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旅游天地 >> 人文古迹 2003年4月15日14:00


走进出美人貂蝉的小县 看姜氏庄园
    

    银笙

    姜氏庄园和山西的王家大院、乔家大院一样引起世人的关注,吸引了不少的游客。

    大凡名胜都与文人墨客结下不解之缘,而姜氏庄园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它太崎岖、太孤单、太荒凉、太封闭。它没有和达官显贵联姻,只是集中了乡野村夫的智慧,在平凡中现出了奇崛、大气和辉煌。

    在那个出美人貂蝉并以“米脂婆姨”闻名全国的小县,驱车十五公里,就到了刘家峁的牛家梁山脚。

    山越来越陡峭,沟越来越窄,水越来越细。举目望去,是随时能刮起黄尘的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的黄土山沟。突然,山坳里一座古寨堡壁立眼前,若是飞车而过,就会失之交臂。寨墙是用块石垒砌的,高九米五,上部筑女墙,犹如城垣。一条山路从谷底曲折而上,全用石片竖插排列砌成,两边用石条砌成石阶。中间的石路既是车马通道,也可排泄洪水。沿着之字形的路拾级而上,迎面是进入寨堡的唯一洞门,与古代的城门相似,门额上有主人姜耀祖亲书的“大岳屏藩”四个大字,虽经风雨仍清晰闪光,把古堡的森严呈在眼前。寨门一关,与外界的通道就全部关闭,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进入洞门,路折向东,还得穿过一个斜向的穹窿才能进入底院。这穹窿其实是庄园的第二道防线。

    进入寨内才知道“别有洞天”。在陕北住得久了,总以为所谓的地主庄园也无非是多几排窑洞,多几间房而已。谁知这庄园依山就势,从绝壁处斜斜地下来,布局竟是那样巧妙、那样合理、那样有韵味。门楣上题写着“大夫第”的底院,是为子弟们修的书苑,看来主人是十分重视子弟教育的。姜耀祖的舅舅家在本县杨家沟,那里的庄园既大又排场。曾留学日本在建筑上颇有研究的马新民吸收了西式建筑的特点,建成了杨家沟马氏新院(即毛泽东在转战陕北时居住并召开十二月会议的地方),这对姜耀祖启发很大,他回村后穷毕生之力,从1874年动土到1886年完工,终于修成了这处别具一格的庄院。

    庄院是一个世界,它的生活和防御体系非常完整。望着封闭的庄园,我心想,真是有兵匪之类的围了寨堡,如何解决吃水问题?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给我们指着寨墙的北端说:“那里有井窑。”走到那里一看,窑内果然有一眼一二十米的深井,安了手摇辘轳。这个井连通着沟底的小河,通过河底把水摇上来。院中古槐下有夏天纳凉的大石床。我细细一看,床四周有一圈石槽,我百思不得其解。问了主人,才知夏天臭虫多,躺在石床上常来烦扰,就在石槽里灌满水挡住虫子,让主人安心休息,我不禁感叹这设计够得上绝妙了。

    庄园是陕北民居精华的组合。三座院背倚绝壁,层层相依,环环相扣。不管是窑洞还是房舍或是门楼,都设计巧妙、施工精细、布局紧凑、浑然一体。上院的窑洞上砌十字花墙,从高处俯瞰,组成了非常对称的六环相套的图案。中院的房舍四抹隔扇门,斜、方格窗棂,卷棚顶,布筒瓦,自有文化韵味。

    建得最精巧的当属中院的大门楼。门前有一对石鼓,本是官宦人家装饰,姜耀祖无官无衔只是土财主,但他决心压过官宦,就大胆地在门首修了石鼓,而且在门额上题写了“武魁”两个大字,表示主人的雄心壮志。进入大门,就是砖砌的圆门转扇,上面有精细的浮雕,与大门前后映衬。大门系明暗立柱、斗拱举架,青砖山墙,雀替、驼峰、拱枋彩绘,五脊六兽硬山顶。从中院要进入上院,又得穿过一座门楼。这座门楼虽然小一些,但修得富丽堂皇。门扇镶黄铜铺首,以云钩、泡钉、踢角,门洞置方形石雕门跪,匍雕小石狮、侧雕麒麟。门旁设神翁、护墙,照壁为鹤鹿松竹浮雕、图案花边,栩栩如生。

    夜幕渐渐降临,窑顶飘起了炊烟。天是那般深邃神秘,沟里不时传来蛙鸣,好一个天、地、人和谐的静谧世界。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15日第十六版)  


(责任编辑:张爱敬)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