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生活 >> 旅游天地 >> 人在旅途 2003年4月04日05:39


旅人心语:小于连的自白

周国林

    



    我叫小于连,因为用铜铸成且常常一丝不挂撒尿不止,所以很多外国人特别是中国朋友形象地称我为撒尿的小铜人。别看我个头只有50厘米,我可是布鲁塞尔第一公民。

    我生于15世纪勃艮第王朝时代的布鲁塞尔,由于我的出生档案不幸毁于兵荒马乱之中,因此我的生卒日期已无法考证。我之所以闻名遐迩,仅仅因为我为布鲁塞尔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而已。当年,当外国入侵者点燃炸药引信准备炸毁布鲁塞尔时,我急中生智用尿水浇灭了导火索,才使布鲁塞尔幸免于难。布鲁塞尔市民为了纪念我,为我立了一座石像。后来到了1619年又专门塑造了一尊铜像取而代之,因此,我便成了比利时500多年历史的忠实见证者。

    比利时人民在屈辱中挣扎的历史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自我记事起的15世纪到18世纪,比利时先后经由勃艮第、西班牙和奥地利的统治。到1794年,法国又占领了比利时,直至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然而,拿破仑的失败并未结束外国统治比利时的历史。拿破仑的敌人担心法国扩张势力卷土重来,于是决心在法国东北边界建立一个具有缓冲作用的“屏障国家”,结果1815年列强在维也纳会议上将比利时移交荷兰统治。直到1830年比利时才摆脱荷兰统治而独立。至此,我多灾多难的祖国才终于结束了外族统治的屈辱历史。

    我也有我自身的苦恼。白天还好,游人如织,他们一边与我拍照一边听讲关于我的历史和传说,我也把他们看个清清楚楚,站在各色人中,倒也陶然自乐。可是到了晚上,特别是寒气袭人的漫漫冬夜,留下我一人孤苦零丁,好生凄凉。幸好,经好心人提议,布鲁塞尔市政府终于在20世纪后期为我雕塑了一个年龄相仿的异性同伴,虽然隔了几条街道,但我终究有伴了。

    此外,还有令我十分痛心的事,那就是我多次被盗。首次被盗发生在1774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士兵将我掳走,险些引起布鲁塞尔市民的骚动;路易十五令士兵将我物归原主后,愤怒的市民方得以平静。在此后200余年里,我又陆续被盗过10多次,好在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失而复归。所以,我痛恨那些仅以一己之私利而欲将我占为己有的唯利是图之辈。

    如果参观者幸运的话,还可以看到我穿着他们本国服装的模样,因为遇到外国国庆时我便会穿上该国的民族服装。说到这里,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1698年,巴伐利亚总督见我常年风餐露宿日晒雨淋,心有不忍,便赠我一套礼服,这是我塑像以来的第一身衣服。从此,各国政府都以赠送不同的民族服装来表达对我的爱心和对比利时人民的友好情谊。我的衣柜里至今还摆放着北京市于1979年在布鲁塞尔建城1000周年时赠送我的一套中国民族服装呢。

    我对布鲁塞尔虽仅有“滴水之恩”,却获得了“涌泉相报”。我从自己500多年来的历程中得到启迪,“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人都应当为社会为他人积德行善,哪怕仅仅是力所能及的一点小小的善事。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04日第十五版)  


(责任编辑:陈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