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情感空间 >> 爱恋红尘 2003年4月08日13:52


红尘:情逝的时候  别问理由
不爱一个人的理由,就是“不爱了”,还能有别的回答吗?而自尊地离开,沉默地转身,才是对爱情最体面、最隆

宋新莉

    

  他来信说要分手。薄薄的一张信纸,从南方那个湿润的小城来到阳春三月的北京,像一把寒意凛凛的匕首,无情地刺入我充满期待的眼睛,它冰得我手指发颤,轻轻的,信纸如鸿毛般飘落地下,静静的小屋中,片刻响起惊天动地的哭声。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好像是不久前,他还说要带我去见他的母亲,他还满心欢喜地向我描述那个小城潺潺的流水,精巧的亭台楼阁,说他工作的那个气象站位于一个僻静的小山顶,从工作间出来是一片绿茸茸的草坪。两个月前我过生日,他寄来一张照片,俊朗秀气的他坐在那片草坪上,抱着一把吉他在弹唱,照片背面,他用彩笔画了一个生日蛋糕,蛋糕中间是两颗紧紧相连的心,每颗心中都燃着一根红烛,烛光中闪烁着一句话:“I love you”可才两个月的工夫,他竟然说分手!

    南方小城正在下雨,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我站在湿漉漉的站前广场,和前来接站的他相视无语。把我安置在招待所,他找了个借口匆匆走了。我在桌前坐下,拉好窗帘,拿出随身听,戴上了耳机。南方这个小城怎么这么冷?冷得我全身发抖,心口发疼。“长长的思念终于断了线,多年的缠绵还是失了约”,王菲的歌声在我耳旁反复吟唱,一遍遍冲击着我疼痛不堪的神经。我不由得伏下身,趴在桌上,紧紧地环抱住臂膀,泪水冰冷地滑下,我仿佛能听见它们下滑的声音。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南方。在他们单位,遇到别人,他始终介绍我是“他的同学”,并严格地和我保持着同学的距离。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个人,怎么会冰冷得无法靠近?我像一个清晨梳妆的女人,一遍遍梳理爱情的长发,却被一个死结把头皮拽得生疼,痛得眼泪流了出来,还想耐心地一根根把“结”打开,看个究竟,因为,用了两年时间蓄养的爱情长发,怎么舍得就此剪断?

    爱一个人,可以没有理由,那么不爱一个人,是不是可以给一个理由?一个被爱情弄得六神无主的女人,全然忘了爱情的规则,苦苦纠缠之后,换来的,只有他越来越厌倦的表情。“你真想知道?我以前的女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我们就要结婚。我和你的认识,只是一个误会,到了应该澄清的时候了。”不爱一个人,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得可以让我无地自容。

    爱情的悲喜剧天天都在世间上演,我这才发现,分手的时候,台词最少。有瓢泼的大雨、空旷的雪地来烘托感情逝去的悲凉就足够了,如果还有一个演员不识趣地在一个人的舞台上追问什么理由,不仅观众厌烦,这出爱情悲剧也会失去震撼人心的力量。

    那座南方小城我再也没有去过,我常常在想,对于那场爱情,20个小时的火车,是不是一种太过昂贵的祭奠?不爱一个人的理由,就是“不爱了”,还能有别的回答吗?而自尊的离开,沉默的转身,才是对爱情最体面、最隆重的下葬。


来源:《北京晨报》 2003年4月08日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新闻
 没有婚姻的爱情走入坟墓更快更直接
 原因各异 就这样相爱,偏偏不结婚 
 短文:失守的爱情
 情感故事:夫妻财产
 都市女人心:今夜,约不约会?
 当左手感觉不到右手......
 红尘:我们,曾经,如此相爱过
 红尘:不敢面对你的美丽
 网恋故事:网络时代的爱情和11个雀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