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亲情·友情 2002年10月08日10:42


妈妈的水饺

龚保彦

    

  童年对于我,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妈妈的斥责和打骂。每每看到别人的作文里写着“这是妈妈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我总是特别羡慕。为此,我恨过妈妈,心里总想着如果有一天我要是能离开这个家庭,离开妈妈,哪怕出去艰苦地生活,那该多好。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我十五岁,我终于可以逃离妈妈的掌心,到百里以外的高中求学。

    没有妈妈的斥责和打骂,高中的生活感觉真是惬意极了。三年一晃就过去了,我对妈妈的愤恨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减弱,但是没有感激,好像一点儿都没有。

    上大学的时候,也许是长大了的缘故,抑或是离家太久了的缘故,每每在宿舍里和同学们谈论家庭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家中的温馨和妈妈的关爱,而让我最怀念的就是每次放假后回家吃的第一顿午饭都是妈妈精心包制的水饺。其实,我从小就爱吃饺子,只是小时候除了年关,其它时间几乎吃不上水饺的,记得七岁那年的春节,我一口气吃了四十二个水饺,对于当时身高不足一米的我,那些又大又实在的水饺着实把我撑得要命。即便如此,也没能减弱我对水饺的喜爱。

    大三那年的暑假,我回到家的第一天中午,妈妈又像往常一样端出了我特别爱吃的水饺。看着那些精心包制的水饺和妈妈额前因出汗而贴在上面的白发,我的心在那一刻忽然间莫名地感动起来。仔细想想,大三寒假的第一天中午饭是水饺,大二的暑假是,大一寒假也是……我已经记不清到底从哪一天起,我每次放假回家吃的第一顿午饭总是水饺。我从来没向任何人说过,也不知道妈妈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或许,妈妈一直都是在默默地疼爱着我,只不过她的方式与别人略有不同,包括小时候的斥责、打骂,那也是恨铁不成钢,期望我成材的另一种爱的表现形式,我每一个爱好,每一个生活中细节,妈妈无不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再过一个月,我的孩子也将来到这个世上,母亲也将由遥远的家乡来到北京看护她的孙子,继续着她操劳的生活。我不希望孩子将来能报答我什么,就像母亲从来不希望我报答她一样,我只是希望孩子能早早理解父母的爱,别像我一样迟钝。■文/龚保彦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10月08日
(责任编辑:刘春靖)


相关新闻
 青春光华与沧桑心境 解读忘年交
 与父亲不变的约定
 奶奶的脚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那么蓝)
 一个男人眼中的父亲
 男人和女人眼中的母亲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