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恋爱攻防 2003年3月18日15:50


情感实录:我和他,也许只能若即若离
    

    口述者:丑娃娃 女 26岁 咨询公司项目经理

    “我和他相识于网上,一个许多人认为很俗的地方;我由此爱上了这个有家庭的男人,一个许多人认为很俗的故事———可是就是那点‘俗事’,却成为了我一生抹不去的回忆……”这是“丑娃娃”发给冬尔的一封电子邮件的开头。

    两年以前,我曾像许多无聊的人一样,上网、进聊天室,然后给自己取了个特别的网名:丑娃娃。很快我便有了第一个固定网友,PACHICK,一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虽然“绝不见光”是我上网之初抱定的“原则”,因为我有一个在国外工作的男友,两年后他回国,我们便要结婚———上网只是因为空虚无聊,我从没动过任何背叛的念头。

    可我还是和PACHICK见面了,就在我们认识的第二天,因为他约我去打网球。从那以后,我每日在网上等PACHICK,只是他很少出现。

    (坐在对面的“丑娃娃”果然长了张娃娃脸,只不过是相当漂亮的那种。她显然有些局促,低着头,不停地将手机链坠弄得滴溜溜转,没说几句就顿住了。“我和男朋友属于青梅竹马的那种,恋爱、结婚好像是‘顺理成章’的,这些年来,我从没与其他男孩单独相处过……”)

    那一天,我第一次骗了男友……

    我没有等到PACHICK,但另外一个“他”很快出现了,他的网名与我很“同类”:平淡。而“平淡”显然也留意到了“丑娃娃”,刚进聊天室便问我在干什么,我索性直截了当地回答:“等人,一个男孩。”我毫不隐瞒地告诉“平淡”,我有一个身在国外的男朋友,可我在聊天室里等待另一个男孩。

    “平淡”开始与我聊天,话题当然是围绕着感情,可我却表现得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小时后,“平淡”突然在窗口键入了这样一行字:“我要转移你的情感!”心猛然一悸,我赶紧断网关机。从那以后,我几乎每晚在聊天室里等人,而“平淡”每次都兴致极高地陪我到三更半夜。

    上网本就只是打发时间而已,与“平淡”聊天其实很快乐,我常向他聊起我和男友之间的往事,甚至向他抱怨我与男友的不和之处———我发觉自己的心正在悄悄“转移”,我不再想念PACHICK了。突然有一天,“平淡”告诉我,他有妻子,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我忽然萌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没有生气,心里反而更舒坦了———反正我俩没有任何可能,他有家庭、我有男友,扯平了!

    得知“真相”的当晚,他留了手机号码和真实姓名给我,我也毫无顾忌地将家里的电话给了他。刚下网,电话铃就响了,不过不是他,是男友的国际长途。他抱怨电话总是忙音,害他拨了整整两个小时。我却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此时“平淡”也同样打不通电话。因为急躁,我很快将交谈升格成了争吵,或许我内心根本就期望这样,好给自己一个挂断电话的理由。

    电话铃又响了,这次是“平淡”的。我努力装作平静地告诉“平淡”,我刚和男友吵架。虽然说得轻松,其实那时的我心里还是蛮痛的———毕竟好了那么多年,我想我还是爱他的,并且两年后要与他结婚。

    (说到这里,“丑娃娃”突然涨红了脸,有些着急地辩白:“我已经不记得那天和‘平淡’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时他教我,要是以后男友问起,就说家里电话没有挂好。后来我真的按照他的说法敷衍男友———那可是我第一次欺骗他,当时难过了好几天,却万万没有想到,后来我越走越远……”)

    那一天,我第一次走进他家……

    而后的日子变得相当有规律,白天在公司与他煲电话,晚上在聊天室“见面”———我俩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甚至荒唐地想象我们在一起过日子会是什么样子。有天他突然说,有一种想从背后抱住我的冲动,我没有丝毫反感,反而觉得温馨———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再不敢轻易与“平淡”见面,曾有几次他提出一起出去玩,可是,我回避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与中学同学聚会,一群人在茶坊打牌,他们全是双双对对,惟独我形单影只。牌才打了没几圈,我突然冲动地跑出去,拨通了“平淡”的手机。凑巧的是,那天他也独自在家。因为心情特别不好,说着说着,我竟哭了起来,哭得一塌糊涂。他提出要来陪陪我,被我拒绝了。

    聚会开到一半,我就回家了,在家门口,我犹豫着又拨通了他的电话,说,我想见他。然后,我便拦了辆车直奔他家。现在,我终于见到了“平淡”,比我想象中要老成些,可能因为穿着睡衣,他的样子很一般,可也没有让我失望。进了门,我俩一句话都没说,我木愣愣地盯着电视机,气氛很有些尴尬。而他就那么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无语。

    “平淡”突然问我要不要冲凉,我说:“好的。”他递了套衣服给我,一看便知道是他自己的睡衣。走进浴室,我轻轻地按下了门锁,我知道其实那是他家,他要进来,锁是没有用的。等我洗完出来,他已经为我倒了杯茶,我们依旧坐在沙发的两头,空气里弥漫着怪异的气氛……

    第二天早上,“平淡”送我去公司,在公司楼下,他要求我亲他一下。趁着一辆大巴士经过,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我偷偷亲了他一下。当时我紧张得脸都红了,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热恋中的小女人。

    以后的日子,我好像忘记了自己有男友,也忘记了他是个有妇之夫,我们疯狂地约会,而且他也开始带我认识他的朋友。

    (“有天晚上,他放了盘CD,是那英的《梦醒了》。听着歌我就哭了,因为我对男友的背叛,也因为他是别人的丈夫。”“丑娃娃”说着,转身从手袋里取出一盘CD,CD的封面已经有些破旧,正是《梦醒了》。)

    那一天,我第一次被她触动……

    如果说真有什么事情触动了我,那便是他的女儿。去年7月的一天,他约我出去吃饭,他和他的朋友都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他的女儿。到在餐厅门口时,我给“平淡”打了个电话,要他出来接我,可就在电话里,我清晰地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问:“是妈妈吗?”

    挂断电话,我犹豫了———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我,我该立刻离开,可我还是去了。终于见到了他,还有他的女儿,我对那个小女孩的感觉很奇怪,打量着她,有一种莫名的威胁感。我试图接近她,却分明能察觉到了自己的木讷。

    晚了,他想让朋友帮他把女儿送回父母家,这是他原先就和女儿说好的,我事先也知道,因为本打算那晚就留在他家。可是那天,他女儿竟像是知道什么一样,就是不肯走,非要与一起他回家。听他对女儿说话的语气一点点凶起来,我的感觉一下变得极其糟糕———我不希望他这样的,至少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他女儿幼小的心灵!

    我最终还是自己回家了,他还在努力说服女儿,可是我知道,无论如何那晚我是不会和他一起的。最后,他帮我拦了车,还问我是否再考虑一下,我什么也没说就关上了车门。

    我俩谁都没有再提那个晚上,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可是我知道,我心里不再那么平静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一定要离开他,两星期后就是我25岁的生日,所以我给自己一个时间限制———过完生日,离开他!作完决定的当天,我特意给他打了电话,要求他陪我过生日,24小时都陪着我!他爽快地答应了。

    那两个星期对我而言是幸福和痛苦的,我尽情地享受着所有和他在一起的幸福,同时也承受着即将离开他的痛苦。原本我的故事可以结束得很完美,可是……

    生日前一天,我买了两张去杭州的火车票,可是他一整天都没有和我联系。我隐约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可我不想承认,因为我已经在心里无数遍勾画着和他一起过生日的温馨画面!直到晚上11点,我忍不住拨通了他的手机,电话那头,他含糊其辞:“啊,明天的那笔业务你自己去谈吧,我有点事情,不能去了。”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一声不吭地挂了电话。

    过了好久,我的情绪渐渐像冰山一样开始溶化,我开始发短消息给他。在屏幕上,我输入了3个字,“你骗我!”电话响了,我出奇地平静,他说着他不能去的理由:因为病了,因为第二天是中秋节。我的嘴角浮出苦涩的微笑,还是那3个字:“你骗我!”

    (“因为没能有个完美的结局,所以我也没能真正离开他。从那以后,我俩不再有频繁的约会,我们只是若即若离地继续着这段孽缘———他不肯放弃我,我也舍不得离开他。”说这些话时,“丑娃娃”显得很平静,只是,眼神始终是游离的。)

    又过了半年。今年1月,我的男友终于回国了。其实男友已经觉察到我的心在一点点走远,他总以为那是因为他在国外,我比较寂寞———他哪里知道我的心事!我很快便与青梅竹马的他分道扬镳,不只是因为“平淡”,只是觉得经过了这些事,自己的心根本回不去了。

    我至今仍与“平淡”若即若离,只是互相联系的频次越来越低。两天后就是我与他相识两周年的纪念日,现在这种时候,再送任何礼物都显得莫名其妙,我只打算把刊登着自己故事的《申》报,留给他和我自己,算是表达一份心意吧……

      《申江服务导报》


(责任编辑:刘宜烨)


相关新闻
 情感实录:甲之熊掌 乙之砒霜
 口述实录:为了“前途”她“扼杀”了孩子
 情感实录:成功男人会娶怎样的女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