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爱恋红尘 2003年3月24日16:33


名人婚恋: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

林溪 初旭

    
作者(中)与濮存昕夫妇在一起

  当年嫁给还是小战士的濮存昕时,宛萍是个营级干部,而今,濮存昕拥有演艺事业上的如潮好评,和“大众情人”、“少妇杀手”的雅号,宛萍是否还有当初的平和心态,他们的婚姻生活是否还美满如初…… 

    

    营级干部嫁给了小战士

    濮存昕祖籍南京,长于北京,当过红卫兵,到黑龙江服过兵役。24岁那年,濮存昕考进空政话剧团,当上文艺兵,每月拿6块钱津贴。他在空政呆了9年,角色最多的几乎就是群众演员,比如匪兵甲、乙,比如游击队员,他的台词常常只有两个字“报告”,有时候干脆就没有。 

    宛萍也在北京长大,13岁那年被空政歌舞团选中,还是戴红领巾的年龄便穿上绿军装,戴上了红领章,其神气可想而知。从跳舞、领舞到跳独舞,舞台成为她的人生世界。不知不觉中,宛萍出落成大姑娘了,身边的求爱者不少,但她似乎都没往心里去。偶然有一次,她听同伴说话剧团新招来了个姓濮的帅小伙儿,挺有才气,能写会画,黑板报出得很棒。在一次联欢会上,还有人给她指认濮存昕。那一刻,她眼睛一亮,心突然狂跳不已。 

    在部队挺讲究级别,宛萍那时已经是穿四个兜军装的营级干部,而濮存昕只是两个兜的小战士;宛萍是空政歌舞团的业务尖子,而他只是舞台上端着大枪的“匪兵”。话剧团的一位老同志把濮存昕带到宛萍面前,她看着这个穿着一双土里土气大棉鞋的小伙子,不由得笑了。他们的恋爱也就由此开始。后来,宛萍就把他带到歌舞团去,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帮姐妹们那天跟相亲似地来相他,他坐在床边接受她们的“检阅”。似乎很令人失望,姐妹们侧着身子进来,很快又侧着身子出去了。 

    可是,宛萍觉得自己好像和他认识很久。从那以后,歌舞团的院子里,树荫下,就常常看到他们俩亲密无间的身影。有人劝宛萍:“你怎么挑了那么久,竟挑了个战士,他一个月的工资才6块钱呀!”宛萍笑了笑:“我图的不是他的钱,要是图钱我早就嫁人了。”她崇尚文化,而濮存昕给她的感觉就是很爱看书、有文化,因此她不假思索就嫁给了他。婚后,他们的爱巢筑在团里一座筒子楼里,房间小而简单,但充满浓浓的爱意。事隔一年,小屋里传出婴儿的哭声,濮存昕别提有多高兴了,经常哼着歌儿在门前的铁丝上飘扬起孩子花花绿绿的尿布。 

    再恩爱的夫妻也难免闹矛盾,他们俩也一样,可宛萍自有一番说道:“其实夫妻俩感情好,才会把自己最真挚的东西表露出来,我跟别人为什么不急,就跟他急啊!因为对他的要求比较高呗,对最亲的人、最爱的人才会这样,对别人没有理由去跟人家急。在外边人家也说濮存昕脾气真好,而有时候在家也跟我急,但是吵得少,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去争吵,伤感情。” 

    宛萍以前爱化妆,现在化得少。濮存昕喜欢自然、真实的宛萍,他总是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去拉皮,我们什么时候就说拜拜。” 

    生活中的濮存昕也追求浪漫,宛萍过生日,总能接到他的一束鲜花。一般来说,男人都不愿陪妻子逛商场,可他不,经常陪宛萍逛商场,只是不太方便,老有人找他签名。宛萍最爱穿的就是濮存昕给她买的衣服,丈夫的审美观让她没挑的。在宛萍眼里,濮存昕是一个好丈夫:踏踏实实干事,一心一意工作,关心体贴妻子,什么事都为你想得很周到。 

    小战士突然大红大紫

    濮存昕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后,主演了《最后的贵族》、《李白》等大型剧目,受到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好评。 

    在接手话剧《李白》时,濮存昕越想演好压力越大,排练时总有说不出的紧张。为消除他的紧张情绪,宛萍自告奋勇当他的第一观众,从动作、语言,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仔细给予评点,其中有些动作还是宛萍找人帮助编排的。濮存昕拍戏时,宛萍在现场总为他捏一把汗。现在,濮存昕的表演已经成熟,她也不用每每亲临现场了。 

    濮存昕的每部戏的第一观众几乎都是宛萍。宛萍评价濮存昕扮演的各种角色时总是批评多,但她解释:“我是真诚的,别人可能顾全面子,而有的观众喜欢他,他的缺点也就变成优点了,但我是实事求是的,另外别人的批评还是比较含蓄,而我就是全盘托出。我是为他好。” 

    宛萍对濮存昕的爱不是那种甜甜蜜蜜、卿卿我我,而是化作点点滴滴,细致入微的关怀。濮存昕非常节俭,舍不得为自己添置衣物,他的几套名牌衣服,包括衬衫、领带、领夹等小配件,都是宛萍去美国和香港时特地为他买的,不论颜色、款式她都精心挑选。前不久电视剧飞天奖颁奖仪式上,濮存昕那一身得体的深灰色西服就是宛萍的杰作。有一次夫妻俩开玩笑,宛萍对濮存昕说:“如果我在剧组里干个‘服装’什么的,恐怕问题不大吧!”濮存昕一本正经地说:“肯定没问题。”引得宛萍一阵大笑。 

    《光荣之旅》拍摄期间,濮存昕主演的话剧《茶馆》在京城火爆一时,连续演出了60场。濮存昕还真有些吃不消,宛萍便变着法儿给他煲汤补身子,今天煲猪蹄汤,明天煲甲鱼汤,后天煲乌鸡汤。每天她都把煲好的汤送到话剧院后台或拍摄现场。时间长了,宛萍还给剧组的其他人送面包和小吃。她的出现,常使剧组掀起一阵欢呼。 

    濮存昕与宛萍还是一对善良、正直和爱心无限的夫妻。2000年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国家卫生部把目光瞄准了濮存昕,想聘请他拍一条预防艾滋病的公益广告,最初接到邀请,濮存昕有些犹豫,但当他得知目前我国艾滋病毒感染的现状时,顿时涌起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他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宛萍,她说:“我陪你一块儿去。”细心的宛萍还特地买了一些红丝带,让濮存昕送给那些和病魔进行顽强斗争的艾滋病人。濮存昕成为我国第一位“预防艾滋病宣传员”。 

    “大众情人”心中的最爱

    濮存昕大红大紫后,舞台、荧屏、书刊、报纸乃至路边的广告牌,到处都有他的身影。“少妇杀手”、“大众情人”之类的绰号应运而生。他走到哪儿,哪儿就有可能出现交通阻塞,签名的、献花的、合影的,令他应接不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完美风景”,宛萍淡然一笑:“我觉得,他还是他。” 

    成功的偶像常常会不知不觉地成为“大众情人”,但是濮存昕从来没有半点绯闻,可越是这样,青睐他的女人就越多。有一次,濮存昕在唐宋诗词朗诵会上的言表和音质充满了挡不住的魅力,谢幕时,疯狂的女观众,数不清的鲜花,雷鸣般的掌声几乎使他走不下舞台,有些少女少妇因为挤不到他的跟前,只好远远地连连向他送飞吻……友人半开玩笑地问观众席上的宛萍:“濮存昕这么受女观众欣赏和喜爱,又经常和女演员搭戏,你对他放心吗?”宛萍依旧淡淡地一笑:“我相信他,我也理解她们。” 

    有些好心的熟人总对宛萍说:“濮存昕有名了,你得注意点儿啊。”但宛萍颇不以为然。 

    夫妻间最可贵的莫过于信任,而这种信任首先来源于自信。宛萍就是这样一位很自信的女人,她从不因自己是濮存昕的妻子而炫耀,也从不想傍着名人火一把。她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有自己的知心朋友,更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她曾坦言:年轻漂亮是女人的资本,但女人不可能永远年轻漂亮,永恒的美丽来自于智慧。 

    面对众多热爱濮存昕的“濮氏迷”,宛萍的心态比较平和。她说:“濮存昕不是那种一炮走红的明星,他是通过实践不断提高才会有今天,为此我也付出了努力。他第一次上台演戏,我为他捏一把汗;他每次出演一部作品,有没有底,我心里可能比他更清楚,可以说我们是一起携手走过来的,我们之间有那种最基础的东西。而追求濮存昕的那些人只了解舞台上的他,并不了解生活中的他,我坚信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别人追求他是因为他的成功,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他不成功的时候,今天的成功是我们慢慢创造出来的。现在有一种误解,好像男人一有钱,特别是事业一成功就得变,但实际上,真正有文化的男人是很重视家庭的。他是一个有文化,很顾家,也很爱老婆孩子的好男人。” 

    银铃般的笑声之后,宛萍告诉记者:“嫁给濮存昕是我一生的幸福,为了这种幸福,我甘愿付出一生的所有。”什么是恩爱夫妻的最高境界?濮存昕夫妇的生活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答案。


来源:《生活时报》 2003年3月24日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新闻
 柳德米拉和普京:爱情从台阶开始
 美女作家棉棉:不需要男人 自由更重要
 38岁的女人不需要婚姻 张曼玉谈感情
 一个婚礼一个葬礼 查尔斯戴安娜的婚姻童话
 洪晃:我为什么要与陈凯歌离婚
 成方圆:离婚并不是失败
 组图:罗纳尔多背后的女人米兰妮
 亲吻指环的足球明星劳尔:只爱一个平庸女人
 名人情爱:马羚 爱为我打开另一扇门
 盖茨夫人美琳达: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