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生活报道 >> 百姓茶坊 2003年4月16日05:44


圆城与方城

刘心武

    

  “你怎么总在一个大公园里拍照啊?”翻看我在悉尼拍的风光照,亲友都这样问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许多照片上都出现了高耸的悉尼电视塔。

    悉尼别名“港湾之城”,它的主体部分建造在珊瑚分枝般复杂的海湾岸台上,整个市区的布局以杰克逊湾南岸为圆心,放射性地朝四周发展。它的电视塔,恰巧建在圆心地带,至今已近三十五年,约有三百零五米高,很长时间里都是全澳和南半球最高的建筑物。它的造型不是那种世界各处习见的尖锥套圆球的样式,而是以颀长的金属管直插蓝天,顶端望去是玲珑轻盈的金色陀螺形结构,实际是紧固的九层房厅,其中有两层是旋转餐厅,两层是观览大厅。人们在城市里活动时,无论在围绕圆心哪种长度的半径上回望,都能有“塔影总在蓝天际”的视觉快感,加上整个城区绿化程度很高,可谓“花木总在身左右”。因此,尽管我变换了许多方位拍照,近景各不相同,但大背景上总还有电视塔剪影。

    世界上各处城市的布局,可简单归纳为两种:一种是圆形或接近圆形的,一种是方形或接近方形的。有些城市乍做鸟瞰会觉得布局很乱,但只要细加分析,也大都无非由一些圆形或方形的结构交错组合而成。大体而言,东方多方城,西方多圆城。成功的城市规划,布局上的窍门可以概括为“方要中轴圆要心”。方城的中轴若不认真设计,就好比一个躯体没有坚实的脊梁骨;圆城的圆心若不刻意营造,则好比一个生命没有健康的心脏。

    回到北京,越发感觉到这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座珍贵方城,特别是中轴线的布局,从天安门往北直到鼓楼、钟楼那一气呵成的华彩乐章,莫说身临其境,就是清夜月下倚枕默想,把那十二栏杆细细拍遍也足够动魄销魂。

    可惜的是,在与世界接轨的热潮中,我们的一些方城在改造规划上,破坏了原来古典式的中轴线,盲目地在市中心修造高层洋式建筑,以为那样方能体现出现代化的国际气派,误把悉尼那样的西方圆形城市的放射性布局模式生搬硬套过来。

    北京的古典中轴线虽然大致保存了下来,但对在该中轴线的延长线上究竟该怎么布局,似乎还缺乏细致的、高层次的研讨。为适应汽车化的现代城市交通,北京目前也已开辟了六条环城公路。环路自有其功能性,但千万不能因为有这些环路,就懵懵懂懂地觉得北京也该变成悉尼那样的圆城了。北京在城市改造规划上目前还坚持着严格限高的原则,相应的法规也越来越细密。但依照按环路向外逐环放宽高度限制的“游戏规则”发展下去,北京会不会成为一个“大盆”?但愿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作者为著名作家)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3年04月16日第八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