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生活报道 >> 百姓茶坊 2003年4月19日05:46


换种眼光看典当

潘清  季明

    

  “在我的印象当中,当铺总是和‘拮据’、‘潦倒’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拥有一家私营贸易企业的刘先生说,“这种印象,一直到我自己走进典当行才发生了改变。”

    今年春节,刘先生一家计划到澳大利亚度假。按照旅行社的规定,必须缴纳20万元保证金。刚刚买下了一套高档商品房的刘先生,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到银行办理短期贷款手续繁杂,时间也来不及,又不好意思向亲戚朋友开口,正在犯愁的时候,一位朋友建议他“到当铺试一试”。于是,刘先生拿着房产证来到上海东方典当有限公司,成了这家公司“出境旅游融资宝”业务的客户。10天的旅行结束后,刘先生向典当行支付2000元手续费,赎回了自己的房子。“既快又方便,也没有人情债的负担,”刘先生风趣地说,没想到自己竟和当铺“一见钟情”。

    和刘先生一样,不少上海人对当铺的印象都是从旧电影和小说里得来的———黑漆大门上写着大大的“当”字,高高的柜台和冷漠的掌柜;花天酒地的少爷偷了家里的珠宝送到当铺里换成挥霍的资本,穷人家拿了过冬的棉衣换回第二天的饭食。

    今天,许多精明的上海人已经开始换种眼光看典当。他们不再把出入典当行当成丢脸的事,而是视为一种利用融资工具的理财行为,一些理财观念比较超前的市民甚至把典当行称作“第二银行”。

    上海典当行业同业公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上海拥有近40家典当企业,2002年成交量达到10.34亿元。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典当企业,东方典当开业仅半年就成交了1.63亿元。

    越来越多的上海人在资金周转不灵时通过典当行来“调头寸”。股市走牛了没钱补仓,就拿车子房子当笔钱入市搏杀;做生意缺流动资金,积压产品也可以从典当行换来现钱;就连在车站丢了钱包的旅客,也会在警察的指点下用手表、相机典些现金应应急。

    华联典当行总经理吴贤达说,如今典当行的服务理念变成了“救急不救穷”,“我们的定位是在银行等金融机构之外提供短期、应急的融资服务。”

    既不需要信用调查,也用不着他人担保,值钱的东西送过去,很快就能拿到现金,比从银行贷款方便,也没有向亲友借贷的“面子问题”。难怪过去典当行的当品以家电、服装为主,而眼下房产、汽车、数码摄像机、电脑、手机等融资额较高的“大件”在当品结构中占了大头。

    一些经常出入典当行的上海人,甚至从中发现了不少诀窍。如果只需要10万元现金周转,哪怕值100万元的房子也只要求当10万元,为的是少支付一些利息和手续费;常出远门,心爱的私车交给典当行,既省了停车费又没有遗失损坏的危险;名贵字画由典当行的专家保管,也比自家收藏省心多了。

    第一次进典当行还怕撞见熟人的股民汤先生,如今成了典当行的常客。“我不是没钱,而是选择了一种比借钱更方便的融资方法。”汤先生说,“现在周围的不少股友都开始学我这种法子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3年04月19日第八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