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职场人生 >> 职场五味 2003年4月18日04:41


“海归”的故事

本报记者 包蹇

    

    近日,一位大学同学留法归来,同学们相约聚会。令人意外的是,他没有想像中“海归派”意气风发的样子,反而显得压力重重,忧心忡忡。

    “谁能帮我找到300万元的风险投资?”这次回国,他连家乡都没有回,急着为带回的项目寻找机会。然而,熟悉行情的业内人士称,这样的项目想法太过简单,几年前可能有希望,如今已失去吸引力。

    曾几何时,出国留学,在多少莘莘学子心中曾经是一种梦想和时髦;而留学归来,更是荣耀和精英的代名词。如今的“海归”境况如何呢?记者走访了其中的几位,他们说出了不同的故事。

    如果说这也算移民的话,李先生的7天可能是最短记录。如今的李先生虽然有点惋惜,却也并不后悔——

    计算机工程师李先生:不再为“情结”出国

    我们这种名牌大学的学生都有“出国情结”,我毕业后在IBM任维修工程师,当时身边的人很多都在考虑留学或者移民。1999年,学计算机的到加拿大,一个月挣5000美元很容易。

    2000年,我的移民申请顺利地批下来了,但半年后我还没动身。负面消息开始传来: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同事好多人去后没什么消息:估计有的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做蓝领了。在那里,贫富差距不是很大,做一份匹萨外卖,收入与白领比也不低多少,夫妻俩买房子、车子也没有问题。那边生活节奏缓慢,冬天长,朋友少,有的人没结婚,一个人过去很孤独。

    2000年11月,我终于决定去看看再说。在加拿大那几天,我办理了一些必须的手续,见了几个朋友,也去看了大瀑布。多伦多不大,情况与我的想像差距不小。工作难找,关键不是专业的好与坏,而是语言能力问题。一周以后,我就回国了。

    回想起来,出去的时间毕竟太短,这个选择是对是错,也许要很长时间才能够看出来。我在成长过程中一直觉得出国是最好的路,出国难免盲目。20年前,出国的感受可能很刺激———国外的物质生活与国内相比反差很大,现在这种差距越来越小,尤其从上海等较发达的城市出去。

    我认识很多“海归”。5年前,“海归”稍微带些思想就能够给人新鲜感觉,也容易获得用人单位的青睐。如今,即使是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国内企业也要求有在国外大公司工作的经验,并确实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我现在跳槽到另一家计算机公司,与在国外的同学相比,收入差别不是很大。论生活质量,感觉比他们好。在国内,我们算高收入阶层,他们在国外仅算平均水平。上海发展很快,经济发展带动人的素质和收入都在提高,机会也很多。现在也不大听到身边的人要移民、出国的消息了。

    出国留学或归国创业,都需要冷静分析,问几个“为什么”——

    人力资源公司赵经理:不要盲目决定去留

    我在上海对外服务公司人力资源分公司工作。“海归”是一个值得赞扬的群体,很多人都非常棒,回国后发挥了很大作用。随着国人对外交流的增加,对于“海归”的认识也更加理性,重点是看他们是否有真才实学。一般来说,那些在国外做出成绩的华人无疑是优秀的———比如在国外大学、研究所担纲的教授、科学家。国外著名大学的毕业生也不用怀疑。尤其是理工科,比如斯坦福大学的化学博士、国外著名医学院的博士肯定是比较有学问的专业人才,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一定是很聪明的人。

    但我们也碰到过令人悲哀的例子:一个来自辽宁的学子在乌克兰读商务,贫穷的父母在家乡只住着7平方米的房子,却节衣缩食挤出6万元供他去国外念书,寄予厚望。其实,他们被人才中介欺骗了:一方面,到乌克兰没有选择其世界一流的学科如航空系、机械设计或化工,而是名不见经传的商务;另一方面,自己缺少商务经验,没有基础就去读。这样的留学生回国还希望能够像过去一样荣耀,那是不可能的。

    “海归”的语言能力也不一定每个人都强。我曾经面试过一名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学生,请他用英语讲述自己的留学经历,结果他却不敢开口。我还曾经面试一个在法国和英国都拿到硕士学位的留学生,也很不理想。这样的留学经历是很可惜的浪费。

    第一代移民非常希望能够融入国外主流社会,对一些人来说,这十分困难,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压抑。这种压抑过去是可以缓解的———因为国外生活水准高,环境好。但现在,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环境也在巨变,一些人的生活水平和收入和美国也不相上下。他们回来以后,就大吃一惊:“哇,这么好!”于是也要回来。这种选择常常就有盲目的成分。我认识一名在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从事汽车设计的杨女士,她怀着这种心理也急着要回国,而国内还没有哪家汽车公司拥有汽车设计中心,可以为她提供相应职位。

    不管是留学还是回国,都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要达到什么目的?是不是惟一的选择?机会成本高不高?

    现在,国内吸引海归的方式也和过去不同。原先,留学人才引进的对话可能是:“我回来做什么?”“不清楚,你先回来再说吧!”而3年前是“先把资料给我们,再联系”,或“先回来到人才交流中心,找到后再分配”。热情的邀请,模糊的工作。这都是优秀的人才不能同意的。如今,北京、上海等地引进“海归”的要求越来越清晰。近日,上海的宝钢、浦发银行、城市合作银行等到美国去招聘,职位、待遇、工作性质内容、需要的学历、专业要求、工作经验都十分明朗。

    在出国留学变得容易的同时,“海归”也在失去其优越感和神秘感。当真是“英雄不问出处”——

    某信息产业公司总裁戴博士:不再在乎是不是“海归”

    我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到美国新奥尔良大学读博士,2000年回国,现为上海某信息产业公司总裁。2002年被评为上海市十大IT新锐之一。

    “海归”要做得好,首先应该忘记自己是海归。不管人们如何评价,市场是公平的,不会因为哪家公司的总经理是“海归”而对他另眼相看。我始终认为,成功与是否“海归”没有关系,他们的相关系数是零。要成功,首先应该符合国内需求,符合当地的能够让人成功、或者相对成功的规范。

    几年前,我经营着自己的小公司,由于大小公司对市场的敏感程度不同,我总感觉有难以冲破的瓶颈;我与一些美国公司的人打交道,也感到彼此有较大的“视差”。于是,在大家都向往出国时,我毅然决然地到美国读书。

    在新奥尔良大学,我非常忙碌,每天都是实验室里最晚下班的一个。同时,我也很喜欢交朋友。在国外,有些中国人容易变得封闭,这对自己的成功很不利。在美国,我与各界广泛交往,也时常回国,与国内保持密切联系,我有一年回国时还替母校做了一段招生工作呢。我认为,千万不能和国内脱离得太远,那样,想回国也回不了。

    我有一些海归朋友到国内寻找机会,他们条件都不错,也没有很特别的高要求。有的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创业过程并不顺利,就又回去了。但这并不等于说国内没有机会。

    过去,“海归”有着鲜明特点:他们往往是最优秀的人才。而现在,很多并不优秀的人也能够出国留学。因此“海归”也正在失去以往的光环。我想,三五年后,也许就会“英雄不问出处”了,更加无所谓了。

    

    链接

    ●在上海工作的留学人员已达到3.2万人,仅在上海创办的高科技企业就达1400多家。上海已经形成两个群体,即在沪工作的国际化留学人才群体和高层次高科技留学人员企业群体,他们已经成为上海走通“华山天险一条路”的重要生力军。

    ●目前,我国已有14万海外留学人员归国创业。据统计,我国已有60多个留学生创业园区。留学生回国创办的企业有近4000家,产值超过100亿元。政府、企业、社会对于“海归”的评价和选择也日渐趋于理性,这也标志着中国正以蓬勃的姿态,迎接新一轮留学人员归国创业热潮的到来。  

    《人民日报 . 华东新闻》 (2003年04月18日第一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