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生活报道 >> 生活写真 2003年4月28日06:29


亲历非典一线14个日日夜夜,北京协和医院医生曹彬吐露心迹———
“我骄傲,我是一名医生!”
    
曹彬和家人合影,右一为曹彬。

    自4月7日起的14天里,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医生曹彬被派往北京佑安医院参加非典患者救治工作。这不平凡的14个日日夜夜,成为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他喊出了蕴藏已久的心里话:“我骄傲,我是一名医生!”

    请听他的自述:奔赴佑安医院——

    来自7家医院的4位医生和8位护士,首先学习消毒隔离的“9条军规”

    我们的这个医疗小组共有4位医生和8位护士,分别来自协和医院、北大医院、人民医院、同仁医院、天坛医院、复兴医院、宣武医院等。我们像战士一样奔赴还不太熟悉的战场。但是,没有人胆怯,没有人选择退出,也没有人提任何条件和要求。

    佑安医院是北京市第二传染病医院,与协和医院相比,它的优势在于有良好的消毒隔离传统。医疗小组要进入病房工作,必须先接受消毒隔离培训。来自综合医院的我们没有丝毫消毒隔离经验,不用别人强调,我们也知道消毒隔离培训是多么重要。培训开始,护理主任一口气讲了9条“规矩”。

    大家谁都记不住这么多繁琐“规矩”,于是开始七嘴八舌询问自己不明白的内容,但是我们明白,掌握这些“规矩”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不受病毒的侵害,可以说,这些“规矩”是传染病医务工作者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

    救护7号病人——

    渐渐地,我们做得像一名专业的传染病医生一样了

    医疗小组工作的病区是感染一科,需要抢救的病人住在7床,病情仍危急,我们立即开始着手工作。这位患者是女性,在接触非典病人3天后出现高热、咳嗽症状,3月31日住进佑安医院,虽然经过积极治疗,病情仍没有好转,高烧持续不退,一周后双肺炎症浸润影明显增多,呼吸困难进行性加重,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病人还伴有高血压和高血糖。吸氧和无创机械通气无法改善其低氧血症,我们便作了气管插管接呼吸机治疗。

    刚开始,医疗小组还面临着陌生的环境和不熟悉消毒隔离两大难题。7号病人呆的房间不大,另外还摆放着呼吸机、监护仪器和各种输液仪器,因此显得很拥挤,我们戴着厚厚的双层口罩进入病房,常常感到气不够用,经常不自觉地要张口呼吸,虽然我们知道张口呼吸可能会很危险。病区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过氧乙酸的味道,最糟糕的是这种气体对眼睛也有很强的刺激性,使眼睛又痛又痒。病区内紫外线灯的密度很高,我们被要求“人到(紫外)灯灭,人离开(紫外)灯开”,但一忙起来就忘了关紫外线灯,常常站在紫外灯下忙了半天才发现。经常受到紫外线的照射,耳后和脖子这些皮肤暴露的地方又红又痒,但是又不敢伸手去抓。医疗小组成员都是消毒隔离的新手,开始真是手忙脚乱,而且动作又慢,不是忘了戴手套,就是忘了戴眼罩,还常常把穿、脱隔离衣的顺序搞错。好在感染一科的大夫、护士对我们很关照,不断提醒我们,纠正我们的错误。渐渐地,我们也做得像一名专业的传染病医生一样了。

    无微不至是护士———

    护士在护理工作中要为病人擦身、吸痰、处理大小便、更换输液、抽血

    针对患者高热等症状,我们加用了糖皮质激素,并加强支持治疗,改善营养状况、纠正酸碱平衡失调和电解质紊乱、控制高血压和高血糖。第三天,患者体温下降,呼吸机的支持条件在允许的范围内逐渐下调。我们都很兴奋,感到努力没有白费。

    护士在护理工作中要为病人擦身、吸痰、处理大小便、更换输液、抽血。她们与患者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大夫长得多,因此她们冒着更大的风险。吸痰可能是最危险的工作了。吸痰时病人往往会有呛咳反应,这时呼吸道分泌物就会直接喷射出来。为了自我保护,每次吸痰时护士都要戴着类似“防毒面具”的头盔。可戴着这种东西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而且穿、脱头盔是件非常麻烦的事,当病情紧急的时候是没有时间戴的。医疗组的护士很多是20多岁的小姑娘,离开家,离开父母,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可是没有人叫苦、叫累,真是难为她们。

    医疗小组直接受北京市非典专家组的领导,复兴医院的席修明教授是专家组的成员。他几乎每天抽时间来看病人,如果实在没有时间就打电话询问病情。有一天下午2点,他来到病房,我看到他眼睛里布满血丝,席教授告诉我昨晚参加市里的会议,直到凌晨5点才结束,上午睡了一觉,下午又赶来了。这一天7床的病情稳定,席教授放心地走了。他还要赶到其他医院会诊。专家用实际行动给我们这些年轻大夫作出了榜样。我一方面佩服他们精湛的医术,另一方面也由衷地佩服他们无畏的敬业精神。

    “我们是生死之交”———

    我们在病房常常一呆就是12个小时,医疗小组成员相互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病人病情没有明显改善,复查胸片肺部阴影没有明显吸收,我们刚开始放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气管插管已经一个星期了,可是离拔管撤机的目标还差得很远。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们知道插管时间越长,继发细菌感染的机会也越大,而且一旦发生细菌感染,后果不堪想象。一个星期后,我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病人的体温再次升高达40摄氏度,血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明显升高。很明显,细菌感染发生了。我们进行抽血细菌培养、痰和尿培养,试图找到致病菌,以便对症下药。但结果总是阴性,我们只好凭经验用药,但是效果不好。病人体温持续不降。高烧后,呼吸机支持条件再次升高,情况非常危急。为了尽快控制肺部感染,改善呼吸状况,我们毅然决定给病人作气管切开。对于非典患者,气管切开手术过程中以及手术后,病毒的扩散量会大大增加。但是为了抢救病人,冒着危险也要作气管切开。手术很成功,但是病情却没有改善。在我们医疗组来到佑安医院两周后,病人抢救无效死亡。

    在最后这段日子里,我们在病房常常一呆就是12个小时,下班后都是疲惫不堪,但是大家都很乐观,相信病人能转危为安。最后虽然未能抢救成功,心中有一丝遗憾,但我想大家都问心无愧。

    我们医疗小组是一个战斗的集体,在紧张而又危险的工作中,大家互相帮助,互相学习,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最后分手的时候,互相话别,北大医院的阙呈立大夫说“我们是生死之交”,我也有同感。

    “我们在拥抱死亡,但是不畏惧”———

    感染一科的大夫、护士都是从其他科室抽调的。他们超负荷工作,但乐观、幽默

    感染一科原来是艾滋病房,办公室里还挂着濮存昕为庆祝“爱心家园”成立的题字。这里的大夫、护士都是从其他科室抽调的。可以说,他们也是边干边学。在我们进入病房时,他们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多天。由于医务人员少,病人多、病情重,他们常常是超负荷工作,有的因此累倒了,但是没有一个大夫、护士被吓倒。

    金荣华大夫是这里的主任,30多岁,精力充沛。他是在非典病房成立后临危受命当上主任的。我们都管他叫“金sir”。每天查房、会诊,指导住院大夫工作,经常工作到很晚才离开。而且有时刚回到宿舍休息,病人的病情发生变化,一个电话他又回到病房。有时他也会发脾气,但往往是善意的。主治医生李雁和郭彩萍都是30多岁的女大夫,为了与非典战斗,都离开了家,住在医院里。她们为人热情,知识丰富。6位住院大夫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医师,一次我问他们:“在这里工作,害怕不害怕?”他们的回答是:“我们在拥抱死亡,但是不畏惧。”

    真的有“家”的感觉———

    3区是非典病房工作的大夫、护士的“家”,通常3到4人住在一个房间。任何人都不能穿白大褂进入这里

    因为害怕传染给家人,几乎所有的大夫、护士都不回家,大家下班后休息的地方称为“3区”。3区是一个“清洁区”,任何人都不能穿白大褂进入这里。3区是非典病房工作的大夫、护士的“家”,通常3到4人住在一个房间。“管家”姓仇,是一位40多岁的女同志。她对每一位住户都了如指掌,对我们这些来自外院的人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3区虽然称为“清洁区”,但是这里的住户都是非典的高危人群。任何人只要感染上非典,就有传染给其他人的可能性,如果这样,3区也就不是清洁区了。住在这里的每一位大夫、护士对此都很清楚,但是大家之间没有隔阂。一个人下了夜班,就会有几个人上来关切地询问他的身体状况,会有人给他送上热好的饭菜,招呼他赶紧休息,养足精神。在这里,我们真的有“家”的感觉。

    “儿子,爸爸也想你”———

    儿子刚两岁,既聪明又调皮。他对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不习惯,有一次在电话里突然说:“爸爸,想你。”

    妻子也在协和医院工作,她一直在事业上支持我。在我奔赴“前线”的前一天,她哭了,问我“能不去吗?”我无法回答。过了一会儿,还是她来安慰我,说佑安医院的防护条件好,不会出事的。妈妈已经61岁了,身体一直不大好,退休后一直在帮我带孩子。每次打电话她总是安慰我,让我安心工作。直到我完成任务,回到协和医院,才知道这段时间由于为我担心,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短短半个月体重减了4公斤。儿子刚两岁,既聪明又调皮,他不知道我去干什么,可是对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不习惯。每次我打电话回家,他都抢着跟我说话,有一次他突然说:“爸爸,想你。”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说:“儿子,爸爸也想你。”

    我在佑安医院工作的这段日子里,北京非典发病人数明显增加,协和医院也开始收治非典病人,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医护人员正在或将要奔赴前线。

    (本报记者 白剑峰整理)

    曹彬简介

    曹彬,1972年生。1998年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现为北京协和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28日第五版)  


  
 
相关专题
 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