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职场人生 >> 职场行情 2003年5月03日09:07


全球劳动者最关心的事
    

  在当今经济自由化、全球化、民主化、知识经济化的趋势下,全球产生了五个重大的劳工问题与社会问题。全世界的劳动者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正利用每年一度的五一劳动节这个机会,通过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提醒各国政府对这些问题给予高度重视。

    ■焦点之一失业问题全球化

    20世纪初,失业与经济形势息息相关,工业化国家为起伏不定的经济形势而烦恼。但是自1930年以后,各国政府都学会了如何运用货币财税政策,有效控制经济的大起大落,避免严重失业问题的发生。

    但是自80年代以来,在贸易自由化、国际分工的趋势下,各工业化国家发生了与经济形势没有关系的结构性失业问题。尤其是90年代以来,知识经济初露端倪。知识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工人的薪水提高,但所需要的工人数量相对减少。发达国家的经济可以维持相当高的增长率,失业率却没有出现相对的下降。政府的金融财税政策也无法有效降低此类失业问题,有些国家的失业率更是长期停留在二位数字。最近几年此波结构性失业的风潮也吹到一向以低失业为傲的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地的失业率都在节节上升,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据日本总务省4月25日发表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3月底结束的日本2002财政年度里,日本的完全失业率达5.4%,按年度计算为历史最高记录。日本总务省同时发表的今年3月份失业人口为384万,比上年同期增加5万人,失业率为5.4%,同比上升0.2个百分点。其中,男性失业率较高,达到5.7%,主要是由于建筑业和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

    美国在今年4月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飙升,因汽车行业受销售放缓影响减少生产。美国劳工部4月17日公布,截至4月12日当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加3万人至44.2万人,与此前一周的降势迥然相反。该数据的4周移动平均线攀升至424750人的11个月高点。欧盟从15个成员国扩大到25个成员国之后,其整体实力得到加强。但新加入的10个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都大大低于原来的15国。经济上如此大的悬殊会造成劳动力由经济不发达的国家流向经济发达的国家,这将使已经成为欧盟老大难问题的失业问题雪上加霜。今年一季度,德国的失业人数达到了460万,是过去5年来最高的。市场需求继续萎缩。德国信贷信息中心估计,今年德国企业破产数将达到4.2万家,德国已经成为欧洲经济的一块心病。

    ■焦点之二所得分配两极化

    在当前无国境、无边界的经营环境下,工会与一国的劳工法令开始无法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在强调人力资源管理与知识经济的时代,个人的能力与表现代替了集体协商,而成为改善个人生活与工作条件的决定因素。

    事实上,国际劳工运动还是取得了重大成果,例如不少大企业已邀请工人代表当董事,还有些企业以合理价格发放股票给员工,其目的也是要留住员工驿动的心,共同为企业远景打拼。如果没有劳工法令的保护,不同职业,不同行业的薪资差距会不断地扩大;在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间的差距也会快速扩大。

    美国政府去年末公布的数据显示,有1.1亿工人的工资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速度,滞胀期长达1年,再次给疲弱不堪的美国经济以沉重打击。不少大公司陷于困境,很多美国人因此丢掉了工作,还有不少人为了保住饭碗被迫同意减少工资。可与此同时,大公司老板们不但“旱涝保收”,而且其钱包还迅速膨胀。据美国默瑟人力资源咨询公司对350家大型公众持股公司的调查,这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去年薪金和奖金的收入中间值为180万美元,与2001年相比增加了10%。

    20世纪90年代,世界上每天生活费低于1美元的人从13亿下降到11.6亿,其主要原因是由于中国和印度的贫困人口大量减少,但在其他地区这一数字却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以非洲为最,贫困人口从2.41亿猛增到了3.15亿。此外,富国中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率为0.7%,而在最贫穷国家则高达12.1%。富国的产妇分娩死亡率为十万分之十四,而在最贫穷国家则高达1%。

    ■焦点之三退休保障待提高

    在20世纪,许多国家的员工通过工会与政府的劳工法令,使企业提供了相当完整的员工退休保障,这些退休制大都采取固定的年金给付,退休金不因经济与股市的盛衰而有所波动。

    但是在经济自由化与国际化以后,企业为了要提高本身的竞争力,在经营艰难之际借口利润下降减少了对公众养老金计划的资金投入,使针对广大雇员的养老金计划普遍资金不足,缺口很大,员工们从这些计划所获收益不断减少。

    各国政府为了减少国库的负担,也开始改变他们的劳工法令,把公办的退休金民营化,鼓励员工以个人账户方式增加储蓄,并经营自己的退休金,如美国的401k制度。最近几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员工自己经营的退休金账户,在股票市场大幅波动时,他们的退休金也大幅度地波动,甚至会全军覆没。有的政府把劳工的退休金拿来护盘,更引起社会严重的关切,退休金制度应如何修改以确保员工的老年生活,员工对他们退休金的管理,应负担多少的风险,正成为员工与政府之间争论的焦点。

    在社会保障方面,一些发达国家进行了有益的尝试。英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是迄今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社会保障制度之一,近年来,英国政府社会保障制度的调整和变革,主要是通过鼓励发展单位保险和商业保险、调整运行机制、项目实行支出限额管理等方式,达到减轻政府负担的目的。

    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确立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社会保障体系包罗万象,仅社会保险项目就有100多种。择其要者,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包括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家庭补贴等三个方面,其中以社会保险为核心内容。

    美国社会保障制度由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社会救济三部分组成。美国自30年代建立保障制度以来,已形成庞大的社会保障体系。日本也确立了社会保障制度的宗旨:对疾病、负伤、生育、残疾、死亡、失业、多子女及其他原因造成的贫困,从保险方面和国家直接负担上寻求经济保障途径,对陷入生活困境者,通过国家援助,保障其最低限度的生活。同时,谋求公共卫生和社会福利的提高。

    另据俄罗斯退休基金委员会主席祖伯夫透露,今年俄罗斯退休者将在4月、8月和10月三次加薪,平均退休金将增加265卢布(1卢布约合0.03美元)。

    ■焦点之四医疗保险成问题

    医药越来越发达,治病的方法也越来越多,人的寿命越来越长,但是医疗保险费用也越来越贵。另外,当今新的材料、新的基因食物不断地推陈出新,也带来新的疾病。为控制越来越贵的保险费用,企业想尽办法摆脱这些责任,而政府也愈来愈没有能力负担这些费用。

    在医疗保险方面,发达国家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在瑞典,不管你是襁褓中的婴儿,还是年届古稀的老人,都平等地享有免费医疗的福利。医院则强调医务人员创造性的工作,但每位医生一天医治的病人数却是固定的,决不多加号。在美国,为改善治疗环境以便达到让患者放松、医务人员有干劲儿并让医院省钱的三赢格局,医院“美容风”正在各医院间流行。近几年,美国许多医院在提高医疗水平的同时,还格外重视改善硬件设施的视觉形象。不少医院对老建筑进行重新装修,对新建筑设计阶段就加入了“人性化”的内容。澳大利亚的医疗安全与质量委员会则对全国范围内的医疗安全与服务质量进行全面监督,并用每年一期的《全国用药安全报告》唤醒政府对用药安全的重视。

    德国的医疗费用太贵,而且统一制定的价格使得医药界实际上缺乏竞争,医疗改革亟待进行。日本的全民保险制度为国民的医疗健康和社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但近年来老龄化问题和日本经济的持续不景气,使医疗保险制度步履维艰。

    ■焦点之五劳务输出挡不住

    在全球化、国际化、自由化的趋势下,劳动者在国家间的移动不但成本很低,也很方便,于是大量劳工从贫穷的地区,涌向经济发达地区和富裕的国家,在那里寻求高薪的工作,也享受那些地区优厚的福利。

    有的国家向海外输出劳务的目的在于缓解不断增长的失业危机,但相关措施相对滞后,由此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有的劳工被作为苦役或驯服的工具出卖给经济发达的国家或地区,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他们不仅蒙受了肉体上的摧残,而且工作条件差,工资待遇低。有些雇主不仅任意克扣劳工的薪水,还随意延长他们的劳动时间,所签合同为每天8小时工作时,他们会增加到12小时,还不算额外加班。当工人们找经理要求支付额外加班费及改善工作条件时,他们可能会遭到毒打并被克扣薪水。

    来自芬兰的消息说,目前在芬兰居住的外来移民失业现象严重,失业率高达29%,为芬兰全国平均失业率的3倍。到目前为止,在芬兰定居的外来移民大约有10.4万人,随着芬兰全国整个就业状况的改善,外来移民的失业率已从8年前的53%下降到29%。尽管如此,外来移民目前的失业率仍然远远高于芬兰全国平均失业率。

    葡萄牙内政部长洛佩斯2002年6月在里斯本宣布,葡萄牙将强化对移民的管理,尽管2002年葡政府计划向外来移民提供约2.7万个工作岗位,但非法移民不能得到这些工作。他说,目前葡政府进行的移民合法化工作,仅限于来自欧盟成员国的移民和2001年11月30日前进入葡萄牙的欧盟之外国家拥有劳工合同的移民。

    当今,欧洲国家的政府只欢迎两类外来移民,一类是高技术人才,另一类是廉价的劳动力,这两类外来移民可以直接为本国的经济发展出力。但在高技术人才和简单劳动力进入欧洲时,不可避免地夹杂着大量的非法移民。这就造成欧盟国家一方面高喊反对非法移民,另一方面又向非法移民发放工作许可证的奇怪现象。

    而在劳务输入方面,澳大利亚偏爱年轻科技移民。为了解决社会人口老龄化、科技人才以及各种专业人才短缺等问题,澳大利亚的移民数目在逐年增加。澳大利亚去年宣布,2002—2003财政年度的移民数目在上一年度的9.3万基础上增加1.2万,达到10万至11万。这一数目将在今后4个财政年度中维持不变。新的移民计划是10年来外来移民数字最大的,但条件也是最高的,突出了科技为主、年轻化和专业化等特点。(明夷)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3年5月03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