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亲情·友情 2002年8月20日09:34


与父亲不变的约定

张靖

    

    3年前,我辞了职,嫁了人,离开了生我养我30年的爸爸,在火车即将开走的那一刻,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爸爸刚说了一声“喂”,我便泪如雨下了,电话那边爸爸也哭了,“话也不多说了,女儿,保重!”这边的我,也只会说一句话“您保重,您多保重”。 

    坐火车的40多个小时里,只要一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就哭,两天的旅途中,我一共接到了爸爸打来的12个电话,问的都是同样的话,“起来了吗?”、“吃了吗?”、“天黑了?”、“到哪儿?”、“你在干什么?”每一次挂掉电话,我都哭得不能自已。火车到达北京之前,我和爸爸又通了电话。从那以后,爸爸的电话就没有那么勤了。休息了几天后,我就给爸爸写信,信中充满了伤感,爸爸给我的回信也充满了伤感,最后,爸爸说,以后不要写信了,还是打电话吧,电话不至于太伤感。

    我和爸爸相差3000多里,我们每个星期至少通一个电话。我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是爸爸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好不容易我长大了,而我又离开了他,我很不忍心,但爸爸却从未说过一句,他总是安慰我说:“在外面闯闯也好。”

    我在北京的生活有酸,也有甜。有一段时间,我丈夫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爸爸便每天晚上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我住的地方离工作的地方很远,我怕起不了床,便对爸爸说:“你能在6:30叫我一下吗?电话铃响三下,您就挂了,我也就起床了。”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在爸爸住的那个城市,早晨6:30天都还没亮,如果爸爸叫我,他就一定休息不好,老人家心里有事,是不可能睡踏实觉的。第二天早上,还不到6:30电话铃就响了,我赶忙爬起来接,电话已挂断,在迷糊中,我才想起和爸爸的约定。从此开始,每天早晨6:30,电话铃都会准时响起,而且只响三下。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直到丈夫出差回来。为了不再麻烦爸爸,我买了一个闹钟,我告诉爸爸不用再叫我了。可是第二天早晨6:30,电话铃又想了,没等响三下,我就接起来,是爸爸,爸爸说:“本不想打的,但没忍住,打一个电话,虽然你不接,但是我知道我在叫女儿起床呢?我能感觉到你就在我身边。”一时间,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来,我说:“爸爸,你打吧,我就不用闹钟了,你每天都可以叫我。”所以,每天早晨6:30,我家的电话铃都会响,而且就响三下。

    后来,我搬了好几次家,每次搬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爸爸我的电话号码。于是,第二天,熟悉的电话铃就会响起,这期间,爸爸也出过很多次远门,但是他无论在哪里,从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这个约定。

    我希望我和爸爸之间的这个约定能够再持续30、40年,能够无限期地延续下去。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8月20日
(责任编辑:刘宜烨)


相关新闻
 奶奶的脚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那么蓝)
 一个男人眼中的父亲
 男人和女人眼中的母亲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