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旅游天地 >> 人在旅途 2001年8月21日05:41


涞源旅游有点儿尴尬
    

    本报记者  韩祝平

    (一)

    近日,记者从北京永定门火车站乘车去涞源,直接感受了铁路运输与旅游需求之间存在的明显差距。

    开往涞源的游7次列车,沿途有十渡、野三坡、十瀑峡和白石山等知名景点,吸引着许多中外游客。每逢周六和周日,游7次从北京始发站就已经满员,不少人是一路站立三四个小时抵达景点的,尚未游玩就已腰酸脚软了,使兴致大为降低。

    周日下午的游8次回程车则大体是把两天出行的游人一车运回,超员近一倍,车厢里想找个站的地方都很难,有的乘客坐在椅背上、钻到椅子下,有的则坐在洗手池边、厕所门口。在车上,记者遇见六七个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的法国留学生,她们上车后,开始还用惊异的眼光左顾右看车厢到处都是人的新奇景象,在走道上站了不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说“太累了,我要坐下。”边说边相互靠着坐在地上,把脚伸到椅子下面,任过往的人从她们身上迈来迈去。

    车厢里严重超员而空气污浊,因是空调车厢,窗户无法打开。人太多了,空调也不起什么作用,车里的温度在升高,旅游了一两天的疲劳和令人窒息的空气叫人烦躁不安,有人开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使车内混杂着汗酸、脚臭等气味的空气更加恶劣难闻。一位导游说:“我每星期带团往返一次,都是这个情况。最担心的是,一团数十人,不能集中在一起,分散在几个车厢,每站停车都下去看看,总怕出什么问题。”

    好不容易熬到了终点站永定门,人们急匆匆地挤下了车,才算结束了这次“磨练”身体与意志的旅行。在车站,我问乘务员:“超员这么多,为什么不增开列车或加挂车厢呢?”乘务员一副漠然的神情说:“暑期每个周末都是这种情况,上面领导早就知道,这是他们考虑的事情。”

    (二)

    远近闻名的十瀑峡,峡深谷幽,瀑布梯级而下,层层各异,山水草木景色天然相谐成趣,不时可见松鼠在树林中跳上跳下觅食,山鸡在草丛里突然鸣叫着飞起,带着三两只小山鸡在空中划个弧线落在不远的地方。

    自门口买了20元的票后,长达十多华里的峡谷景区就再没有见到一个管理人员,游人在沿路和溪流中丢弃的烟蒂、食品包装垃圾随处可见。山区已连续几年干旱少雨,瀑布水量奇小,变为沿山而下一股涓涓细流,不见昔日瀑布景观。原可以借瀑布水量大冲流下山的垃圾,因而滞留在山道旁、水潭中,无人清理。由于疏于管理,时而有个别游人在景区点火吸烟,边走边吸,旁若无人。

    当我登上伏虎瀑,蓦见一个大孩子蹲在水边,做虎踞式出恭。他的父母不好意思地说:“一路上都找不到厕所,实在没法子。”想到刚才在下面,看到许多游人用溪水洗手洗脸,摊贩取水煮茶……心里一阵恶心。

    下山时,在一个茶水小吃摊休息,见摊主用笼子捕捉松鼠,不一会儿就捉了两只,放到铁丝笼里出售,每只15—20元。问他逮松鼠有人管吗?他说:“我天天在这儿逮,在这儿卖,没人管。”有个中学生模样的游人要出10元买一只,围观的人纷纷替他讲价,却没有人帮助将被转卖他乡的小松鼠说句公道话,急得它在铁丝笼中团团转。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1年08月21日第六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