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亲情·友情 2002年6月25日08:59


口述实录:一个单身父亲的生活
    

    和阿文认识是因为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这个城市最著名的音乐酒吧里,他和他的同行们热火朝天地聊着他们行业的最新消息,这个酒吧的气氛很符合这群年轻的都市新贵,在高档的写字楼里办公,有很高的学历和很高的年薪,个个脸上都写着成功的自信。

    阿文长着一双大大的、明亮的眼睛,一张圆圆的很亲切的脸。他看上去挺年轻的,如果不是他自己说,我不敢相信他有个八岁的儿子,而且是他自己带着他的儿子生活。

    说到他儿子,他的眼睛更亮了,掩不住的笑意写在脸上,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他和儿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小男孩虎头虎脑、神气可爱,而照片上的他,脸上却没什么笑容,眼中似乎还有一丝忧郁。

    “我儿子可棒了,在学校是班长,考试从来都是前三名!我自己一人把他从四岁带到八岁,挺厉害的吧。”我使劲地点头,想象着他拖着个半大的小人儿,要忙工作、又要忙家,这是怎样的一种艰难,一种累。他慢慢向我讲述他的经历。

    “我和我前妻是大学同学,都是外地人,毕业就结婚了。我们的专业不好,在研究所里收入低,又没有多少课题做。当时,我们住在集体宿舍里,一间十六平方米的单间,和大家共用厨房、卫生间,儿子出生后,看到妻儿住在那种环境里,我心里很难受,于是,我就辞职了,凭着外语好,放弃专业,跳槽到了外企。外企的工作表面上看挺风光的,但实际上压力非常大,尤其对我这样刚入行的人来说,工作难度更大。没办法,没有退路了。于是,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学习,业务量终于慢慢上去了,收入也开始大幅度提高。可能因为我工作太忙了吧,对她、对儿子就顾不上了,每天回家累得连话都不愿意讲,只想倒头睡觉。她的脾气渐渐地变得很坏,动不动就罢工,动不动就抱怨说我不爱她了,要不就把儿子扔给我,自己不知道去哪了。我们当时都太年轻了,没有静下心来彼此好好交流,而是彼此埋怨、争吵。终于,我们耗掉了爱情,彼此都觉得忍无可忍,于是就离婚了。”

    “离婚时,我坚决要自己带孩子。无论怎么说,男人总要比女人坚强些。我觉得,小孩跟着母亲总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跟着父亲就好多了,父亲给孩子的感觉是一棵可以依赖的大树。尤其对男孩子,跟着父亲才能学会怎样做个男人。”

    “我真的无法想象你是如何一个人带着小孩生活的。现在很多家庭夫妻两个人忙一个小孩都忙不过来。”我由衷地感叹道。

    “想想这几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样坚持下来的。离婚的第二年,我贷款买了市里风景最好的住房,装修时,我亲自去挑每一块瓷砖、每一个把手、每一个窗帘、每一幅装饰画。我们终于有了自己漂亮的家,看着儿子在新房子里开心地玩耍,我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我工作忙,没有时间烧饭、接送小孩,所以就雇了个钟点工。周六、周日我就自己带小孩。不管怎么说,有个小孩后,操心的事自然就多了,下班后,同事们出去玩到几点都无所谓,我就不行,我回去迟了,保姆就得加班。赶上出差,不是把小孩托给保姆,就是托给朋友。”

    “你没想过再婚吗?”我接着问他。

    “这几年,我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给了小孩,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谈恋爱。不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但总是有一些担心,和没小孩的人结婚吧,我不愿把这带孩子的生活重新来过,和有小孩的人吧,又怕处理不好彼此孩子间的矛盾。再说,孩子现在还小,我总想等他大点再说。”

    “那小孩知道你们离婚的事吗?他如何看待你们的生活?”我关切地问到。

    “这的确是件很难的事。小孩小的时候比较好哄,但大了就开始问为什么了。我想既然他早晚会知道,早知道也许会好一些。于是,他六岁那年,我告诉了他实情,告诉他我和他妈妈不再相爱了,所以只好分开,但我们都是爱他的。儿子当时什么话也没有说,跑到自己房间哭去了。好像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儿子变得懂事多了,开始会关心我了。一次,我生病发烧,上班的中途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便请假回家休息。那几天刚好保姆也请假,家里连口热水都没有。我手脚酸疼地倒在床上,动都动不了。儿子放学回来后,扑上来问我‘爸爸,你生病了吗?我给你倒点水吧’。他还伸出小手摸摸我的头,惊叫到:‘爸爸,你发烧了!’然后,他噔噔跑到卫生间弄了个滴水的湿毛巾搁在我头上,说‘爸爸,你快好吧,我害怕。’当时,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他又爬到我身上,说‘爸爸,我帮你揉揉肩、揉揉腿吧。’他用他的小手在我身上用力地揉着,那次,我真的流泪了。我终于看到这么多年的辛苦开始有回报了。”说到这里,他的眼圈开始发红,并背转向我。

    这时,我说不上心里是同情他还是佩服他,总听到身边的人说单身母亲的生活如何不容易,其实单身父亲又何尝不是呢?只因为他们是男人,是我们世俗概念上的坚强的男人,所以他们只能有泪不轻弹,有苦不轻易说。

     (文/北方)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6月25日
(责任编辑:刘宜烨)


相关新闻
 口述实录:我未婚,但我有一对亲生儿女
 口述实录:娶了一个有钱的老婆
 口述实录:谁是属于我的奶酪?
 口述实录:爱着我已失去的他
 情感实录:只给我身体的男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