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旅游天地 >> 融入自然 2003年5月02日06:33


做客伊香保

毕四海

    

  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雨天的关东大丘陵和榛名富士山如梦似幻,圆锥形状的小富士锥尖朝下倒映在山顶的榛名湖里。湖水柔媚,似绢纱覆盖着的处子的裸体,春情万种,生机勃勃。那个倒立的山峰在湖水里变形了,软化了,一会儿变化成绿意盎然的莲蓬,一会儿变成了慈祥的外婆,一会儿瘦了,一会儿胖了。从伊香保御关所入口到榛名富士山山顶的伊香保神社,有着360级石灰岩台阶,蒙蒙雨雾中,台阶好像从天上款款落下的白玉飘带,缠绕在大山的腰身上。山腰间,山谷里,几十个天然温泉热气腾腾,像挺立的巨大蘑菇伞。

    这个地方从大正时代就设町了,叫伊香保町。现在的町长是一个高瘦的读书人,和小泉纯一郎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他接待的,他和日本笔会关系密切。伊香保从来就是喜欢作家、画家、艺术家的,过去的岁月里,竹下梦二、德富芦花等人都来这里游玩过,生活过,创作过,如今,伊香保还建设了他们的纪念馆。当我在毛毛细雨中参观了竹下梦二的纪念馆,置身在由艺术家的画作、诗文、童话、风琴组成的“大正浪漫”中的时候,我真的恍惚起来,刚才看到的小富士,榛名湖,白玉般的台阶,莽莽苍苍的杉树林,是大自然的风景呢还是画家的画?

    我那时候正好在品读着画家的一幅画,大雪飘飘的榛名湖,湖水变成了冰封的镜子。一个老翁头戴草帽,身披蓑衣,蹲在湖边的一块怪石上,把长长的丝线垂钓在湖面上。鱼钩和鱼饵离冰封的湖面尚有尺把光景……我很自然地想起了中国柳宗元的千古绝唱《独钓寒江雪》。不知道是先有了柳宗元的诗,还是先有了竹下梦二的画?不过仔细想来,他们还是很不相同的……

    晚上,我们住进了町长先生兴办的“经济实体”———犀月庭(町长肯定是“党政官员”,在我们这里党政官员是不许经商的,在日本好像无所谓),一个高档的、皇太子妃曾经光临过的、日西合璧的、和大自然息息相通的温泉宾馆。从外观上来说,它是一幢没有多少特色的现代化钢铁水泥混合建筑,四四方方,规规矩矩,哪里都有的货色。及至我们进入了其间,我们才发现它的内里却是纯粹的大和民族化了的。从房间的布局到纸扇拉门,从灯心草的榻榻米到宾客用矮腿方桌,从每人一身的和服到化妆间的手纸,无一不是日本货。穿好了印着仙鹤图案的和服和咖啡色上衣,系好了宽宽的腰带,我们“呱嗒、呱嗒”地下楼,走进了一条弯曲的廊子。廊子里潺潺地流淌着一条小溪,溪水哗啦哗啦,浪花不时开放,或成玉状,或堆雪团。溪上有小桥3孔,皆为鹅卵石拱砌而成。我们不敢大步,也无法大步,和服的下摆限制了我们的步伐,“呱嗒、呱嗒,”再“呱嗒”,进行了无数个“呱嗒”,才过了三孔小桥。小溪旁还有数杆青竹,叶子金黄,主干翠青,节操紫红。廊子的墙壁一律是竹子的排队,显然经过了主人的挑选,一般粗细,一般高低,一般颜色。

    当日晚餐当然是一席纯粹的日本宴。所用器皿,酒壶、酒杯、茶壶、茶杯、大小盘子、大小汤匙,一律是日本最著名的“清水烧”,青黑色陶瓷,质地细腻圆润,造型古朴稚拙,显示了主人古典的审美情趣和对我们的理解。我最感兴趣的是上米饭时候端上来的碗,它是纯粹黑色“清水烧”,碗底里头却有着一个白色的圆圈。日本的黑碗,我听说从古至今一直被他们用着,从天皇到百姓,从阿伊努时代到今天,谁也没有抛弃黑碗。纯粹的日本器皿,盛着的当然是纯粹的日本料理,味之本在“汤汁”,将鲣鱼、海带、小干鱼、干蘑菇加水熬,再调味,文火熬上它几个时辰后,让日本人如醉如痴的“汤汁”就成了。有了上等的“汤汁”,就有了日本宴的“半壁江山”。海带、小干鱼、香菇用的是干货,但是,“汤汁”之王还是木鱼。木鱼是何物?木鱼者,鲣鱼煮后晒干,再加霉菌一层,用时削成薄片之谓也。有了上等的“汤汁”,便可以料理出那天町长先生和夫人招待我们的“怀石料理”了。怀石料理便是日本的豪华家宴的简洁化,从下酒小菜开始,生鱼片、烩菜、烤鱼、炸品一共10碟。接着就是日本大餐,什么从江户时代开始烹调的“天妇罗”,什么关东地方的特色大菜“江户前寿司”,什么纯粹日本味的“牛肉火锅”……又是整整10道。

    酒足饭饱,开始洗澡。

    赤条条出得房屋,哆哆嗦嗦钻进了一团热雾。什么也看不见,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有一股装出来的男人的勇敢在支撑着我们。高山的冷风飕飕而来,天上的冷雨潇潇而下。彻骨的凉,钻心的冷。足下还有高高低低的大石头阻挡了我们冲进温泉里的速度。还好,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扑通、扑通跳进了一个大池子里。顷刻间,暖流串遍全身,暖洋洋的水儿包容了我们的一切,只把一颗脑袋露在水面上,骨溜溜地转着眼睛珠子,打量着这个天地……榛名富士山墨绿墨绿地睡在我们的池子旁边,安静而且慈祥,一点点都没有怒发冲冠的意思,却把炽热的温情传达给我们。池子南面,西边,高耸入云的铁杉在黑夜里像他们的祖宗———武士,腰佩长剑短剑,保护着主人的安全。秋天的雨还在下着,落进池子里顷刻变成热水,落在我们的脸上则更好,让我们周身发热而头脑清凉。几盏铁杆罩子灯发出雪白的光芒,让我们看清了池子的面貌。这是一个半月形的温泉池子,周围山石嶙峋,没有规则。泉水微微发黄,表明着硫磺的含量不小。

    现代人生存的本质就是享受。

    享受的资源不仅仅存在于大都市里,大自然里有着真正的享受资源。

    谁会享受大自然,谁就是高明的现代人。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3年05月02日第四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