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旅游天地 >> 人在旅途 2003年4月04日05:38


旅人心语;我看乞丐

杨叙

    



    人,要有尊严。没有尊严,用老辈子的话讲,叫骨头轻。

    本来以为所谓骨头轻贱不过是一个有点儿想象力的骂人之语,后来才知道是有凭有据的。在丹麦认识了一位华侨朋友,闲聊时,他拿出一本皇历给我细细解说,原来有一种算命之术是可以从人的生辰八字推算出骨头的斤两的,七八两者乃良田万顷、仆役如云的富贵之人,往下依次类推,到了二两者就是提棍要饭的花子了,据说达到九两者属帝王之命。

    要饭的都是轻骨头吗?书上说,中国的乞丐也是历史悠久,有帮有派的。我亲眼见过的乞丐不算少,印象深刻的有两回。

    一回是小时候在河南乡下见到的,一对相依为命的老人,老头儿是个瘸子,少了半条腿,老太太是个瞎子,两眼一抹黑。他们端着个缺了口的破碗挨村挨户地讨口吃的,吃完了就在村头河塘污浊的泥水里洗涮了破碗再走。

    还有一回是在湖北的一个小县城里。我们同学数人在一家小饭馆里吃午饭,忽然跑来一个乞丐,他喜笑颜开精神爽,冲着我十分滑稽地敬了一个礼,口口声声叫着姐姐,要不是他向我示意着手里的讨饭钵,恐怕真要让人误会是老熟人邂逅呢。他那一副接着了喜帖子的表情把我们全逗乐了,我们纷纷解囊,好久了想起来还忍俊不禁。

    是不是由于地缘的关系,亚洲的乞丐似乎都大同小异,东京地铁里横躺竖卧的穷汉早已令人见怪不怪,他们中若有人斗胆到大小餐馆前施展身手,老板会斥责一番不留情面。巴基斯坦的乞丐在商业区里游如鲫鱼,那黑黄皮肤的小孩子怯生生地望着你,同时献上一朵行将枯萎的玫瑰,倒也令人顿生恻隐之心。

    北欧有乞丐吗?西欧有乞丐吗?我没见过,不敢妄下结论。

    在德国,我见过聚在一起大声谈笑的流浪汉。哈罗,哈罗,在热情的招呼声中,我们解开行囊,送上几罐可乐,他们一饮而尽,有如侠客般豪爽。

    在丹麦,我见过在海滨支个帐篷,过着野人生活的独行侠,作为丹麦公民,他享有从摇篮到坟墓的全部福利,长发飘飘,风餐露宿,这只不过是他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北欧国家特有的步行街上,我见过各怀高招的卖艺人,他们吹拉弹唱,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我始终难忘的是一个专门模仿过路人行走姿态的小丑,他一会儿跟在胖夫人后面挺胸撅臀,一会儿傍在个小伙子旁边昂首阔步,他有在瞬间抓住人物特征的本领,是个天才的民间表演家。还有一位艺人把自己装扮成一尊镀金的塑像,头戴金礼帽,手持金手杖,就连面部也涂满金粉,他好似铜铸铁打,纹丝不动,逢观者向他的钱盒内投入硬币时,才像被给予了指令的机器人似的颔首致意。

    其实大家都是挣钱吃饭,无所谓高低贵贱。一个人可能丧失劳动能力,可能缺乏劳动技能,但只要不是愚人,总还可以思想,可以创造。即使不能靠制造财富赚钱,总还能靠制造快乐和美丽赚钱,只要他心底里还没有忘记,人,要有人的尊严。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04日第十五版)  


(责任编辑:陈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