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生活专题 >> 网友原创作品 >> 红尘故事 >> 爱情故事 2001年2月13日18:14


黑洞——献给一位朋友(秦哥)
    

  你 

    一会儿看云

    一会儿看我

    我觉得

    你看云时很近

    你看我时很远

    一

    您别误会。

    我抄录下这首诗决不是在证明我懂诗。事实上我根本对诗这东西连边都不沾,是个纯粹的非文化人。我甚至不懂这首破烂东西是个什么意思。听一个懂行的老兄讲,这是什么前卫先锋派的东西,是个先宰了妻子又宰了自己的叫什么城(1)的疯子写的。

    可是,每天只要走 100步就能到我宿舍见到我的婉儿却把一张该死的纸片塞进了一个该死的信封投进了我该死的信箱,纸片上恰巧写着这首该死的诗, 诗下面还有两个足足有半页纸大小的该死的英文字:Byebye。再下面就是那和婉儿的长发一般飘逸的签名。

    往日见到这个签名,我会不由赞成出声来。可今天,我真他妈想哭。

    好象那个活蹦乱跳的草蜢曾经唱过一首歌,叫那个什么阵线联盟(2)。可这联盟怎么就把我这种人也给吸收了呢?

    二

    我正坐在宿舍里,面前是一堆厚厚的资料,足足有半尺高,好象是唐教授为我费了九牛二护虎之力才找来的。宿舍里的其他兄弟们依然在各行其事。小铜和小董依然在为那个要作“大款”还是要作“情圣”的问题争论不休,可他们就是想不到人是可以既作“大款”又作“情圣”的。小呆依然在场研究他的<<红楼梦>>,那痴痴的表情让人一望就知那林妹妹和宝二爷要命的爱情已经无可救药的腐蚀了他。

    我不知道自己拿着那张纸片呆了不多久,反正是很久。我从纸片里看见婉儿的灵魂飘然离我远去。我想大喊,可张大了嘴,喉咙里却好象生满了锈,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我着了急,把手伸进嘴里,想用力把声音给掏出来,可怎么使力也无济于事。突然之间我明白了:我得了癌。我的声带长满了癌,癌正在扩散。

    怎么办?决不能让癌扩散!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把声带掏出来扔到楼下去!可我还没想出办法来实施这个主意,癌就山洪一般冲洗了我的大脑,胸膛以至全身。我缩在床上,癌的苦痛折磨着我的每次一个细胞,我明显的感觉到躯体正在逐渐的萎缩,恐怕一会儿就会缩成一个烂柿子。我想坐起来,可浑身的力气竟然全都去见了上帝,没有一丝一毫留在我的身体里。

    小铜和小董的争论好象还在继续。而小呆似乎已读到<<红楼>>中最凄惋的地方,竟嘶声念到:“林妹妹都死了,我还活着作什么?” 这句从天上掉下来的奇异的话竟然具有神奇之极的魅力。小铜和小董停下了嘴上的大战,面面向觑。龟缩在床上的我那见上帝去了的力气竟然让这句话给熏了回来,我终于又像个活人一样坐了起来。

    这世上有些事真是奇怪的要命,有些感觉更是要命的奇怪。平常最为木讷的小呆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富有感情的话。更妙的是这句话竟然把我从那要命的黑洞里给拽了出来。“我还活着作什么?”要做的事儿可就多了。林妹妹虽然死了,宝玉还不照样娶了老婆生了孩子中了进士。即使老婆不娶孩子没生进士不中,还不照样从事高深的佛学研究。说不得哪天和尚不想作了,还会跑到太虚幻境溜达一圈。

    我记得在许多小说和电影里看见为爱情不惜一切的神圣的灵魂。我始终对他们充满崇拜之情, 以至于我根本不相信人会具有这种灵魂。我总觉得那些灵魂非人类所配得上。粱山泊与祝英台这两个人肯定从来就没有过。

    人其实是这么个东西: 给你口饭就会去吃,给你件衣服就会去穿,给你个台阶就会去下。若是给你点钱,对不起,太少了,还得给我加点儿!

    三

    面前那厚厚的资料终于提醒起我好象我正在为一个什么科技大赛做着一篇见鬼的论文,好象这篇见鬼的论文已经花费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好象最近的一个月的时光都是被一个见鬼的难题困扰着,好象我的导师唐教授要我尽快的把它给拿下来。

    一想起唐教授,我浑身都洋溢着真正的尊敬。并不是因为他是我国控制系统的权威就从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子尊敬,而是他对学生那近乎于上帝般的耐性和态度使我由衷的钦佩。老实说,我到现在还不大明白他犯了什么毛病竟然看中了我这个从冥顽不化的穷乡僻壤里跑出来的突土小子,非要作我的导师。这一次,他还费了很大的力气帮助我,满心希望我能在这次的科技大赛中漏一小手。

    他确实是个上帝。

    可上帝受到的待遇从来就是不公平的。报纸电视上整天出现的不是这个“歌星”离婚了,就是那个“影星”嫁人了,要么就是哪个“球星”虽然又一脚把球踢上了天,却又为自己买了套房子。可我们的这些科学家们怎么就是没机会上电视,怎么就是买不起房子。难道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就比不上那些所谓的“星”吗?

    我突然又想起了好象我今天还有个宏伟的计划。要美美的吃一顿午餐然后努力的完成一下午的睡觉任务。之后的晚上先和我的婉儿聊会天儿,再精神饱满的去攻克那搅得我昏天黑地的难题。现在很好,非常的好,这计划终于在午餐还没吃的时候就干脆利索的夭折了。既然午餐都不想去吃,还是出去走走吧,说不定会有好心情。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要想开些,至少这顿午餐钱已经奇迹般的省下来了。

    人世间的好多事,你想不开也得想开些,想开了也会想不开。如果要把自己的每根筋都抽出来缕一遍,你就非自杀不可了。

    就这么着吧!

    四

    天气很热,走在路上简直是被烧烤。这北京城真他妈怪异。才4月,那些气温计们就迫不急待的比着往上窜,生怕爬慢了会有人给它一鞭子。这么倒好,春天的影子还没瞧清楚,夏天就哼这小调冲过来了。

    京城的姑娘们不分高矮胖瘦大都穿上了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裙子。裙缘在轻风中随着姑娘们的细步划出一个个美妙的弧线。曾有人说夏日里飘飞的裙子能装点世界,把人给带进一个充满活力的天堂。这纯粹是一派胡言。要不我怎么丝毫没有进天堂的感觉,反而给眩得头昏眼花,简直是神经错乱的前兆。

    可婉儿也爱穿裙子,记得今年她第一次穿上长裙让我看的时候,我逗她说:“还没到夏天呢,你就开始丑美啦。”结果她一句话没说两滴眼泪就掉了下来,紧凑咬着双唇,转身跑了。其实,我多想告诉她:“我是逗你的,你知道你的身段再配上裙子有多美吗?那简直比天下最好看的风景还好看百倍,我真想天天看着你穿裙子的模样...”

    可现在 ,没机会也用不着说了。

    广播里的小姐正在漫声细语的播着今日要闻。原来又是污七八糟的波黑又污七八糟成了不起一团。看来前几日老美的那个叫布朗(3)的商务部长又要多几个黄泉之友了。不,还是少几个好点儿。婉儿最有同情心了。上次在《读者》上看到那段塞尔维亚青年和穆斯林少女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爱情故事(4)时,婉儿竟然泪流满面,哭出声来。我问她怎么了,她轻轻的把头靠在我的肩上,低声说:“他们好可怜。”我无言,只轻轻的试去她们面上的泪水。

    走在前面的两位老兄突然停下来。“国奥队真他妈活该!”高个子愤然骂道。“也不能全怪他们。”矮个子显然比较冷静。“不怪他们怪谁,这四年都他妈白练了!”“可人家也在练啊,比我们练得还狠!”“可在莫迪卡(5)打韩国,连拚一拚都不敢,越看越窝火,真他妈丢中国人的脸!”“可人家实力就是比我们强呀!”......

    我默默的从他们身边走过。我也是个标准的球迷,可婉儿她不喜欢足球,但她却因为我爱屋及乌。那次在湖边,她脸上挂着狡黠的微笑,冲我眨了眨眼,竟然从怀里掏出两张国安对申花的球票。我惊讶的张了半天嘴都没能合上。还是婉儿温柔的用纤手把我的下巴抬起来。

    可是如今,恐怕别说中国给踢出亚特兰大,就算是给踢出太阳系,她大概也不会用半只眼睛瞧的吧!

    “三角地”的广告歪七扭八的一大堆。特别醒目的是:96大片<<廊桥遗梦>>。提起这个片子我就有气。我和婉儿上一次----应该说是最后一次----看的电影就是这个鬼片子段。那个克林特·伊斯特伍德(6)和梅里尔·斯特里普(7)竟然根据一本据说不错事实上极为弱智的小说炮制了一部据说不错事实上极为弱智的电影。要意境没意境,要场面没场面,要情调没情调,要真实没真实。害得婉儿批评我:“你好不容易陪我进一次电影院,却挑了这么个片子。”我真是有苦难言,出力不讨好。不过我真的很想对你说:“婉儿啊,你放心。以后看电影我一定先调查,哪怕我自己先去看一遍呢!如果真的不错,再陪你去看。”

    可是,还有这种机会吗?......

    真改死。我陡然惊醒:怎么老是想着她。真该狠狠的煽自己一个耳光。不就是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真他妈不像个男人。

    可是,心里虽然发狠,那个飘渺的影子却总是在我脑子里游荡。一会儿敲打一下这边,一会儿敲打一下那边,就是不肯离去。我于是拼命幻想自己有多么多么伟大,一切困难与挫折对我异于小菜一碟,将会有很多很多人以尊敬的目光仰视着我。

    可是,在场仰视我的人群里,我分明看到了一双最美的眼睛,灰蒙蒙的。没有尊敬,只有怜惜。

    好象曾经有个人告诉我他的控制力特别强,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思维和感情。其实这是骗人的鬼话。我们谁也没法子让自己完全不属于别人。

    真的,谁也没法子。

    五

    我突然想起了唐教授,想起了我的论文。唉,我的论文呀!我还能完成你吗?我对此真的表示怀疑。

    也许我该和唐教授通一次话,告诉他我实在做不了这篇论文。也许他会伤心,也许他会失望,我都顾不上了。

    我走进电话亭,拨动唐教授家的号码,通了。很长很长时间没人来接。嘟嘟嘟的声音使我想起了一架被击中就要坠毁的飞机,为什么想起它我不知道。

    “喂?”“是我。”“我正要找你呢!”“蒽”“我给你找的资料都看了吗?”“没呢。”“那快点看,会对你的论文有帮助的。”“蒽”“那道卡儿有眉目了吗?”“没呢。”“可得抓紧了,没多少时间,这次科技大赛对你很重要!”唐教授加重了“重要”两个字的语气。“蒽”“别这么没精打采的,要是累了,和你的女朋友出去玩玩。”他竟然提到这个,我差点哭出来。“你怎么不说话?”我还能说什么?我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如果眼下的难题很难解决的话,不要灰心!事儿总是人做出来的吗?要有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我相信你!”我真的想大声说:“唐老师,您别相信我,我有难题,天大的难题。我不成了,论文我做不了。”可我怎么也说不出口。“还有事吗?”“......”“好好干吧。”“谢谢。”电话挂了。

    我真的很孬种,既没有放弃一切的决心,又没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可我还得活下去。

    我突然想喝酒。

    六

    我离开电话亭,来到街角的商店。

    售货员正在和一个顾客干仗。顾客说我是顾客是来买东西不是求你卖你不能用这种态度对人是不对的;售货员说我是售货员是在卖东西不是求你买我就爱用这种态度对人你管不着。我喝酒的欲望忽然没了,一秒钟也没停就出了商店。

    天气竟然凉下来了,快要下雨了。我抬头,一大块乌云正狞笑着把太阳给吃掉,像个黑洞。我一个哆嗦,我穿的衣服的确有点少。

    我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前面并肩走着一对男女。不知怎的,那女的突然奇迹般的变到了那男的背上。在两人吃吃的笑声中,那男的说:“我就是喜欢背着你走......”我感觉到自己脖根都红了,好象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竟然偷听别人的私语。我赶忙拼命逃开。我的脸上还在发烧,可骨子里却冷得一连打了十几个哆嗦。我只好把领子竖起来,双臂紧紧的裹着身子。嗨,衣服可真穿少了。

    这世界上的人可真有好多种。有个骗子一生十分之九的时间都在坑蒙拐骗;有个歌星一见到女孩子就想给人家签名;有个家庭主妇到死都还惦记着生火做饭洗衣服;有个皮包商穷得只剩一块钱了还要出入王府饭店;有个胖子明明恨得人家要命却还要冽着嘴冲着人家笑;有个姑娘虽然爱着这个可到头还是嫁给了那边个;......

    可我呢?我又是哪一种人呢?

    天气竟然又转好了。刚才被吃掉的太阳又露出了它的笑脸。可是,谁又能知道它会不会被再一次吃下去呢?

    但愿它不会。

    注释: 1、指诗人顾城。

    2、指歌曲《失恋阵线联盟》。

    3、因空难死于波黑。

    4、一对情侣由于种族纷争被迫分离,在相约出逃的途中被打死。

    5、马来西亚一体育场名,92.96两届奥运足球预选赛,中国均在此场遭韩国淘汰。

    6、著名导演.影星,曾获奥斯卡影帝.终身成就奖,导演并主演《廊桥遗梦》。

    7、著名影星,因主演《走出非洲》获1985年奥斯卡影后,在《廊》片中饰女主角。

    摘自人民网情感论坛




 
相关专题
 红尘故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