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爱恋红尘 2003年4月03日16:24


没有婚姻的爱情走入坟墓更快更直接
    

  这天午饭后,林君给我来电话,说在某沙龙聚会中,听我关于“没有婚姻的爱情也是不道德的”的论述,很有感触,想跟我聊聊,说他正在某西餐厅等我,说完不等我答复,就把电话挂了。

    半小时后,我赶到某西餐厅,他果然在那里等我,“我知道你会来的,因为你们这些爱舞文弄墨的人是很八卦的”,他笑着说。

    “你会对我的故事感兴趣的”,林君边品着没有加糖的苦咖啡,边和我聊开了——

    我的妻子很美丽,她和她的娘家都有恩于我,我们闪电恋爱,闪电结婚,可我的婚姻生活很沉闷,我的妻子像一朵没有香味的花,新婚的激情过去了,我对她渐渐也失去了兴趣,但我又不想离婚,于是我寄想于从婚外情中弥补我情感的虚空。4年前的一个夏天,在海滨浴场,我认识荷,她没有我妻子漂亮,但有一种很独特的女人味,于是我用我的金钱攻势,用我特有的情调对她展开疯狂的追求。很快,她便对我留恋起来,于是,她进了我的公司,她很有悟性,在事业上成了我最得心力的助手,在情感上能给我满足,她能给我诗情,给我音乐的欢乐和舞蹈的节奏,这种极富浪漫的激情在我妻子身上是从不曾体会的。

    妻子似乎也知道我们的事,她不吵,不闹,只是对我更加冷漠,这又伤了我的自尊心,如果她吵、她闹,还证明她在乎我,不过,有了荷,她怎么反应对我来说也不重要了。 

    有一个伟人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于是有的人把这当作另一种不道德的借口,可是没有婚姻的爱情就是幸福的爱情吗?

    有一天,荷提出跟我结婚,她说爱情的最好表达方式是结婚,她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我,不想再在我身上浪费青春,否则,到时老了,把自己降价大抛卖也找不到好买主了。

    我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局面,这是我所不愿的,我有很可爱的女儿,我既不想离婚,又不想失去荷。

    荷并不逼我,只是对我没有以往那么亲热,那么依恋了,有时对我莫名其妙的笑,这种笑,究竟什么意思,恐怕连达·芬奇也难鉴定。 

    终有一天,荷利用工作之便和一个客户串通骗走我公司的大部分货物后便失踪了,报警也没有用,荷做得天衣无缝,而且她知道的商业秘密太多了。

    我的公司一下子陷入窘境,我此时才算体味什么叫“焦头烂额”,我的妻,一个平时对我不闻不问的女人,此时却和我一起面对困境,在妻及她娘家的帮助下,我的公司总算没有倒闭。

    在我渐渐将荷淡忘的时候,有一天她却出现在我的面前,脸色苍白。

    “本来我不应该去招惹有妇之夫,在离开你之前,我不要你的补偿我心理不平衡,可要吧,我开不了口,但天助我有那么好的机会,我只好采取非常手段了,只是这手段也太下作,太不道德了,不过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不道德的。” 

    她泪花闪闪。

    “我不应要你的钱,可是不要你的钱能证明我的清白么?都说真爱是不讲钱的,可我们是真爱么?”

    她拿出一张支票,对我说:“这也算我返还你的部分损失吧。”

    说完后她像风一样飘走了。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我见得多的是没有婚姻的爱情走入坟墓更快,更直接。不是吗?

    现在流行网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新闻
 都市女人心:今夜,约不约会?
 红尘故事:老公 在你还没有发达时
 悲情故事独身的理由:我为他付出孤独
 城市男女故事:物质爱情
 男女之间:世界最后一夜 你将做什么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情人的眼泪
 有多少天鹅和蛤蟆可以相爱
 已婚女人感悟:幸福生活中要有风险意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