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亲情·友情 2002年3月12日09:59


母女连心
    

    几乎每一天下班的路上,我的心便似飞起来一般,满脑子里都是女儿张开小手向我扑来的样子。而几乎每一次还差几个台阶到六楼的家中,我都忍不住呼唤女儿的名字,紧闭的房门内便立即传出女儿热切的奶声奶气的呼唤声和急急的由远及近的奔跑声。打开房门的瞬间,女儿天使般可爱的脸扑入我的眼帘,“妈妈,妈妈!”紧紧地把那个小小的人儿抱进怀里,任她小小的手搂住了自己,我的心中涌起了万千柔情。

    三年了,是女儿给了我这份极致的快乐,也使我真正明白了平安活着就是幸福这个最朴素的道理。

    许多人说,孩子是上帝赐与我们的最珍贵的礼物,而我却曾经坚定地要当一个丁克家庭。但女儿还是在不经意间来到了我们之间,尽管我一再犹豫,甚至当我乘飞机去几千里外的香港,继续已经来不及取消的香港之游时,我还暗自希望会发生点什么,让我合情合理地失去了这个孩子。但尽管我吐得一塌糊涂,虚弱不堪,那个小人儿却始终顽强地呆在我的肚子里。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我终于决心接纳她,但她给我带来的却是地狱般的一年。那是怎样一段日子呵。从三四个月大到一岁,女儿接二连三地生病,发烧、肺炎,我抱着她奔走在各个医院之间,日夜不能安眠。打针、灌药时女儿那一声声尖厉的哭声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没有人能够帮我,连我的丈夫也只会站在我的身边急得团团转。那段日子里我流尽了一生的眼泪。一向坚强的我突然间变得如此脆弱和绝望,如此不堪一击。在充满了消毒水味的医院里,我看到了日常生活所看不到的人间悲喜。我和许多与我一样正在为患病的儿女折磨的母亲一起,一次次泪流满面,相对无言。

    曾经遇到过一位带孩子的女人,她四岁的儿子生下来得了一种先天性免疫疾病,从此决定了终生与针药为伴,而且很可能活不到成年。我与这位女人相遇在一家医院的注射室里,她的孩子在欢天喜地游玩时又犯了病。母亲淡淡而平静地向我诉说着她曾经历的无边无际的绝望,淡淡而平静地说她一定要让孩子活下去,哪怕付出一切。在母亲满含深情的目光中,男孩乖巧老练地伸出胳膊让护士给他打针,他细小的胳膊上依稀布满了针眼。他却像个小男子汉一样安慰着我的女儿:“小妹妹,打针不疼,不哭。”

    那一次,我又流下了眼泪,为我的女儿,更为那个还不知忧愁的男孩和他历经苦难依然坚强的母亲。

    为了女儿,60岁的母亲毅然抛下父亲和自己的小家来到我的身边,像当年养育我一样精心照顾起了我的女儿。在母亲那双温暖的大手下,女儿日渐一日地健康和活泼起来。女儿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学会了蹦跳,学会了奔跑,学会了做鬼脸和小小的恶作剧。女儿成了全家人的“开心果”。最最重要的是,女儿从此再没有生病,再没有进过医院。

    女儿三岁时,与同事聊起了对孩子的期望,我的内心深处也像天下父母一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就一番大的事业,但三年来从地狱到天堂的心灵旅程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人生于世的艰辛,能健康平安活着的珍贵。所以,我绝不会让我的女儿从小背负起我的梦想,让这份对她而言太过沉重的梦想统治了她应有的生活。

    ■文/梅红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3月12日
(责任编辑:李东帅)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