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主页 新闻要览 时政 国际 观点 经济 科教 社会 I T 环保 军事 文娱 体育 生活 图片
新 闻 推 荐
明天谁会被裁掉
人工流产小调查惊呆医生
2001年巴黎国际内衣展
不对称线条中的极至性感——Gianni Versace
不是想变心 只是诱惑难抗
绅士语言与非绅士语言之爱情运用
“四等女人”下班回家?
女人缘何不愿嫁?
爱情幽默:婚前婚后
客厅、卧室插什么花

3月12日新闻排行榜
“四大工程”将改写中国经济区域版图
中国增加军费 美国凭什么指手划脚?
组图:千年雷峰塔地宫开启
同性恋不再统划为病态
1500万岗位为何仍虚位以待
江泽民:提高新世纪人口资源环境工作水平
项怀诚:今年将增加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工资
申花笑傲上海滩洋枪现风采
快讯:政协九届全国委员会新增9位常务委员
恶父母竟煮食女儿尸

人民网 >> 生活 2001年3月13日09:26

K148次求援!5号车厢有车匪聚众抢劫伤人

赵军 李罡

    
■发生车匪聚众抢劫伤人案的K148次5号车厢

  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运即将结束之时,在成都至武昌的K148次高速列车上,发生了一起罕见的车匪持刀抢劫案:几十个混上车的不法之徒,将4号、5号车厢的乘客全部赶走,然后强占座位、酗酒闹事、调戏妇女,直到最后开始持刀洗劫乘客钱财,情况万分危急。而当时列车上只有4个乘警、一副手铐、一支短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乘客中的19名解放军官兵和一名公安民警,在随车乘警的发动下,迅速组成了一支特殊“刑警队”,机智、勇敢地制服了车匪。在疾速行驶的K148次列车上,上演了一部活生生的“警匪大片”。

    ■只买了一站地的火车票,几十个车匪混上K148

    今年2月11日,春运已近尾声,探亲、返家、上学的旅客冒着绵绵细雨涌向繁忙的成都火车站。下午4时许,成都至武昌的K148次高速列车驶进站台,突然,进站口传来一阵骚动声,一大群神态蛮横的“旅客”强行冲过安检口,涌上了K148次特快列车4、5号车厢。他们身背肩扛着大包、小袋的行李,手里拿着一张一站地的火车票。

    这伙人一上车就强霸座位,把同车厢的其他旅客赶走。76个人将两节车厢的216个座位把持住,他们三五成群地开始酗酒,有的还掏出藏在编织袋和腰里的砍刀、匕首挥舞着耍威风,车厢里弥漫着异常紧张的气氛。

    晚上10时20分,列车到达此行的第三站———渠县三汇镇站。大批外出务工和探亲返家的旅客登上了该次列车,本来就人多的列车一下子严重超员。车厢女列车员徐红为疏导乘客,请这伙人将强占的位置让出,岂料被5号车厢中部的一个大个子男青年推开,他举着刀恶狠狠地说:“少管闲事,当心老子砍了你!”在其他同伙的哄笑声中,瘦小的徐红只好无奈地退回乘务室。事后得知大个子名叫王岗。

    ■5号车厢有人持刀抢劫,快救救我们吧

    列车驶出三汇镇站后,强霸了车厢的车匪们喷着满口酒气,开始挨个向刚刚上车的无座旅客索要20-50元不等的所谓“座位费”。乘客稍有不从,他们挥拳就打。刚上车的王明均在被迫掏出10元钱交给王岗后,身上仅有的50元钱也被他盯上,王岗竟强拉王明均与其“赌一把”。王明均见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怎敢答应,转身就逃。王岗见状举起砍刀对他右后脑就是一下,还大骂:“找死!”王明均顿时鲜血直流,不得不又给了20元才免遭更大的劫难。

    杨晓辉、王明碧这对年轻夫妻来自渠县。王岗扯着王明碧的胳膊不怀好意地说:“小妹妹,到我这边来坐,给40元就行了,我这里安全。”说着伸手去摸她的脸、胸部,王明碧吓得直哆嗦,杨晓辉赶紧上前护住妻子。王岗不由分说,拿起刀在杨的脖子上就划开一条口子。这对小夫妻迫于淫威,只好乖乖地掏出40元,连行李都不敢拿,就逃离了5号车厢。王岗等车匪连第一次出远门的营山县小姑娘田兰兰都不放过,小姑娘哭着再三哀求,还是被抢走了10元钱。只有几元钱的敖建刚因为钱太少,不但挨了一耳光,还被迫把105元的火车票作为保护费交出。敖吓得躲在厕所中不敢出来。

    5号车厢的武汉某大学学生易思强和他的同学被这伙人强拉到座位上搜身,父母辛苦节省下给他的生活费被抢走了60元,同学的脖子还被划开了20厘米的口子……

    抢劫案发生之时,正在6号车厢就座的郑州防空兵学院罗庆伟、卢春阳等三位战士听到5号车厢的哭叫声、哀求声后,当即赶到5号车厢。了解到情况后感觉到事态十分严重,于是一方面与歹徒周旋,一方面叫人与列车上的乘警联系。与此同时,逃离5号车厢的被劫旅客在7号车厢碰上了正在巡视的K148次列车的乘警长刘鸿。用餐巾纸捂着伤口的王明均等人拉住刘鸿警长的手,哭着说:“快救救我们吧,5号车厢有人拿着刀抢劫,我们连行李都不敢要,就逃出来了!”

    ■警匪力量悬殊,情况万分危急

    刘鸿在乘警岗位上干了整整20个年头,可是闻听几十人在车上抢劫还是第一次。他把这些惊魂未定的旅客带到餐车,一个一个地询问清楚情况后,刘鸿更感觉到事态严重:车匪不仅人多势众,而且个个都带有凶器。他们又都喝了很多酒,极易情绪失控,给旅客造成更大的危险。由于正值民工、学生等外出、返校高峰,K148严重超员,各个车厢座位上、过道里都挤满了旅客。

    车匪们还在继续作恶。闻讯跑到餐车报案的旅客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向乘警们哭诉自己被抢劫、被车匪持刀威胁或是砍伤的遭遇。如果事态继续恶化下去,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不堪设想。而当时乘警长刘鸿的手里只有3名乘警、一副手铐和一支短枪。车上旅客这样多,武器绝对不能乱用,而猖狂的车匪又时时威胁着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刘鸿警长心急如焚。他果断地拿起手机,向武汉铁路公安处指挥中心汇报案情,请求支援。值班民警立即向值班的副处长盛亚民反映,盛亚民深感事态严重,立刻向郑州铁路公安局指挥中心汇报,请求沿途警方上车支援。鉴于案情重大,K148次发生抢劫伤人案的消息迅速通过无线电波逐级传送到铁道部和公安部,两部有关领导当即指示:铁路警方全力出击,坚决将车匪绳之以法,保护旅客生命财产安全!

    K148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中飞驰。上级的迅速调兵支援并不能使刘鸿警长的心里感到片刻轻松。他看看腕上的手表,列车前方最近的一站是达县站,要40分钟之后才能到达。在这40分钟里不知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乘客要受到伤害?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险情?再有达县是个小站,现在又是深更半夜,当地警方能够马上组织警力支援K148吗?刘警长的心里一阵紧似一阵。

    不行,远水难救近火,必须马上控制局面。刘警长“腾”地站起身对被召集到餐车来的3名乘警布置道:“在旅客中寻找人民子弟兵,和乘警一起组成特别小分队,在援兵到来之前,稳住局面,保护旅客生命安全。”

    ■秘密寻找穿军装的“乘客”

    为了不惊动车匪,乘警们分头秘密地从硬卧车厢开始寻找穿军装的“乘客”。

    在车尾的16号车厢3号下铺,带着爱人和孩子探亲后返回部队的广州军区某装备部中尉助理员明强正准备休息。刘鸿警长急切地走到他面前敬了个礼:“解放军同志……”明强起初以为乘警要查票,忙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当他听完刘鸿的案情介绍,当即起身抓起小桌上的军帽戴上说:“我是军人,有责任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犯罪。”临走他关照了妻子一声:“注意孩子!”

    睡在明强隔壁的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民警王维江本来已经上卧铺睡觉了。他的毛料警服里朝外挂在床位上,使刘鸿没有发现他是警察。而当刘鸿警长向明强介绍案情时,半睡半醒的王维江一个猛子坐起对刘鸿警长说:“我是警察。天下公安是一家,算上我一个。”说罢套上警服,轻轻为妻儿掖了掖被子,便随刘鸿和明强朝前面的车厢走去。

    刘鸿、明强、王维江3人边走边继续查找,凭着一件军装、一顶军帽,很快硬卧车厢的另外6名军人迅速被召集到了餐车。时间紧急,在餐车上刘鸿向这支临时组建的特殊小分队简单介绍了案情。大家发现刘鸿第一个找到的明强中尉,竟是这些军人中军衔最高的。于是明强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指挥官的重任。他布置行动方案道:擒贼先擒王,先疏散无辜旅客,再控制为首的车匪,将他们与同伙隔开,然后收缴凶器,并再三强调,要确保广大旅客的安全,宁愿自己流血,也不能随意开枪,绝不能让旅客再受伤。

    随后小分队一行人迅速朝案发地5号车厢挤去。刘鸿在前,明强、王维江紧随其后。队伍到了硬座车厢后,军衔最高的明强中尉见到有穿军装的乘客继续动员他们参加行动。开始他还能简单介绍一下情况,越接近5号车厢,简单的动员只压缩成一句:5号车厢有“情况”!或是推一推已经入睡的人,示意他跟上走。即使这样,被明强中尉叫醒的雷达学院研究生吴洪、武汉市公安局消防处舵落口中队刘斌、军事经济学院宣传处徐文君、武警武汉市支队江夏区中队蔡树全等12名战士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加入了小分队的行列中,使该队的成员增至24名。

    ■K148,惊心动魄3小时

    很快,小分队来到了5号车厢。走在最前面的刘鸿发现车厢里乌烟瘴气,到处是空啤酒瓶。根据受害人的描述,刘鸿一眼就认出了满脸匪气的最凶悍的大个子匪首王岗,只见他和另外一个同伙,占据了5号车厢前面的两排座位。王岗一条腿横跨在3人座椅上,两手攥着一把各种面额的钱,正得意洋洋地清点抢来的“保护费”。匪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把明晃晃的锋利砍刀。就是这把砍刀刚才使几位无辜的乘客被砍伤。

    怒从心中涌的刘鸿警长大步冲上去,一把抓起砍刀,严厉地对他说:“刚才你为什么砍人,跟我到餐车去说清楚!”气势汹汹的王岗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二话不说,气势汹汹地扑向刘鸿,一掌将刘鸿推出两三米远,想夺回砍刀。紧随刘警长身后的明强、王维江飞身上前一左一右把王岗“钳”在中间,按到了座位上。这时,车厢里的其他车匪有的抓起砍刀,有的拔出腰里的腰刀、匕首大喊大叫:“少管闲事!”“小心砍了你们!”按照事先制定的行动方案:稳住车匪,分割包围,避免正面冲突给车上乘客造成伤害,刘鸿、明强、王维江几个人一面机智地下了匪首的刀具,一面神态上故作轻松地只是说让王岗等“到餐车去说说清楚”。

    在刘警长3人将匪首王岗控制住的同时,随后冲入5号车厢的其他解放军战士、乘警、武警等人,迅速控制住了车厢的各个部分。在受害乘客的指认下,10名直接对乘客实施抢劫、伤害的车匪,成了小分队重点制服的目标。

    在另外几十名同伙的起哄、叫骂中,小分队成员迅速扑上去,抢下这10名车匪手里、腰间的刀具,两个“钳”住一个佯称:让他们到餐车里去说说清楚,顺序着将10名车匪骨干带离开5号车厢。猖狂的匪首王岗边破口大骂:说说清楚就说说清楚,有×××了不起!边抓起茶几上的啤酒瓶,被两个小分队成员夹住往餐车挤去。

    为了保护“参战”士兵的安全,制服车匪时冲在最前面的中尉助理明强又带领两名士兵承担了“断后”的重任。虽然小分队的人数最后增加到24人,但是大家赤手空拳要对付3倍于他们又人人手里都有刀具的车匪,明强深知自己不但要对旅客的安全负责,还要对这些凭着一身军装就主动肩负起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战士们负责。此时的明强走在小分队的最后,他手里紧握一把从车匪那里缴获的砍刀,侧着身边撤边用两眼警惕地扫视着5号车厢里其他人的动向。看到同伙被带走,车厢里不断有人大喊大叫、挥舞刀具谩骂、威胁小分队成员。明强中尉在后来的采访中对记者说:“战士们是我召集起来的,19个人来自不同的军兵种,我军衔最高。当时我就想,就是车匪们的刀砍着我,我被乱刀砍死,也不能砍着我的兵。否则我没法向他们的部队交待。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真是非常镇静,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10名车匪骨干被带到餐车之后,车匪们仗着酒劲和身上藏匿的刀具依旧对小分队的军警们进行威胁、谩骂。刘鸿警长见“断后”的明强等人也进了餐车,大喊一声:“上!”小分队成员立刻将被自己“钳”进餐车的车匪扑倒,抢夺车匪们腰间、裤管中的刀具。匪首王岗见军警们动手了,抡起手里的啤酒瓶向身边的小分队成员砸去。说时迟、那时快,郑州防空兵学院的战士罗庆伟抓住时机飞起一脚将王岗踢倒在餐车的椅子上,几个小分队成员扑过来迅速将王岗按倒在地。刘鸿警长用车上惟一的手铐将匪首王岗铐在了餐车的固定铁管上,其他9个疯狂拒捕的车匪也被小分队成员用就地取材的腰带、鞋带等物捆住制服。小分队成员又从他们身上搜出了10把匕首和腰刀。而此时,刘鸿警长才发现自己的警服被撕破,两名战士也在与车匪的搏斗中负了轻伤。

    K148继续在夜幕中飞驰。此时,达县车站已过,正像刘鸿警长担心的那样,调集的警力没有能在达县接应K148,列车的前方到站将是宣汉东站。在从车匪骨干被小分队制服到宜汉车站的行驶中,为了防止还散坐在4号、5号车厢的车匪同伙持刀到餐车抢人,刘鸿警长吩咐乘务员用送餐车、桌椅等物封死了餐车的通道。小分队成员也一刻不敢松懈地看守着10名车匪骨干。

    ■一队防暴警察向K148跑来

    12日凌晨1时,列车终于驶进了宣汉火车站。“来啦、来啦!有20多人……”一位乘警望着昏暗的站台叫道。刘鸿警长心头一惊,他以为车匪同伙借列车进站到餐车抢人。当刘警长借着车厢的灯光看出是一队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向餐车跑来,他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原来接到上级命令,郑州铁路公安局紧急调集的安康铁路公安处20名全副武装的防暴民警迅速登车支援,正持刀聚众向乘警要人的60余名车匪同伙的对峙行为被迅速制止,防暴民警从他们身上竟然搜出了多达220余把各种刀具,随后将他们全部清理下车。

    12日凌晨2时02分,K148次列车驶入四川万源火车站,郑州铁路公安局刑侦处王仲刚处长率安康铁路公安处30余名刑警就将列车的餐车团团围住,在小分队的协助下,10个车匪被押下列车。乘警则将几名受伤的乘客送下车治疗,并协助调查。

    目送押解车匪的警车徐徐起动,明强中尉对排成一行的19位战士喊道:“立正!报数……”当他听到所有的战士一个不少后,带队登上了K148次列车,继续他们的旅程。

    当挺身而出的19名部队官兵和民警王维江返回车厢时,车上旅客纷纷鼓掌向他们致谢,有的还高呼:“人民解放军万岁、人民警察万岁!”

    12日早上7时许,增援的武汉铁路公安处刑警陆续赶至万源火车站,对2·11K148高速列车抢劫案的审查取证工作迅速展开。

    同日赶来的武汉铁路公安处党委书记肖知选、副处长盛亚民等有关领导在武昌火车站慰问和看望了被抢劫的旅客,对中尉明强和咸宁市公安局民警王维江等19位军人、警察表示深深的敬意。

    19日,武汉铁路公安处向19名部队官兵和王维江所在的单位发出了感谢信。此后,明强中尉所在的部队、王维江工作的咸宁市公安局才得知K148次高速列车上发生的动人故事。

    记者电话采访明强中尉所在的广州军区某部景副政委时得知:该部队组成的调查组已完成对明强事迹的调查。部队将组成明强事迹报告团,在部队官兵中大力宣传他那种大智大勇斗歹徒,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崇高精神。记者还了解到:明强中尉今年30岁,已有十余年的军龄。他曾当过班长、排长、连长。

    明强中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自己能够冷静、机智地指挥制服车匪,完全是部队多年培养的结果。任何一个军人在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遇到威胁时都会这么做的。

    武汉方面的最新消息是:3月5日,武汉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抢劫罪、扰乱公共秩序罪正式批准逮捕了王岗等10名车匪,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武汉铁路公安处的领导与参战的“小分队”成员合影
■“小分队”总指挥明强(中)向武汉铁路公安处的领导汇报
■K148次乘警长刘鸿(左一)向上级领导介绍制服车匪经过
■有关领导接见参战的其他乘警
主动参战的王维江民警(右一)协助案情调查
参与K148次抢劫伤人案的部分车匪被押送归案
■军警们从车匪手中缴获的刀具
■军警们从车匪的行李袋中搜缴遗留的刀具
■被车匪们抢劫伤害的部分乘客
《北京青年报》 2001年3月13日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