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尚

许地山之女许燕吉的两次非常婚姻
  2004年12月03日11:1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图为许燕吉和老伴魏振德。
图为许燕吉和老伴魏振德。
  早在30年代,许地山教授就以散文《落花生》和小说《春桃》为代表 的一批佳作享誉文坛。尤其是他笔下的遇难女子春桃的艺术形象,个性鲜明而忧伤感人。

  《春桃》作为现代文学搬上了银幕,刘晓庆塑造的春桃形象至今仍栩栩如生。如今,许地山的女儿许燕吉,已是年过花甲的畜牧专家。比起父亲笔下不识字的春桃,50年代大学毕业的许燕吉,居然有过一段更加曲折苦痛的婚姻经历…

  第一次婚姻在监狱中夭折

  1941年,许燕吉刚满8岁。那天午饭后,许地山教授像往常一样回卧室休息,突然倒地气绝。

  1950年,17岁的许燕吉高中毕业,自作主张报考北京农业大学畜牧系。

  北京的4年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外慧而内秀的许燕吉注意到同班一个男孩落落寡合,听说他父亲长期在泰国经商,他跟东北的母亲长大,显然不是属于时髦的“红出身”。虽然许燕吉是活跃分子,爱说爱笑,身边不乏出众的男士,她却时常主动亲近这个比她大3岁又不爱多说话的男孩,渐渐地他们之间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1954年毕业时,许燕吉向组织上说明了恋爱关系,这在当时不足为奇。尊重他们分配一地的意愿,他们被分配到河北石家庄。许燕吉在河北农业研究所当技术员,男朋友在专区畜牧兽医站工作。

  1955年5月,他们登记结婚。单纯而开朗的许燕吉心直口快,她万万没有想到,知无不言给她带来灭顶之灾。1956年的反右斗争时,她被隔离审查。

  1958年初,已经怀有身孕的她在扩大反右成果的运动中“补”为右派分子。随后,她的罪名上升为“右派反革命”,她的公职被革除。

  许燕吉跌进人生的深渊,先是孩子夭折了,然后她拿到了判刑6年的判决书,同时还有她丈夫写来的离婚书。许燕吉提起笔在离婚书上签上名字。以为坚如磐石的婚姻破裂了,好像被一堆废墟埋葬了,这废墟就是爱情的神圣殿堂。

  1964年,许燕吉刑满释放。按规定,她可以把户口迁至母亲所在的南京。可她仍有“剥夺政治权利”5年,右派反革命的帽子还戴在头上,她不愿意给德高望重一身洁白的母亲添麻烦。而社会上“四清”运动大张旗鼓,她虽然是个大学毕业的技术人员,还是没有单位敢要她。她只得在监狱劳改队就了业。

  1969年12月,林彪“一号通令”下达,全国都在疏散人口以备战。她被疏散到河北新乐县大流乡坚固村,那是滹沱河畔一个极贫困的地方。她挽起衣裤下地干活,就像当地一个没有文化的普通农妇。

  <为了活命嫁了一个老汉/font>

  面对风沙和苦痛,许燕吉撑不住了,为了能吃饱穿暖,她寻找和投奔已有17年未见的哥哥周苓仲。 一路寻来的许燕吉在陕西省眉县的柳林种马场,打听到了哥哥的消息。为了能留在哥哥身边,兄妹间有个依靠,哥哥对她说:“找个人吧,就嫁在当地,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这时的许燕吉在命运的逼迫下无可奈何地随了哥哥的意愿。

  听说外地来了妹子要嫁人,当地的光棍汉纷纷前来,可一听说是政治犯又都吓跑了。最后由哥哥作主,为许燕吉选中了陕西省武功县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汉魏振德。当时魏振德的家庭简单,只有一个九岁的儿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许燕吉没有多少意见,她看中魏老汉是贫农出身,身正根红。在决定嫁出去的时候,一个好心的当地的妇女对许燕吉说:“大姐,去看看吧,好歹要和他过一辈子,万一他要是个废人咋办。”许燕吉就从哥哥手里借了一点钱来到了魏振德家中。

  当天,在魏老头家里,一场“谈判”开始了。许燕吉说:“我出身成分不好,嫁到你家,今后你的儿子招工、当兵都不可以,你不要怪我。”老魏一听就乐了:“我就一个儿子,当不了兵才好呢,我要他给俺养老。”许燕吉又说:“我不会做饭,不会做针线活,你不要嫌弃。”老魏说:“有我呢,你只要看好儿子就行。”当天夜里,大队来了一名干部,对许燕吉说:“你有没有帽子?如果有,可不能结婚。”未等许燕吉开口,老魏就老眼一瞪:“咋说话呢?有‘帽子’还能叫社员?!证明上不是写得好好的。”说完就转身对许燕吉说:“要愿意嫁就赶快办,赶在麦收之前能算个劳力,多分几十斤麦子。”就这样,出身书香门第的许燕吉和目不识丁的乡下老汉在三个月后就结了婚。

  婚后,老实巴交的魏振德用行动执行着丈夫的职责,干农活时从不让许燕吉下手,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给许燕吉吃,而许燕吉心疼老魏的儿子,就悄悄地塞给孩子吃,老魏见了就说:“你身体太弱,以后自己吃。”有一次,许燕吉病了,憨厚的魏振德整天整夜地守护在她的身边,即便白天农活再重,夜里都不合眼。望着五十多岁的丈夫心疼的神情和憨厚的举动,许燕吉感动得哭了,于内心深处接纳了这个乡下老汉,从此两人风雨相依,家庭的温暖让许燕吉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之后,魏振德一天到晚乐呵呵地抽着旱烟,许燕吉也完全习惯了黄土高原的生活,连说话都是陕西味了,活脱脱一个陕西村妇,根本没有想到她还有平反的一天。

  拉着乡下丈夫的手来到了南京

  1979年3月,落魄半生的许燕吉终于迎来了春天的消息,她平反了。在黄土高原接到平反通知书的许燕吉愣住了,随即就嚎啕大哭:“这算什么啊,我的青春呢?我的前程呢?我那夭折的孩子呢?难道仅仅是一纸通知书就能挽回我失去的一切吗?”

  1981年,她回到了母亲的身边。母女相见,许燕吉跪在母亲面前无言相对,任凭泪水滚滚而落。之后,许燕吉进了江苏省农科院,不久又评上了副研究员,并当选为南京市政协委员。

  地位变了,留在乡下的丈夫成了人们关注的话题。早在平反之时,就有人对她说:“给魏老头一笔钱,散伙吧。”听了这话之后,许燕吉没有吭声。身处南京城里的她,依旧牵挂着远在陕西的丈夫,于是就抽空回到了陕西。村民们都以为她是来和老魏离婚的,尤其是当许燕吉拿着请调函到大队部盖章的时候,干部说:“你家老魏还没有发表意见,我们不能盖。”许燕吉说:“我和他可是一根苦藤上结出的瓜啊,我怎能丢下他呢?我离不开他了啊!”回到南京之后,她的老同学、老朋友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来信来电让许燕吉赶快跳出这离奇的婚姻。面对太多的好言相劝,许燕吉说:“我当时被人踹了一脚,心痛了大半辈子,现在我可不能伤他的心。”

  1982年,国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许燕吉拉着乡下丈夫的手来到了南京。这年,老魏的儿子魏忠科也在许燕吉的细心调教下,以骄人的成绩考取了陕西师范学校。

  刚来南京时,与其说许燕吉怕老魏在家闷得慌,不如说怕老魏觉得城市新鲜跑出去瞎逛而回不了家,就给老魏找了个门卫的工作,可大字不识的他根本无法胜任,最终老魏头还是因为大字不识的原因离开了才干了一个星期的门卫职务。

  三天之后,许燕吉想了想就让老魏头到农科院去养羊,这对于老魏来说是个“行家活”,一根旱烟袋往身上一夹,一大声吆喝,把一百多只羊养得又肥又壮。时间久了,人们看到老魏头饲养的羊如此的肥壮,就打趣道:“老魏头,你可以申请一个养羊博士呢?”原来一句笑谈,可老魏却当了真,回到家里就对许燕吉说:“他们都说俺可以当养羊博士,你给办一下,每月还能多给点钱呢!”成了“名人”的老魏头只要往草地上一站,人们就说:“瞧,许燕吉是他的老伴。”老魏头一听,在一旁悄悄一笑,心里那个乐啊——俺终于比婆姨有名了。

  老魏抽烟太凶,许燕吉心疼他的身体,就给他买了“中脉烟克”,可谁知老魏头就是不领情,说:“这是啥玩意儿,俺抽了一辈子烟,戒啥呢?”陕西人爱吃面,魏老头一天三顿吃不够。尽管许燕吉在黄土高原上生活了十年,也习惯了,但进城了也不能天天如此啊,魏老头看出了她的心思,既是“管家”又是“伙头军”的他就开始每天为许燕吉煮点米饭,炒两个小菜。住在省农科院家属区里的老两口你为我打水,我替你穿衣,平淡之中流露着关爱。

  1988年,许燕吉退休了,她不愿老待在家中,就来到台盟,养了十年羊的老魏也和许燕吉一道“退休”。回到家中后,他又开始天天蹲在马路边抽着旱烟看来回跑的汽车,边看边乐,许燕吉担心他的安全就硬将他关在屋里,气得魏老头两天不和许燕吉说话。

  许燕吉是个名人,来看望她的人很多,每次来人老魏就叼着旱烟吧嗒吧嗒地抽,啥话都不说,待人一走,他就对着许燕吉来一番“忠告”:这人挺有心眼的,要注意;那人说话不停,也不嫌累。最绝的是在许燕吉的影响下,老魏头开始爱上了电视,而且只看“新闻联播”,只要一两天看不到国家领导人,就会冲着许燕吉发急,说:“咋不见了,他们在什么地方,干啥去了?”

  闲下来的老两口各有各的乐趣,他们平静地走在人生的晚霞之中。

  (摘自凤凰网《鲁豫有约》)

来源:【武汉晚报】 (责任编辑:关莹)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