,《遗情书》的访问量为162682。

  10月中旬以来,《遗情书》的访问量每日增长6000次以上,成为中国点击率最高的私人网页之一。

  一周前,她的性爱日记第二次关闭。木子美在关闭日记前的一个小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她已不堪忍受越来越多的网民在看完她的日记后对她展开谩骂及攻击。但一些自称“木迷”(木子美的发烧友)者认为木子美应该“走自己的路”。一天后,她的日记又恢复了正常,虽然过去的内容已被全部屏蔽,但新的性爱日记仍源源不断地刊出。

  木子美是广州某小资读物的女编辑,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毕业于广东某大学。

  今年6月19日起,木子美开始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性爱日记,当时访问量并不大。至8月某日,木子美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她与广州某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与以往的写作风格一样,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再现了她与这名乐手做爱时的大量细节。她在日记中直呼该乐手的真实姓名,并对其性技巧和能力进行了描述。此事一时在广州传媒界、音乐界及网络间广为传布,木子美由此“一炮而红”。随之走红的还有那个为她写公开日记提供平台支持、原本并不知名的网站。事发后,木子美曾迫于压力关闭日记一段时间,但重新开放后,访问量开始急剧飙升,网民们发表了大量议论。

  木子美被称为广东第一个“用身体写作”的女人,有人将她与女作家卫慧和棉棉相比,认为“她的写实作风显得更为大胆”。有网民将其走红概括为“木子美现象”。

  著名社会学专家李银河在听说木子美其人其事后,认为这标志着“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道德根深蒂固的社会中,人们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剧烈的变迁”,“中国社会已经开始向第三阶段过渡了(不仅男性享有性自由,女人也将享有)”。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指出:“木子美现象并非个体现象,它只是中国社会中新兴的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代表。”

  木子美“风波”

    木子美小档案

  性别:女

  年龄:25岁

  籍贯:广东毕业院校:广州某大学

  职业:编辑

  身高:160cm左右

  人气指数:★★★★★

  成名理由:性体验写作

  16.066万,这是木子美的《遗情书》在昨日下午显示出的访问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遗情书》点击率翻了两倍有余———10月12日,这一数字还只是6.3309万;11月4日中午,这一数字不过是12.2万。

  “摇滚乐手事件”后的木子美一夜成名。尽管过往的日记已被统统屏蔽,“慕名”前来的网民却有增无减。各地的写手在提及因“性”成名的女性时,已将璩美凤、周璇等人排到了木子美之后;一位社会学博士从出版商的角度分析说,“预计她将比卫慧更具投资潜力。”更有不少人对木子美的行为表示忧虑:“她这类人能获得幸福吗?”“她老了怎么办?她的下一代怎么办?”……

  木子美之成名

  木子美名气有多大呢?网友“董事长”曾这样形容:“自从某天她在《遗情书》里心血来潮用了几个字提了我一下,我的博客(网络日记)访问量迅速由个位数增加到4位数。博客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能有这么多人访问是可遇不可求的。”

  《遗情书》与一夜情

  大学毕业后的木子美曾在广州某小资读物开设个人专栏,文章内容以不同的性爱体验为主,在全国各地均拥有不少读者,其“小范围内的名气”由此得到突破,开始在更大的空间里崭露头角。

  今年6月19日起,木子美也在中国博客中开辟了一个小空间,写起了可供大众阅览的日记,并把这些日记冠名为《遗情书》。

  和她在杂志中所主持的栏目一样,“遗情书”的内容也以其性经历为主。

  据《遗情书》记载,木子美性放纵的方式多样:不仅频频更换性伴侣,还曾经当着朋友的面与朋友的朋友性交。此外,日记内容显示,木子美并不拒绝参加多男多女集体性派对。

  木子美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的:“不需要工作时,会看看碟,上上网,或者去一些酒吧,碰到心仪的男人,可能会跟他聊聊天,喝喝酒,然后一夜情……因为不害怕,我轻易就能爱上一个男人,轻易就能跟他上床,轻易就能从他身边离开。”(引自其《城市画报》专栏文章)

  她说,她只是在工作之余“有着非常人性化的爱好———做爱”。同时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将此中经历及细节写出来并公之于众。不过最早的《遗情书》尽管内容火爆,看客却远不如现在这样多,只是在小圈子里流行。

  8月某日,木子美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其与广州一位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将她与该著名乐人的性爱事件的大量细节再现在看客眼前,令人吃惊的是,这一次,她在日记中直呼该乐手的真实姓名,并对其性技巧和能力进行了描述。

  正是这篇日记,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使木子美“一炮而红”!

  木子美的这篇日记被迅速转贴到各大网站,又在网民间四处流传。在音乐界、传媒界及网络上引起极大反响。据悉,后来躲到成都的该著名乐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大为光火,称完全未料到与自己一夜情的对象居然是个喜欢“自爆性事”的女编辑。

  迫于压力,木子美曾一度关闭《遗情书》,不少日记也被迫删除。同时,她曾在广州某小资杂志上开设的专栏也被取消了。但过去的日记不见了,新的日记又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笔下流出。

  木子美之网评

  一位母亲因为自己12岁的女儿迷恋上木子美的文章,好奇地跑到中国博客网看了看《遗情书》,结果没看几眼就再也看不下去,忍不住在评论栏中写到:“难道就没人管管这种不顾廉耻、伤风败俗的人吗!”其实感到愤怒和无奈的不止是这位母亲,不少平日显得宽容大度的有识之士也表示对此不能接受。

  《遗情书》后近半数的跟帖都在对木子美展开各种谩骂及攻击。有的人在看了木子美的照片后,对木子美的长相大加讥讽;某网专门为此做了一个专题调查,在参加调查的1606人中,有1361人认为木子美的行为是“博出名的噱头”,只有197人认为这是“另类生活方式”;网友370211985认为木子美“借此成名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她跟靠‘皇阿玛性骚扰案’出名的周旋有什么不一样?”

  不过总体看来,与一年前本报推出《广州疑现性放纵隐秘群体》时人们对新闻主角云儿的反应相比,评论中不再单纯以唾弃声为主,赞叹其生活态度、钦佩其勇气、认为对此不必太过大惊小怪的意见占有相当比例。

  网友buhui说:“一篇篇看下来,好看,写得也好。”buhui认为小木写的不仅仅只是性,“否则能一直吸引那么多人吗?———黄色小说看得多会觉得烦,但是木子写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

  看客A留言说:“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他价值观都不同,为何看不惯别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就肆意诋毁?”他说他用rss订阅了木子美,所以每天都像能看email那样看到木子美的blog。“她的blog虽有成人成份,可更多是有人性成分、真情成分。这个社会缺乏就是人性成分。人生短暂,就应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网友“救救我们的孩子”认为,人们有必要学会一种“尊重”的态度:“我也许不赞成你的做法,但我必须捍卫你的权利。”

  还有不少人对木子美的行为表示忧虑:“她这类人能从自己的行为中获得幸福吗?”“她老了怎么办?她的下一代怎么办?”……

  更多的“雄性动物”在评论版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试图与木子美有所发展。

  木子美之专访

  博得如此多关注的木子美,是如何看待因她而起的这场风波的呢?

  我不想让人在日记里攻击我

  11月4日记者致电木子美,木子美一听到“采访”二字,就烦躁起来:“希望你们不要写我,不要报道我了!我不希望媒体再来写我了!”

  未待记者解释,她接着说:“我也是个记者,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采访我),以前我就是因为考虑到是同行,配合了很多媒体的采访,但现在我的私人生活受到了太多的干扰!现在很多人跑到我的博客(网络日记)上乱说,攻击我!我不想再配合了!”

  “可是这一切是必然的呀,难道你在公开自己的日记时没有料到吗?”记者问。

  “博客本来就是一个公开日记的地方,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写,也不是我一个人公开。”木子美说:“我一开始只是写给我们那个小圈子的人看,根本没想过要让现在这么多人来看。现在我那里(指博客)已经太乱糟糟的了!”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记者紧跟着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如果再这样,我会把我的日记关掉,谁也看不到!”

  “你的文字和你写的内容决定了你的日记肯定会受到这样的关注,也肯定会有人攻击你———你真的会关吗?”

  “我会这样考虑的!我为什么要让那么多无聊的人在我的日记上攻击我?”

  趁着她口气有所缓和,记者接着问:“前段时间不是听说你的《遗情书》将在10月份出版,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还没弄好,过段时间我会把它出版的。”接着她向记者道再见。

  11月4日,记者登陆中国博客网站时赫然发现,木子美的《遗情书》已然再度关闭,虽然当晚重新恢复写作,但和上一次(8月)一样,过去的内容已被紧锁。木子美说,她打算一直这样写下去,不过“如果烦了也可以不写”。

  木子美之自我评价

  从小到大我都是名人

  木子美曾在接受同城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并不是一个“本来默默无名、一夜暴富”的人,早在大学时候,她就开始剃光头、搞行为艺术。她对这种状况的解释是“出名是我个性上的原因———我要和你不一样,你不做我做。”(接受《名牌》杂志采访语)

  追根溯源,性早熟也许是木子美从小就与众不同的另一主因。据木子美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自述:“我第一次有意识触碰自己的私处是在6岁,在另一同龄女孩的诱导下。”“第一次有意识摩擦自己的私处是在12岁左右,坐在椅子上,全身麻麻的,好像有股水要出来,很想让它紧压着什么……那时经常幻想有个连体婴儿般的男人,不分开。”中学时候的木子美开始表现出对异性的渴慕:“我给一个男孩每天写一封情书,然后放在传达室……”(据《遗情书》11月6日所记)。

  有网友分析,家长的“开明”态度应该是木子美放纵自我的前提之一。

  记者曾在木子美10月12日的日记中看到她与母亲的一段“精彩”对话:

  “妈妈,要是某天有人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你不要难过。”

  “我知道。”

  “不管发生什么,你要坚强,万一有人采访你,你就说我是你的骄傲。”

  “好,我很坚强的。”

  “妈妈,因为出了这样的名,我更没法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了,我只能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坚持下去。”

  “嗯,别人问起我时,我还说你是个不喜欢被左右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活得很惨?”

  “没有啊,你快乐就好,身体没什么事吧。”……

     木子美十大惊世语录

  1关于婚姻

  记者:你会结婚吗?

  木子美:有可能,如果有人向我求婚,我看了也合适,就会结婚吧!其实也可以把结婚当作行为艺术,趁我现在有点热的时候,结个婚制造一起事件也挺好玩的。

  记者:行,我把你这个消息发布出去,肯定会有人来找你的。假如结婚,婚后你会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木子美:各自鬼混吧。

  (接受某报记者采访)

  2关于防止心灵破碎

  “我的态度是:荒淫无度的性行为尽量控制在物质技术能够发挥作用的层面,这是保证身体完好无缺,让你有机会后悔或继续享乐的前提;然后是心理上单纯地将性行为看成是它本身,它只是跟其他行为一样为人所需而设罢了,这是防止心灵支离破碎的途径。”(摘自《遗情书》2003-11-6所写内容)

  3木子美的嚣张主张

  “为什么木子美能这样嚣张:

  她没有用性交换爱情、婚姻、金钱……

  她没有用色相(因为她不可能)勾引任何男人……

  同时她又很负责,让众人知道哪些男人跟她性交过。

  她主张,女人们多给男人机会;她主张,取消妓女。”(摘自《遗情书》11月4日所写内容)

  4关于长相守

  “太多的起起落落,及时行欢,让我丧失了长相守的欲望。事实就是这样,你在我眼前时,我会是一束璀璨的烟花,只开放到你从我眼前消失。”

  (摘自《遗情书》11月3日所写内容)

  5关于频频更换性伴侣

  “快乐呀,当然还可以研究男人,每个男人都有不同的内容。”(木子美接受媒体采访时语)

  6关于男人

  “我重视男人的本来面目,那不是修身养性养成后的东西,或是可能随他身份变化的东西。所以有时候,我觉得男人脱了衣服都差不多。”(接受《mangazine名牌》杂志采访时语)

  7关于爱情

  “爱是做出来的,忽然觉得。如果在性交时无比相爱,算不算也是种爱情?比之虚无缥缈,它看得见、摸得着,享受得到……我很陶醉过程中的一切,落下的窗帘和窗外的景色虽然都很平庸,但我却能联想到《情人》那部电影,梁家辉和“小杜拉斯”也是在下午。我们,真的想做完美的爱,虽然,实质是性交而已,但正因为还没有真正的感情纠葛,使得性交更具纯粹魅力。”

  (摘自《遗情书》11月3日写与一位男人性交时的内容)

  8关于生活与男女关系

  “不需要工作时,会看看碟,上上网,或者去一些酒吧,碰到心仪的男人,可能会跟他聊聊天,喝喝酒,然后一夜情……因为不害怕,我轻易就能爱上一个男人,轻易就能跟他上床,轻易就能从他身边离开。也因为我太轻易,男人们轻易就可以把我忘记。男女关系于我而言,就是直接地与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摘自木子美专栏文章)

  9关于伤害

  “我时常有伤害感,但没有一把刀子插在胸口、徘徊不去的情况……我也伤害过很多人,就这样。我好像一直在玩一种极限游戏,很少和人平平淡淡地相处。”(接受媒体采访时语)

  10关于自己

  “我是一个很自我的女人,一个独立的,尊重自我价值、自我存在的女人。我要的是自由,时间,健康,机会。”

  “我的‘正’表现在引诱男人后,有一个研究者的态度,就像以前研究妓女的人会深入到这个阶层里去……(目前)男人研究女人的书很多,女人研究男人的实际经验太少了,这是值得去做的,希望那些被我研究的男人不要生气。”

  “我的‘邪’表现在我老去诱发男人的邪恶。”(接受媒体采访时语)  

来源:新快报 (责任编辑:蒋波)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