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亲情·友情 2002年10月21日16:38


曾经岁月:当年同学

李广宇

    

  最近的一次同学聚会是在春天,一大帮30多岁的男男女女凑在一起,山呼海啸地喝酒吃肉,这个年纪吃是最实在的,然后就是找一间卡拉OK唱歌,关起门来,男的唱《梅花三弄》,女的唱《心雨》,生活平平淡淡,总想着常规之外的偶尔逍遥。

    我们是70年代最早的一批人,苦啊,什么都赶上了尾巴,又什么都没真正深入操练。从2000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离婚,一起聚会的7个人里,有4个已经成了单身,说起婚姻哪个都是苦大仇深的样子。最不幸的不是离婚,而是想离离不成,阿美就是典型。老公是个厨师,在一家酒店打工,手艺不错,被女老板看中,又是送表又是送手机,就这么直接。闹了半年阿美才和老公办了离婚手续,第二天就找了个男的同居。一次吃饭她带了那男人过来,是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我们私下里都说阿美是在找心理平衡。

    每次同学聚会,除了这些伤感的话题,再有就是当年的暗恋故事。那时我是班里最不出众的一个,当然只有暗恋别人的份儿了。我还没说大家就都知道我喜欢红,那女孩是班长,矮矮的乖乖的,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他们说,你知道你那时看红的眼神有多毒吗?起码带了120度电。这是夸张,那时喜欢一个人,哪像现在这样直白,“喜欢她把她的名字写在日记里,喜欢她把她的笑容印在心底里”,很朦胧也很纯粹。后来那女孩没考上大学,在公共汽车上卖票,嫁的是一个司机。 

    我说那时我给她写了几千字的情书,我说我为了找她,曾经找遍他们那个车场上的每一辆车,我说我听说她爱上了别人,我抽了人生中的第一支烟。我说完了,大家都傻乎乎地看着我,一言不发。我想我的话触动了每个人的内心,那些个只属于青春少年的义气和爱情,即使执拗、盲目和冲动,也是那么美丽而传奇。

    我没说红的后来,结婚、生孩子、养女儿,这些琐碎平常的生活是会磨损一个人的,那次红见我,已没了学生时代的羞涩和腼腆,张嘴就是“俺姑娘”怎么怎么,“俺老公”怎么怎么。有一段时间她和丈夫也在闹离婚,可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来做工作,她说,想想算了吧,离婚了谁还要我啊。说这话时她很快地看了我一眼,她没怎么样,我的心跳却加到了200下。

    30多岁了,对事情的看法变得世故,再让自己像个小男孩一样爱一个人,那会连自己都笑死,婚姻这东西最实在,只有爱和冲动是不够的,还要有耐心和毅力。年轻的时候是很难明白这些的,像阿美,从做学生时就开始谈恋爱,每次都爱得死去活来,最后还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嫁了那厨师,结果6年不到就离婚。

    人真是经不起岁月的折磨,前几天和一个23岁的女孩一起吃饭,偶然遇到阿美,寒暄了几句。转过头,那女孩贴在我耳边问,她有多大,真老啊。我恶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却无话可说。

    《中国妇女报》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新闻
 女人和女人 能否成为朋友?
 视点:女人之间没有真友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